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登高观潮涌 入殿听梵音
新闻来源:时间:2015-06-08 11:29:0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南朝有祠、唐代建寺,历经一千五百多年,被誉为“马洲第一寺”——
登高观潮涌 入殿听梵音
严勇
 
    孤山位于靖江市孤山镇,海拔55.6米、周长1.5公里,原为海上孤岛,成陆于距今约7000―250万年前。孤山与天目山、黄山(江阴)同出一脉,是天目山的余脉,也是南通狼山以西、连云港云台山以南苏中—苏北平原唯一的山,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山”
    自古“天下名山僧占多”。千百年来,孤山上一直是晨钟暮鼓伴着松涛鸟语。自隋唐以来,就有一座寺庙矗立在孤山上,俯瞰着泰州千百年历史的风云变幻;而山脚下河沙掩埋之下的长江古道,则见证着古海陵的成长。
    这座曾经的江心孤岛,是靖江最早的陆地,也是今天泰州悠久的佛教文化的源头之一。
    伏虎禅师建起正见寺
    靖江孤山,自古就有神山的美誉。据史料记载,孤山最早是长江中高耸的一块礁岛,后因江水冲击,泥沙不断在岛屿周边淤积,到东汉前后,渐渐形成陆地,古称“马驮沙”。据传是吴大帝孙权的牧马之地,明代弘治元年(1488)才与长江北岸接壤的。
    南朝阮升之《南兖州记》记载:“孤山有神祠,可以为涔田焉。伐之者必祀此神,言其所求之数,无敢加焉。”阮升之大约生活在南朝梁代(502—557)之前。那么推算一下孤山这座神祠至今大约已有1500多年。然而,那时山上有没有寺庙僧侣,就不得而知了。
    由于孤山位于大江中央的江滩,明代之前,唯有舟楫,方能抵达,遂变成江景清幽、人迹罕至的江上妙境。
    早在孤山还是江中孤岛时,就有一位名叫法响的唐代高僧选择在这里,结茅而居,建起了孤山有史记载的第一座寺——正见寺。据说,法响曾在海陵济川一带以佛法降伏猛虎,后来人们尊称他为“伏虎禅师”。(详见本报4月13日城史版)
    由于伏虎禅师的精心经营,在郁郁葱葱的草木掩映下,一座庄严的庙宇赫然矗立在孤山之上。从此,孤山香火缭绕,晨钟暮鼓,时常有一些香客泛舟前来烧香求佛。
    唐贞观四年(630),禅师圆寂。临终前,禅师吩咐弟子:“我愿将我的肉体布施鸟兽,但这里没有大树林,鸟兽不多。如果鸟兽不能吃完,可将剩下的埋在孤山西南,以免有人看到会害怕。”弟子们依照奉行,并为其建造墓塔,名“伏虎禅师塔”,塑立遗像供奉在寺内。几百年后,孤山塌方,伏虎禅师塔跌落江中。
    如今,孤山寺正见广场上还塑有伏虎禅师雕像,后壁有当代净慧长老题的对联:“法乳绍天台,定入三摩群虎训;宗风开正见,律严七聚毒龙降”。雕像下面镌刻着伏虎禅师的生平文字。
    自法响圆寂后,正见寺便从历史的记载中消失了。由唐代到五代十国再到北宋,350年间,孤山不见记载。直至北宋元丰三年(1080)所修的地理总志《元丰九域志》中,才再次提到:(海陵)有孤山、大海。
    南宋中期,靖江的前身——马驮沙形成后,面积不断扩大,沙洲上人烟逐渐稠密。元代后,关于孤山的记载常见于史书。总体而言,在这期间,山上香火不绝,但寺庙屡建屡毁。寺庙宗派也非一脉传承,各个时期,不同流派的僧人在孤山所建的寺庙纷纷不一。百姓口中的孤山寺只是对山上寺庙的一个统称。
    山顶有楼名“望江”
    时光在长江的浪花中滚滚东流。千百年来,孤山一直孤独地守在长江的出海口,不知见证了多少骥江(靖江的古称)的兴衰荣辱、沧桑巨变。
    南宋初期,岳飞退守阴沙,明嘉靖末年倭寇入侵,这两件靖江历史上的大事,加上孤山北部的泥沙淤积成陆,使得当权者认为在此设置一县扼守江北门户变得尤为重要。于是,在明成化七年(1471),靖江正式设县,孤山从此不再孤立于大江之上,它有了一方沃土可以尽情地俯视。
    据《泰州志》记载“(孤)山坠於江,徙祠(伏虎禅师祠)北岸至今。”可知孤山在唐明之间曾发过一次大的山体滑坡。
    明代靖江县丞韦商臣《登孤山诗》云:“孤山忽自拥平沙,下界犹连十万家。天压海门烟雪渺,风搏山寺竹松斜。渔灯明灭缘遥岛,鲛宝参差带落霞。绝顶夜深衣袂冷,愁看北斗是京华。”此诗记载的就是当时孤山周边的现状。
