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式民居 > 正文
戚氏古宅寻踪
新闻来源:时间:2013-12-10 11:28:55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戚氏古宅寻踪
李文华


戚氏住宅
 
   2005年7月,高港区文化部门对区内历史遗存进行普查,在口岸镇庆元古街一片不起眼的民居中,一座前后五进、保存较完好的古宅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格外注意。古宅高墙大屋,幽巷深邃,建筑规整,布局讲究,特别是正厅内竟还藏有两只皇帝诰封圣旨宝盒。古宅建于何时?古宅昔日主人是谁?宅中圣旨宝盒因何而来?古宅背后又有着怎样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串串疑问敲打着人们的神经,引发出人们的种种猜想,神秘古宅的前世今生成了区内一个文史悬疑。
    或许是机缘巧合,2006年夏我应聘走上区政协文史工作岗位,庆元古街神秘古宅的文史悬疑总像影子一样在我心里晃荡,工作的责任与探秘的好奇驱使着我走上古宅解密寻踪之路。
    对于这座古宅,土生土长于古镇的我是既熟悉又陌生,儿时上学经过古宅常常背着书包驻足门前伸头探脑,总感觉那进进相连、层层递进、浑然一体的深宅大院里有着无穷的秘密。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想不到我又以《高港文史》副主编的身份来到当年为之好奇的地方探寻,这次除多了一份进出古宅的从容,还与宅第主人戚正荣先生成了忘年之交。戚先生介绍,古宅所处位置是形成于南宋庆元年间的千年古街庆元街(新中国成立后称解放街),旧时古街两侧商铺、公馆林立,口岸镇富商显贵大多居住于此。古宅由南往北分别由门厅、对厅、正厅、敞厅、堂屋及后花园组成,东西两侧有甬道及附属用房。旧时古宅临街门厅很是豪华气派,厅内悬有名人题刻的楠木匾额,只是由于历史的沧桑变迁,门厅、对厅都已残破不堪。古宅中保存较完好的只剩下仪门、正厅、卷厅和主人起居厅了。戚先生还介绍,其先祖曾做过大官,文武双全,古宅就是当年先祖做官后所建。


