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式民居 > 正文
论文化古迹的修缮、复制与旅游——以泰州为例
新闻来源:时间:2013-11-27 11:31:35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论文化古迹的修缮、复制与旅游
——以泰州为例
张树俊

    【摘要
    文化古迹修缮与制是文化保护尤其是建筑文化保护的一项重要措施,也是旅游文化建设包括文化景点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随着文化保护意识的增强,各地都在积极做好古代文物的修复工作。然而,要提高历史文物修缮与复建的实际价值,必须讲科学。古代文物是否进行修复,一要看它的价值(包括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二要看可能性,宜修则修,宜建则建,不要无选择地修建复建,更不能烂修烂建。
    【关键词
    文化古迹;修缮;复制;旅游
    近年来,各地都在积极做好古代文物的修复工作。如就寺庙修建而言,有的是复制,有的是新建,甚至各乡镇都建起了庙庵。其实,文物的修缮与复建是要讲科学的。古代文物是否进行修复,必须进行认真的考证和选择,本文试以泰州为例,就如何进行文化古迹的修缮与复制谈一点基本看法。
    一、破旧的古迹修缮
    什么是文物?有人说,昨天的东西就是文物。此话既对也不对。确实,文物代表了过去,但过去的东西不能就算文物。文物一方面必须跨越时代,另一方面要反映过去这个时代的文化特征,包括某一方面的特征。任何文物都有其自身存在的历史意义和社会价值,所以只要是文物古迹,破旧了就要注意修缮,不能让它轻易地毁掉。尤其是反映地方主要文化特色或体现地方主要文脉的古建筑设施必须重点修缮。
    修缮破旧的古迹要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古迹修缮要着重体现“古”的特色,尽可能做到“原汁原味”,切切不能古洋混杂,不伦不类。泰州在这方面总体上是不错的。比较成功的如崇儒祠的修缮,遵循了“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突出了祠堂的特征,营造了庄严、典雅、朴素的气氛,再次向人们展现出神奇全新的容颜[1]。再如扬郡试院的修缮。扬郡试院始建于明,清康熙时改为扬州府属八县试院。科举考试自公元587年(隋文帝七年)开始,历经隋、唐、宋、元、明、清,时间跨度长达1300多年,在中华文明史上发挥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全面修缮扬郡试院,可以为弘扬泰州重教好学的文化传统和发展泰州的旅游业提供新的人文景观。修复后的扬郡试院保留了当年的考棚、巡房、大堂等建筑,展示了中国科举的历史沿革和试院的地位作用,让世人又见当年扬属八县童生赶考的壮观场景。还有如南山寺大雄宝殿的修缮。南山寺始建于唐僖宗乾符三年(公元876年),距今已有1130年的历史。虽经千年风霜,南山寺大雄宝殿至今仍翘角飞檐,巍然屹立,它是我国古代能工巧匠智慧的结晶,也是泰州历史发展的见证。泰州市政府约请省古建专家制订修缮方案,斥巨资对南山寺大雄宝殿进行维修[2],使古老破损的大殿面貌焕然一新,既保护了文物古迹,同时也为泰州增添了一处新景点
修缮破旧的古迹也要循序渐进。比如说,泰州城区的古民居、古巷道等修缮量很大,泰州所属各市区、各乡镇要修缮的古建筑设施也很多,只有循序渐进,做到修建一处,成熟一处,突出一处,才能取得好的效果。就整个泰州来说,要做到循序渐进必须站在全泰州市的角度搞好修缮规划。具体说,一要坚持整体性原则。要在对泰州全市的文化遗存进行认真统计分析的基础上,确定总体任务,制定具体计划,尤其要制定好文物修缮的近、中、远期规划。二要坚持层次性原则。泰州文化修缮规划既要树立“大泰州”的思想观念,把泰州文化遗迹放在“大泰州”的文化背景中进行设计,也要体现层次化要求。要突出泰州文化遗迹修缮的重点,以泰州市区为中心,以距离远近为半径,按地域把文化修缮分为大、中、小三个层次,依次推进。各市区文化遗迹的修缮也要有一个梯度。但无论哪个梯次都要以该区域范围内的中心城市为主攻目标,然后向乡村推进。三要坚持板块性原则。从文化的开发角度来看,文化修缮一方面要以文化特色为依据,另一方面要以距离远近为依据,分区域板块依次修缮。四要坚持多样性原则。修缮文物古迹,既要突出重点,也要考虑多样化的问题,如考虑到屋子,也要考虑到街、桥、亭、阁等等。