    之后,孤山山北角发生了多次崩塌。
    除了唐代《续高僧传》中,确切记载了“伏虎禅师”法响在孤山建正见寺外,目前,能查找到最早的关于孤山寺与僧人文字,当属元末明初的文学家在《孤山帆影》诗中写的“竺僧有道元非妄”。
    而从明代开始,靖江百姓就着意修饰、打扮孤山,在山上陆续建成寺庙祠殿,以及“不孤亭”等,众多楼台殿宇,翘角飞檐,雕梁画栋,使它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
    其中,明弘治三年(1490),由知县金洪主持,修建山路,并于山顶建“观海亭”,又叫“望海亭”、“望江楼”。登楼远眺,澄江如练,平畴百里。明万历年间,著名书法家董其昌曾登临孤山,为望江楼题词“海柱峰”。
    明末清初的兵燹,让孤山寺的建筑遭受巨大破坏,孤山寺也日渐衰败。据咸丰七年重修的《靖江县志》记载:“清顺治六年(1649)邑人陆峻重修,逾二百年,倾圮殆尽,道光二十六年(1846)山后乡民募捐续修,然形制规模,大不如前。”
    民国十六年(1927),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白宝山部队在孤山上架起大炮,轰打靖江城。从此,寺内僧人逐渐散去,孤山寺也变成一片断垣残壁。众多亭台楼阁,均毁于战火,仅存明代蹑云坊遗迹。
    上世纪60年代,人们在修建姜八公路时,炸山取石,孤山毁去近半,再次遭受重创。
    寺宇巍峨壮观重现
    岁月流转,经历了千百年风霜的孤山,背负着厚重的历史走到了今天。
    1993年,经政府批准,有着千年历史沿革的孤山寺启动重建工作。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长老的弟子、靖江籍明虚法师肩负了复建的重任。20多年来,现已建成禅师殿暨大圣殿、观音殿、三宝楼暨无量光殿、山门殿、方丈楼、大雄宝殿,以及法堂、斋堂、寮房等。
    如今,孤山顶上,寺宇巍峨、钟磬阵阵、香烟缭绕,这座享誉江北的佛教禅院再次得到重生。
    走进孤山寺,处处都可以感受到孤山独特的佛教文化气息。孤山寺大雄宝殿内的四尊如来佛,长相皆不相同。例如,南面的一尊如来佛竟长有胡须,这是南北朝时期的如来造像;而东面的一尊鹿苑大佛,则是印度阿育王时期(前273—前232)的如来造像。将不同时期的一组如来造像融入一座大殿之中,足可说明设计者在重建时的匠心独特。
    值得一提的是,寺内供奉着五尊自然石菩萨,分别由几种不同石料拼凑而成,却巧夺天工,栩栩如生。孤山寺独特的佛教造像艺术,是孤山寺佛教文化中的瑰宝。
    造访孤山,不仅可以享受片刻宁静,而且能欣赏一方最高的风景、一处久远的文化。
    孤山寺正见广场上各刻有一百个“佛”字和一百个“善”字,这些字均出自于中国古代著名书法家和文人之手,僧人有心将它们搜集于此,注明作者及出处,让人们在寺庙游览时,领悟书法中“佛”与“善”的真谛,换一个角度体会中华佛教文化。
    明虚法师十分注重寺院文化建设。在重修寺院时,曾掘出明代的花岗石浮雕和清代寺院的石柱础。为此,他让工匠将浮雕嵌入了大殿后壁,而石柱础原地保留。同时,还将从元代至今歌咏孤山的众多古诗词,镌刻在孤山寺墙壁上。
    其中,明代户部郎中沈奎的一首《秋日登孤山》这样写道:烟静空江四望收,振衣同上看江楼。乾坤千古浮孤屿,吴楚中流寄一洲。杯影细传岩畔菊,歌声轻散海门秋。即今天幻逢人杰,欲望云霄信宿留。
    此外,还有明代著名文学家王稚登游孤山留下的“地瘦僧如鹤,云生寺有龙”(游《孤山》);“老僧手种门前树,曾见潮痕与树平”(《孤山玩月十绝》),以及明代邑人徐涧写下的“凭高人意爽,入殿佛香清”,浙江人童佩在孤山写下的“寺门翻海气,僧榻卧风涛”,明末华严宗苍雪禅师的“翠螺一点堪幽绝,回首苍茫吐月中”等。而苍雪禅师工于诗,被王士祯誉为“明代三百年第一诗僧”。
    这些得以传世的佳句美诗,都成为了当年孤山寺香火鼎盛的真实写照。
    孤山庙会入“非遗”
    现在的孤山高度只有55.6米,底部周长1.5公里,在全国的名川大山之中,显得非常渺小。然而在一望无际的田畴之中,它赫然挺立。当代靖江人则这样评价孤山:“孤山,虽不高不险不峻,却也代表了一种高度。”
