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式民居 > 正文
泰州明代蒋科进士第
新闻来源:时间:2013-12-17 19:03:1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泰州明代蒋科进士第
佚名


蒋科进士第
 
   蒋科进士第位于税东街北侧,为一座明清砖木建筑,今为泰州市文化馆,该宅第始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年至1620年),至今已有四百多年,其间物换星转,主人更迭,屡次改建,故此宅兼有明清两朝风格。
    现存蒋科进士第由东西两部分组成,中间以长火巷相隔。由于多次改造,现在的布局已经显得不甚合理。原建筑的大门在西侧的楠木厅之前,1950年拓宽街道,蒋科进士第部分临街建筑被拆,门前照壁上的飞禽走兽、庭院高士等各种精彩图案的砖雕,被移到泰山西侧的临湖禅院的围墙上,同时在原大门偏东部位,用张鹤山住宅拆卸下来的仪门材料,重建了一座外侧磨砖雕花墙面,内悬垂莲门楼的大门,就是现在的这座大门。
    从大门进去是一组清代建筑,由大门、方阁、花厅和小花园组成。大门南向,为砖雕门楼,用磨砖砌筑,嵌“明蒋科进士第”楠木匾,门下安长方形狮子盘球纹石鼓,门楼边加砌矮墙,以增壮观。门内侧有垂莲花柱。正对大门是一座花厅,面阔3间,硬山屋面,透空屋脊,圆作抬梁式五架梁结构,前为仿楠木厅做成的海棠如意形卷棚,地面铺大方砖,垛头、博风、屋脊也都用细砖砌筑。进门偏东为门房,偏西是一座两层方阁,歇山屋面,透空屋脊,翘角飞檐,东、南两面设廊,轻盈小巧。厅前天井之中有古井一口,另植有古梅、紫薇等古树名木。花厅之后,有小花园一座,内有古银杏一株。该组建筑虽然体量不大,却是特别的精巧雅致。
    大门西边是一组明代建筑,青砖小瓦,硬山屋面,有厅屋、堂屋及后楼,前后三进,位于一条中轴线上。第一进楠木厅,抬梁式结构,五架梁前带海棠如意形卷棚,桁、柱用楠木制成,高贵典雅,现已临街。第二进穿堂,圆作穿斗式结构,脊桁上装饰山雾云和抱梁云雕刻构件。最后为两层楼阁,底层有走马廊檐,梁枋和楼板用柏木制成,俗称柏木楼。两侧山墙和后墙用青砖叠涩砌法砌成,青砖规格较大,砌筑的方法较为少见,具有明显的明代建筑特征,当为蒋科本人所建。由于现代城市规划的影响,楠木厅的已经临街,后两排房屋只能经由东侧大门和边门进入,长火巷也不复存在,但痕迹可辨。
    蒋科进士第东西两部分建筑分属明清两代,时代有早晚,建筑的风格也不相同,但是由于属于一个院落,整体布局合理,有门、厅、堂、阁、楼、花园等。蒋科进士第于1982年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蒋科,号瀛州,明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历任开源参政、监察御史、南台兵备、霸州兵备。据明末清初邑人宫伟鏐所著《庭闻州世说》记载,蒋科小时家里很穷,天资也不聪明,为了磨练自己,每天要跪在瓷碗底上读书,直到读熟才起来,以后很长时间也不会忘记,蒋科后来考中了进士。蒋科自己的生活很节俭,曾经将所积蓄的银子装在木桶中,放置楼上,楼板多被压断。有一次有灾民来偷东西,蒋科坐在中堂,听任灾民取拿,直至取了楼上所堆银两的一半时,才示意差不多了,由于没有惩处灾民,大家很感激蒋科的大度和宽厚。
