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天下第一运盐河
新闻来源:时间:2015-04-21 21:21:29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天下第一运盐河
黄炳煜
 
    仔细想来,运盐河上的无数风帆和两岸纤夫的低沉号子声,在运盐河上延续了若干个世纪,回荡了二千余年,那曾是多么壮丽的情景。
    运盐河,是一条由扬州东北的湾头向东,经江都从泰州南门高桥下流过,再东去南通的河。其开挖时间之早、规模之大及对国家所作贡献之多,堪称天下第一。
    公元前195年至154年,汉高祖刘邦封侄刘濞为吴王。吴国都广陵(今扬州),广陵东是海陵(泰州早期的称谓)。当时,海陵近海,海水中蕴藏着取之不尽的海盐,吴王就召集天下亡命到海边来煮海为盐。亡命者,泛指无固定户籍逃亡的人。史书记载,与吴国相邻齐国的“山东奸猾”,也属亡命之类的人,这些人被吴王召集到吴国,来到吴国海边海陵煮盐。他们既无生活资料,更无生产资料,成为吴国的廉价劳动力,极大地降低了煮盐成本。随着所召集煮盐的人越来越多,盐产量也就越来越大,我国淮盐大规模的生产从此拉开序幕。但煮盐不是最终目的,要把煮出的盐变成财富。就要将盐运出去,销售出去。为提高运输能力,刘濞根据广陵、海陵与海相邻的优越条件,开挖河流,采用水上船运的方法,将盐从海边运至广陵。因为一条船相当于北方数十辆车。于是他就组织民工,从广陵向东开凿邗沟支道,直通海陵的盐场。邗沟是周敬王三十四年(前486年)秋,吴王夫差于邗邑筑城,在城下穿沟,沟通江水与淮水的水工程。邗沟开凿后,长江与淮河两大水系得以相通。邗沟为南北向河流,邗沟支道是从邗沟向东的东西向河流,为邗沟支流,是刘濞所开凿的运盐河,后因其界于南通与扬州之间,就被称为通扬运河。
    运盐河初期西接吴国的邗沟,东至海陵仓(即海边盐场)。隋代京杭大运河开通后,运盐河连接上了京杭大运河。海陵东边的盐场,随着汉代以来海岸线的逐渐稳定,盐场沿着海岸从南向北日益增多,特别是唐宋以来,捍海堰、范公堤与连接盐场的复堆河、串场河形成之后,运盐河就与东边通州盐场及泰州所属的盐场直接连接而专以运盐。也就是说唐宋以来,通州盐场与泰州盐场所产的盐,全都是从运盐河运出的。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中说,海陵监一岁煮盐六十万石,约为六千多万斤;宋徽宗时,泰州如皋仓一年内支盐一亿二千万斤;明万历年间,泰州产盐约八千四百万斤;清嘉庆七年,泰州盐运分司管辖下属11个盐场,年产量四亿七千万斤。上述几个朝代每年所产盐的数量,唐代是海陵一盐监,宋代是泰州一盐仓,明代与清代也仅是泰州所属的盐场,没有包括通州的各个盐场,如果将泰州与通州全部盐场生产的盐加起来,运盐河所运过的盐,当超过千百亿斤。唐代开成三年(838年),日本国派遣使者来到大唐,随行的僧人圆仁写了一本《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书中说从海边往海陵的运盐河中“盐官船积盐,或三四船,或四五船,双结续编,不绝数十里,乍见难记,甚为大奇。”从这段记文里,我们见到的运盐河的盐船不是单个的,而是三四条船或四五条船编联在一起,成为一个个小船队,无数个小船队一个接着一个,组成连绵数十里的大船队。这些船队从东向西逆水而行,如果是巧遇东风,当是千帆竞发,舳舻相继。抑或风向不适,两岸当有一队队屈着身子,背着纤绳的纤夫,哼着号子奋力前行。仔细想来,运盐河上的无数风帆和两岸纤夫的低沉号子声,在运盐河上延续了若干个世纪,回荡了二千余年,那曾是多么壮丽的情景!从运盐河运出的淮盐,为唐以后的封建王朝提供了大量赋税。唐人贾至说:“鱼盐之殷,舳舻之富、海陵之所入也。”天下赋税盐利居半,宫闱服御、军饷、百官俸禄皆仰给于盐利。在这当中,运盐河所发挥的作用亦当功不可没。
    运盐河开凿后,对泰州的发展起到过至关重要的作用,使泰州从产盐到运盐再到管理盐,成为我国淮盐地区首屈一指的主要城市,在中国盐业史上占据了特别重要的地位。