    此外,修缮破旧的古迹还必须考虑两个维度:一是价值,一是难度。重视文物修缮,并不是要求每一件文物都要修缮完好。比如西安的兵马甬,要想让破损的兵马甬全部复原,不仅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一般来说,价值不大且难度较大的可以不修。如据报道泰州拟建州城遗址。南唐元元年(937年)海陵县升格为泰州,筑州城,宋、元、明、清修建多次。民国27年(1938年)8月州城全部拆除,由于拆毁年代较早,现在要找一块城砖都很困难,文献资料中也缺乏详实的记载,对于古城墙的具体方位、走向、高度、宽度等均需要调查研究。同时,像泰州这样历史的州城遗址全国很多,所以再要修复泰州州城遗址,不仅难度很大,价值也极其有限,所以修与不修还应该认真考证。
    二、湮没的古迹复制
    长期以来,不少人误以为文物是可以再造的,拆掉了可以再建,因此有的历史性建筑被轻易地拆除重建了。如泰州城区原有一个“中山纪念塔”。该塔在五十多年前与泰山(即“岳埠”)上的岳庙是全城的最高层建筑,也是当时城市景观和历史的见证,是不可复得的宝贵的城市文物和活档案,但是在海陵区建府前前广场时却被拆除南移重建了,重建的新塔与原塔外观上完全相像,也比旧塔好看得多,然而,“克隆”的中山塔再好看,也不具有文物价值。事实上,历史文化名城和各种文物是不可再生和再造的。仿古、造古毕竟是假古,在假古面前,人们永远也体味不到那种应有的文化品味。当然,也不是说对湮没的文物古迹就不可以复建,关键是要得其要领。
    一是文物价值极大的古迹可以复建。与文物修缮一样,古建筑的复建也需要有一定的选择。这种选择首先要看文物价值。如泰州复建的藏经楼、望海楼等价值就很大。泰州藏经楼是珍藏、阅读、研究、阐释佛教经典的重要场所,是泰州佛教文化建设的重要载体。泰州光孝寺藏经楼1957年因大办“工厂”被拆除,新建的藏经楼,是泰州光孝寺中轴线主体建筑群中体量最大的一座仿古建筑位于光孝寺中轴线正后方,总建筑面积2836平方米,面阔七间外带走廊,采用传统三重檐歇山式仿古建筑形式,凸现雄浑、庄重的仿宋风格,整个建筑再现了古朴、端庄的佛教胜地风范。“望海楼”始建于南宋绍定二年(1229),楼为楠木结构,古朴典雅,颇为壮观。此楼东靠城墙,西邻文庙,与文峰塔、文昌阁遥遥相望,明、清两代为泰州的著名胜地。遗憾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拆除城墙时,这座古人看作“文运命脉”的名楼也被拆毁了。现在新建的望海楼已经成为泰州凤城河风景区一个极为重要的旅游景点。
     二是当地影响极大的古迹可以复建。事实上泰州已经复建了一些影响比较大的古建筑。如曾被誉为中国十大名楼之一的水云楼,在姜堰溱潼镇复建落成。水云楼始建于明代,是溱潼古寿圣寺的藏经大楼。明代吏部左侍郎泰州人储曾在水云楼苦读。明代海陵才子、吏部尚书储巏也曾在溱潼古镇水云楼上读书,并亲书“水云楼“匾额;清代大词人蒋鹿潭在此居住长达10年,写下了不朽的《水云楼词》。[3]
    再如泰州文昌阁。泰州文昌阁初建于民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州学训导李香捐俸奠基。清乾隆十二年(公元1747年)修建一次,重刊“文昌阁”门额。乾隆二十三年(公元1758年),邑绅高绳武、陈端重修,知州李世杰撰记勒石。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废科举兴学堂,州郡不再举行祀礼,文昌阁遂成为古迹遗存。至抗日战争期间,阁为汪伪军队拆除,一邑名胜夷为废墟。新建的文昌阁位于南城河畔,南面文峰、文昌双桥,西傍鼓楼路,三层三檐六角,攒尖顶宝塔形。拾级而上,临高揽胜,长街玉砌,绿圃风流,天光泛影,烟柳含碧。[4]
    事实上,在泰州影响大而被湮没的古迹还有不少,泰州可精中选精,有选择性地修复。 
    三是景区里的古建筑可以复建。这是就文化开发而言的。如古寿圣寺是溱潼镇九所庙宇中最大的一所寺院。据《东台县志》记载:“始建于宋代咸淳年间(1265-1274),是东台县十四大丛林之一。”该寺历史悠久,寺规严谨,并曾多次放戒,故遐迩驰名。[5]但总体来看,寿圣寺并不是什么著名寺庙,但是它在著名的溱湖风景区内,所以修复寿圣寺,不仅为溱湖风景区增添一个新的景点,而且为溱湖风景区注入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再如,郑板桥生前对距自家一河之隔、建于古法轮寺内的“文峰塔”情有独钟,不但每日开门见塔,观赏它的雄姿,而且还在自家大门上贴着一副自撰自书的“东临文峰古塔,西近才子花洲”的对联,从而使世人都知道兴化有座“文峰古塔”,就在郑板桥故居附近。可见从文化价值来说,文峰塔有极其深厚的内涵,从景区来说这也是不可缺少的一景。不仅郑板桥景区离不开这一景,就是整个兴化“金东门”景区的打造也需要这一景,所以文峰塔的复建,意义就非同一般。