    蒋科在泰州还兴建了一座牌坊,就是为其父蒋行请封在泰州城内升仙桥南建的崇祀坊,4柱3门3楼,白矾石质地,高约6米,宽7.8米,仿筒瓦四面坡顶、宽脊,脊中安石宝瓶,4柱为抹角方形,中门宽3.02米。边门宽1.43米。中门两边柱前后两侧,各有一座回人骑狮石刻作倚柱石,石刻的高度不一,俗称“回子牌坊”。回人石像牌坊外侧的高1.92米,宽0.7米,方面大耳,圆目浓眉,突颧骨,鼻梁高耸,张口露齿,胡须短而卷曲,头戴圆椎形皮兜帽,帽顶尖向前弯卷,身穿短袍,脚蹬方口高靴,骑坐狮上,石刻后有凹槽。狮呈蹬坐式,公狮盘球,母狮一脚抚按细长狮,造型生动,线条流畅。内侧的高1.75米,宽0.6米,人物形象颇似汉人,胡须长垂胸前,穿戴与胡人石刻相似,戴圆椎形皮兜帽,帽顶尖向前弯卷,身穿短袍,脚蹬圆口高靴,骑坐狮上,但石刻后没有凹槽,石刻现散布在公园里。蒋科曾在回民聚集的甘肃出任过巡抚,回民的形象、生活习惯、建筑特色可能给他很深的印象,所以在家乡建造了带有回民形象的石牌坊。柱史坊现位于泰山公园内,1951年扩建泰山公园时改作烈士塔前烈士牌坊,正面改镌“精忠报国”四字,背面改镌“气壮山河”四字。
    蒋科的儿子叫蒋润宇,其人才华远不及蒋科,没有能进学中举,花钱捐了个候补县尉,坐等几年,都未补到一官半职,后来以代写讼词度日。蒋润宇尽管读书不认真,但很讲究享乐,他的书舍精雅,糊壁用白绫,有人说:太滑则不能凝书香气。他就命童仆槌凿如茵毳。同时蒋润宇嗜赌如命,曾因赌博输掉几千金,大约能装一木桶,由于量大,就没有一一点数,直接用秤称之,债主连桶一起将钱拿走,蒋润宇很高兴,让家人赶紧关门,家人问其原因,蒋高兴地说债主没有去除木桶的皮重,意为少付了与桶等重的钱,麻木至此,令人感慨万千。
    由于子孙追求豪华,过于浪费,且嗜赌如命,该宅蒋氏建成后未能久住,即售与陈□。据道光《泰州志·文苑》载:“陈(王度合字),字二式,万历乙卯副榜。性慷慨,喜济人急,亲族贫乏者赖之。殁年五十七。里人公议,人祀乡贤。”□之子孙,大多数登科第。他的儿子陈凝祉,顺治七年(1650年)举人,官户部郎中,转湖广驿粮道。其孙志纪,字雁群,顺治十六年(1659年)己亥进士,官编修,康熙元年(1662年)京畿旱,具疏上怒,谪戍宁古塔。2001年,曾在院内发现一块乾隆时期的石匾,上刻“清标彤管”四字,现藏于博物馆。
    该宅至清道咸间,又转售于程小松。程小松,名祥栋(1800年至1871年),以廪贡生从军黔中,历著战功,由同知升知县,候补知府,加道衔,历官四川新繁、乐山、江津知县。在官廉能,多善政。年逾七十告归,终年73岁。程家为海陵望族,科第世家。高祖程盛修(1693年至1777年),雍正八年进士,历官翰林院编修,顺天府尹,70岁后,以终眷归,终年85岁。直至解放,仍由其后人程式、程法等居住。
2003年,市文物部门筹集部分资金,对几十年未曾修过的柏木楼进行了揭顶大修,并把东边的花厅也作了适当修缮。
    这座古宅老院虽历经四百年的风雨,如今依然花木扶疏,厅堂楼阁保存完好,卓然屹立在新拓宽的税东街北侧,与税东街南侧的乔园交相辉映,鲁殿灵光,岿然独存,不负为秀耀一方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