    1980年版《辞海》这样解释道:庙会亦称“庙市”,中国的市集形式之一。唐代已经存在。在寺庙节日或规定日期举行。一般设在寺庙内或其附近,故称“庙会”。
    提及孤山寺,自然不能不提孤山脚下的庙会。它如今已是泰州地区最大的庙会之一。作为靖江的首批“非遗”项目,孤山庙会的形成自然与山上的寺庙密不可分。
    非遗调查资料显示,孤山“三月三”庙会流传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庙会一般举行三天,三月三为正日。庙会有很多传统文化特色:搭建戏台,请戏班唱戏;空地上拉起帐篷,办起临时店铺;请庙里菩萨“出会”(出巡),祈福消灾。其中,尤其以“出会”场面为壮观、声势浩大。
    一直以来,靖江民谚有“三月三,上孤山”之说。每年这一天,有几万人上孤山进香。有首民歌记载了这一盛况:三月初三雨蓬松,西沙香客总奔东。靖江有个孤山节,年年烧香到山中。诚心去把孤山上,不怕毛雨顶头风。近者一去二三里,远者来之有车工。父子夫妻昆弟友,朋友信众一路同。肩上掮来手里抱,背上又驮小孩童。路上行人无其数,百花开放满园红。
    孤山上人头攒动,孤山下人声鼎沸。许多小摊小贩都摆出孤山特色泥狗子,有一种叫做“叫叫鸡”的小玩具,就是用孤山紫色山土捏制烘烧而成,形状有“鸡、狗、鸟、兔”等,上有孔眼两个,一吹就响,还能把玩,是孩子们的最爱。如今,流传了数百年的孤山泥狗子制作技艺,也被列入泰州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关于泥狗子与孤山寺的渊源,人们这样解释道:“传说,有一年靖江闹瘟疫,老百姓到孤山寺来求菩萨,天庭就派了一只天狗下凡,天狗走到哪里,哪里的瘟疫就消失。后来,就有人专门做泥狗子来趋凶辟邪。”
    孤山聚起沙洲,成就了最早的靖江;孤山还引来了名僧建庙塑佛;因山有庙,而形成规模盛大的庙会,衍生出传承已久的孤山泥狗子制作技艺……这里是靖江文化发祥的源头,也是苏中平原人心中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重建后的孤山寺,已然成为一方佛教文化圣地。远远望去,整座庙宇卓然挺秀,俊逸不凡。回望孤山寺的前世今生,人们依然可以从中领略岁月浩渺与沧海桑田。
    历史驿站
    蹑云坊
    在孤山半腰有一座石坊,题额上题有“蹑云”二字,故称“蹑云坊”,意即“脚踏云雾而上”。
    蹑云坊初建于明代嘉靖年间,不久被毁。
    明代万历四十二年(1614),靖江知县赵应旟到访孤山。那时孤山虽小,却临江雄峙,风景绝佳。赵应旟乘兴而上,至半山腰,回望山下,一幅绝美的长江图映入眼帘。
    他顿觉得此地风景殊异,仿佛蹑入云层。遂决定在此处重建蹑云坊,并手书题额,留下楹联一对:“对此长江,左蠡烟波今宛在。位当绝顶,西湖风月定何如。”意思是说:登山望江,范蠡归隐的烟波浩淼的太湖又重现眼前;顶峰极目,苏东坡致力治理的杭州西湖风景又怎样呢?这其中也蕴含着赵知县欲仿效前贤治理靖江,建功立业,名垂史册的愿望。
    如今,这副楹联还刻在两旁石柱上,只是早已剥蚀殆尽,只有“蹑云”二字依旧熠熠生辉。蹑云坊是靖江现存最早的石坊,距今已有近400年历史。
    蹑云坊下,有一块比蹑云坊历史还要悠久的摩崖石刻,见证了孤山的盛名。
    明嘉靖丙戌年(1526)夏天,湖南三紫道人易子伯贞曾经在此祈祷上苍,普降甘霖。时人为了纪念这次祈雨,在旁边的巨石上刻下了“嘉靖丙戌年夏湖南三紫道人易子伯贞祷雨于此”的碑文。
    史载,旧时,蹑云坊向东不远处,曾有关圣大帝祠,折转向西有土神祠,再向西转而向北为山门,门东有三茅真君祠,门西高坡为仙人台,古柏丛中有观音庵。正北有重门,进入重门到东岳行宫,是孤山寺的正殿。殿内有佛像百尊,金碧辉煌。寺后有“不孤亭”、后山顶上有“望江楼”。
    然而在历经几百年沧海桑田,特别是民国时战火后,当年的建筑都已毁圮。唯有蹑云坊与摩崖石刻皆幸免于战火,成为孤山历史活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