    三、拓展的改造建设
    对于文化古迹,修缮也好,复建也好,均需注重品味,不要搞低层次的还原。当然要以修古如古、造古像古为原则,但可以做到高起点设计、高标准修缮和建设。尤其是复建,反正是仿造,不如手笔大一点。泰州在修缮和复建古文化遗迹中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尤其是乔园修复、东城河景区建设和泰山公园的扩修手笔较大。
    乔园修建前面积仅存1500平方米。现已依据史料画册及记文描述,按现存日涉园中的亭、堂、阁、廊的建筑特点,修复形成了主景区、次景区、衬景区、宅院式功能区等四大功能景区。由1500平方米修扩到规划中的1万多平方米。在保留原日涉园整体风貌的基础上,位于园区中心的主景区恢复了原有布局。景区外围恢复来青阁、莱庆堂、三峰亭、嘉韵廊、嘉韵轩等。位于主景区日涉园西边的次景区与核心景区之间以院落分隔、小径相连。由北至南依次修建文桂之舫、午韵轩、蕉雨轩、石林别径和皆绿山房,并增设一条恬熙池,贯通主景区日涉园内小溪。衬景区位于主景区的东侧,这里有诸多历史遗留的珍贵植物。衬景区挖掘了一条怡心池,贯通日涉园内小溪,并连接次景区的恬熙池。利用地形高差,从恬熙池补水经过小溪,流入日涉园鱼池,由鱼池经小溪流入怡心池,最终经暗管与复建的玉带河相通。临近恬心池的地方将建赏荷榭,通过文萃廊与日涉园内文萃堂相衔接。[6]
    这样使泰州一个小小的古园林景区打造成了一个著名的较大的文化景区。
    再如东城河,原本是泰州城护城河的一段。《泰州地方志》记载,东城河开挖于北宋,时又名宋城河,拓宽于南宋,元、明时期又进行了多次修缮。古代的泰州城区人从东边出城都必须先过东城河上的吊桥—迎春桥。到了民国时期,当局在东城河上填埋了一条宽阔的土堤,顺着桥名便叫了迎春坝。上世纪70年代。人们在西城河上原北城门外填上了土坝,中间挖空,当防空洞用。这也就是后来的月城坝、月城广场。迎春坝与月城坝阻断了东城河河水的流通,经年累月,东城河变成了“死河”。2001年始,泰州制定了“双水绕城”的水系规划,不仅拆坝建桥,而且大手笔进行文化建设,将原先包括东城河在内的环城河风景区更名为“凤城河风景区”,园区建设遵循古典、生态两大原则,一个个湮没于历史尘埃的文化陈迹在悠悠城水旁得以重现。望海楼、文会堂、州城遗址,彰显厚重的历史文化;梅园、桃园、柳园,“三家村”展现泰州独有的戏曲文化;百凤桥、飞来钟、隐龙桥,伴着一个个民间故事讲述生动的民俗文化。著名雕塑家为范仲淹雕像,一流书法家打造名人咏泰州碑林,从五代至明清的悠久历史,在城河两岸20多个景点中一一得以充分展示。[7]
    还有如泰山公园。泰山公园历史悠久,人文底蕴厚重,是泰山园林文化的发祥地。千百年来人文荟萃,先后有白居易、范仲淹、欧阳修、苏轼、郑板桥等十多位文人名士,在泰州为官或寓居,慕名到此游览、赏景,留下才华洋溢的诗文和画卷,成为泰山公园前身的辉煌史章的闪光点。然而,人们觉得泰山公园好是好只是太“袖珍”了。   2004年9月起,泰州投资1.59亿元,对公园进行扩建,公园的面积比过去增加了一倍,可供万人同时游乐休闲。同时,公园的扩建以旧园为框架,在整体布局上全方位进行调整和重新设计,既保留最体现历史文化底蕴的原有景观建筑,又适当注入现代园林艺术气息,围绕亲水、亲绿的宗旨,大胆立意创新,分设四大景区:人文景观区、盆景观赏区、街头绿地游乐区、滨水休闲区。现在,泰山公园以崭新的美姿娇容,一展诱人的魅力,给人以古今合璧、推陈出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视觉冲击感受,受到广泛的赞誉。
    总之,文化复制也不是单纯的还原,必须要有大手笔。当然,大手笔不只是机械地还原其外在的表现和形式,追求表层的酷似,也不只是规模的扩大,如果抽空了内在的文化内涵,南辕北辙,使其徒有其表,那就不是真正的大手笔。当然,在还原历史文化古迹的同时,也要融入现代意识。如果适当加入现代艺术思维,更能真正地还原并传承文化。
    【参考文献】
    佚名.古老崇儒祠旧貌换新颜[N].泰州日报.2005-06-29. 
    佚名.南山寺大雄宝殿[N].泰州日报.2005-07-22.
    佚名.溱潼水云楼复建落成[N].泰州日报.2006-05-07.
    佚名.重建泰州文昌阁记[N].泰州日报.2004-10-18.
    佚名.寿圣寺[N].泰州日报.2005-11-18.
    佚名.乔园修扩规划广集“古今智慧”[N].泰州日报.2005-11-18.
    张敏.东城河新生[N].泰州日报.200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