戚氏住宅

 
    在戚先生介绍下,我把古宅从前至后、再从后至前走了又走、看了又看。宅中每进房屋正间中门全部打开,透过道道中门,一眼望去,有森严不尽之威武,深邃不尽之幽奥。再从每进地面高度看,后一进房屋地面、天井比前一进地面、天井略高,又给人层层递进、步步高升之感。整座宅第,高墙大屋,幽巷深邃,前宅后园,结构分明,宅室精雕细作,园艺点缀雅致,规整严谨,布局考究,达到观者畅、居者适的官宦之家雅居境界。我看得越多,越是觉得这宅子一定有着不凡身世,越是觉得古宅那尘封的历史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2007年春,沉寂了多年的古宅,新绿绽放,热闹起来,为了揭开古宅之谜,区相关部门多次邀请专家学者对古宅建筑进行勘察和考证,专家们从古宅建筑制式、宅中大量明式特征、庭院内四百余年古黄杨等方面推测,古宅可能建于明代末期,且宅第规格很高,显示着昔日主人的不凡身份。也有专家认为,该建筑在泰州地区并不多见,从宅内保存的圣旨宝盒等一大批与建筑有关的古物来看,古宅可能是从其他地方移来,也可能是仿泰州某处明末官宅建造……古宅似乎也在冥冥之中期待着自己身份的证明。
    我结合古宅现主人戚先生“其先祖曾做过大官,文武双全,古宅是先祖做官后所建”和专家“明式建筑”和“主人身份较高”推断,开始了对戚氏古宅的追根溯源。故纸典籍中的一个个明清科举进士、举人在我眼前晃动,一个个星光闪耀的历史人物不经意间在指尖划过,书桌上那支欲说还休的铅笔拿起又放下。恍惚间,《光绪泰兴志》中一个历史的身影向我渐行渐近,缓缓走来,“明代天启二年泰兴武进士戚世光” 寥寥数字愈渐清晰。这位身份记载不详的戚世光是不是两次受封、做过大官的戚氏先祖呢?难道他就是我们苦苦查寻的戚氏古宅主人?疑问接踵而来。
    与此同时,在外围的调查中,泰兴家谱专家张定先生帮助从地方旧志中查得,明末与戚世光同时代的还有两位人物:戚世嵩、戚世奇。这两位戚姓人士同为明末扬州守将史可法部将,在扬州抗清保卫战中与清兵血战数日,最终与守将史可法一起以身殉国。这二位同时代同辈分的戚氏大将与古宅可能的主人戚世光有无关系?与高港戚氏古宅有无关系?两位戚氏大将的出现使得原本模糊的历史更加扑朔迷离。
    正当我对古宅的考证陷入困境之际,从江苏泗阳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泗阳戚延权(时任泗阳国税局局长)修编泗阳戚氏家谱过程中,在北京国家图书馆方志家谱馆发现民国19年(1930)戚稳寿编辑“江苏泰州延令戚氏重修族谱”活字本18册,分两木盒装,谱中载有“柴墟戚世光天启二年中武进士,官至镇淮参戎”等字样,柴墟即今口岸镇古称。正当我准备赴京查阅戚氏族谱之际,口岸街道田河村殷戚组传来更大的喜讯:该组村民戚和平家竟藏有此戚氏族谱!
    清明过后一个春风荡漾的夜晚,我与区委宣传部摄影记者高卫东、口岸镇统战科长朱春生一起赶往田河殷戚。沉沉夜幕中,汽车像大海中的一只小船在狭窄的乡村小道上颠簸前行,村道两侧的油菜花在车轮前锦绣般展开,花香夹杂着麦草的清香沁人心脾,我的心情也和这春风沉醉的夜晚一样愉悦,在戚和平家我们终于见到了期待已久的戚氏族谱。戚家堂屋昏黄的灯光下,我翻阅着一册册线装木刻本族谱,如痴如醉,兴奋不已,四百年前戚世光高中武进士的情景仿佛浮现在眼前:和煦的阳光照入古宅,在大厅前沿长长的青石板与廊房的门楣上,划出泾渭分明的明线与暗影,门前京城快马报来高中进士的喜报,喜庆的锣鼓声中,乡间贤辈绅士前来庆贺,郡邑文人名士云集宅中……
戚氏族谱记载,戚氏家族为旧时口岸镇四大姓之一(赵姚李戚),家道殷实富有,历代名贤辈出。戚氏第九世世光公,字贵卿,号赓虞,生于明隆庆辛未年十月廿三日,自幼聪明伶俐,喜欢习武,家人为其请名师授艺,武艺大进。世光公成年后身材魁梧,性格豁达,举止有威。万历戊午年由邑庠生中武科乡榜解元。明天启二年,世光公赴京参加壬戌年武科会试,考试科目分为武艺测试与理论测试,武艺包括马箭、步箭、弓、马、刀、石等,理论包括《武经》等。世光公一路过关斩将,随后参加殿试,高中武科“进士”,官至镇淮参戎(明武官参将,俗称参戎)等职,并因其业绩突出,先后受皇封两次。清顺治乙未年十一月初四日,世光公无疾而终,享年八十有五,葬于泰州南门七里湾戚家庄。口岸街道解放街60号现存宅第即是世光公高中武进士后所建……
    族谱中的明代风花雪月已经逝去,古宅庭院中的花草谢了又开,一恍惚,四百多年过去了。如今深街幽巷中的古宅,依旧沧桑历尽、苔痕俨然,依旧坚实粗犷、华贵威严,依旧草长莺飞、寒来暑往,太阳一如往常照射在宅中。只是这里已没了主人高中进士的捷报频传、皇帝加封,没了乡绅贤辈的上门道贺、锣鼓喧天,没了前往扬州城血战清兵的金戈铁马、气壮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