    刘濞在海边大量煮盐,煮出的盐通过开凿的运盐河从海边运销内地,使得吴国的经济实力得以加强,成为汉朝初年的诸侯强国,同时,客观上也带动了早期泰州地区乃至江淮之间的经济发展。运盐河开挖之后,除了为运盐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同时也将江淮淡水,从西边广陵源源不断地流经泰州,输送到海边,带动了运盐河两岸农业经济的发展,催生了海边海陵县的诞生,将僻居海边一隅的海陵,通过盐与外界联系了起来,进而沿河的塘湾、姜堰、曲塘、白米、海安、如皋等城镇,也先后不等地发展起来。我们似乎可以说,汉初刘濞的海边煮盐并开凿运盐河,为海陵县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刘濞在海边煮盐与开凿运盐河,可能就不会有汉代设置的海陵县及其后的沿河城镇。同时,如果没有后来刘濞发动的“七国之乱”,海陵县的出现,也许不会迟至汉武帝的元狩六年(前117)。
    运盐河与泰州城最为亲密。虽然我们无法弄清运盐河与泰州城市建设的全部历史演变,但从泰州城建史看,是先有运盐河,后有泰州城。泰州城选址的当年,聪明智慧的先人们,可能充分认识到了这条河对未来城市的影响,将城市建设与运盐河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把城建在了运盐河的北岸不远处。我们现在看到,运盐河自扬州湾头经江都一路东行,从西边向泰州流来。进入泰州时,与城西南角的城河融为一体,一部分运盐河水向北进入西城河,一部分向东流进南城河。值得注意的是运盐河水不是沿着南城河继续直向东流,而是从城河西南角转弯向南少许离开南城河后,接着再向东去。运盐河在这里形成一横一小竖接着再一横,类似架在水井上的摇把的弯势,后来人们将这里的村庄取名姚(摇)弯。运盐河接通了泰州城河又与城河相分离,即来到泰州后,来了个小摇弯,缓冲了一下,再沿着摇弯从泰州城南部的外围向东,在旧名红庙处转弯向南,离开泰州后由塘湾向东。由此可见,泰州城依托运盐河而建,又与运盐河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运盐河与泰州城彼此之间可算是相辅相成,恰到好处。我们在研究运盐河的同时,不得不对泰州先贤们将城市的选址与运盐河的关系处理得如此完美,产生出无限敬意。当代盐业史专家郭正忠先生在《宋代盐业经济史》中说:“自泰州至如皋县,共一百七十里”。如皋北面的海安镇,西距泰州城120里。泰州不仅位居要津,而且是盐运网络的中心之一:“河流贯城中,舟行若夷路,其门跨水者三。”俨然像一座东方威尼斯。
    运盐河开凿后,对泰州的发展起到过至关重大的作用,使泰州从产盐到运盐再到管理盐,成为我国淮盐地区首屈一指的主要城市,在中国盐业史上占据了特别重要的地位。
    运盐河除运输外,古代泰州人的饮用水,也是来自运盐河。几乎从西汉初开挖运盐河起,直到元末南官河通江以前为止的这段很长历史时期,泰州人生命之水都是由运盐河供给的,也就是说是运盐河里的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泰州人。清光绪晚期,从南通至扬州的内河小轮船客班开通,人们便将此河改称为通扬运河。其后又因新开南通到扬州的运河,原名为通扬运河的运盐河,易名老通扬运河。地级泰州市组建后,泰州引江河从长江口向北,穿过运盐河,直达泰州新通扬运河,加上泰州主城区南扩,运盐河的航运功能被泰州南面的河逐渐代替,而成为城市中的一条景观河。泰州市水利局在水文化研究过程中,对运盐河给予高度重视。在运盐河与城西九里沟河交汇的西北角临河处,兴建了一座河边公园。建起一座3层高阁,取名江淮阁。又立起了一座汉阙,上书“汉运盐河”4个大字,以彰显汉唐古郡的光辉历史。
    汉初刘濞开凿的运盐河,已经从泰州流过了二千多年岁月。沿河的扬州、泰州与南通都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这三座文化名城文化之根,当是盐,是海盐,是大海对这三座城市的恩赐。而将难以用数字统计的盐运输出去的重任,全都是这条运盐河所担当完成。为此,我们应当对运盐河有着更高的评价与尊重。一位来自水利部的水文化研究方面要人,跟笔者谈起对京杭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时,忽视了这条重要的运盐河流,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应当是非常高明的。笔者期盼,未来时日里,南通、泰州、扬州三地联合起来,将此运盐河再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会是很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