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广福寺 洗钵池畔忆“伏虎”
新闻来源:时间:2015-04-21 20:44:3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又称“十院寺”,为泰兴境内最古老的佛寺之一
隋唐高僧法响由此出家,相关传说已列入非遗保护

广福寺 洗钵池畔忆“伏虎”
金剑峰  张虎林
 

 
    仙鹤湾是泰兴城区一条美丽的风光带,位于该市鼓楼中路以南、国庆中路以北、仙鹤路西侧。这里小桥流水、牌楼林立,古迹遗存众多。
    许多匆匆而过的路人也许并不知道,早在隋唐时期,这里曾有一座与泰州光孝寺、扬州石塔寺齐名的千年名刹——“敕赐广福律寺”,更有一位16岁少年从此寺出家后,成为唐代《续高僧传》中记载的第一位海陵高僧。他就是佛家经典中记载的“伏虎禅师”——法响(也有记载为“法向”)。
    如今,见证这片土地繁荣昌盛的广福寺虽已经消失,但矗立在仙鹤湾的伏虎禅师雕像,依然在讲述他与这座古城的传奇。
    “广福疎钟”
   泰兴四景之一

    提起泰兴的佛教寺院,老人们必说十院寺和庆云寺。庆云寺由于仍然存世,有不少文章作了介绍,而十院寺早已湮没于历史的尘埃,除了几个老人略有印象外,后辈之人早已不知所以。但这座已经消失的寺院,在泰州佛教史占有很重的地位,并一直影响到现在。
    十院寺是泰兴人的俗称,寺院全名“敕赐广福律寺”,位于老城区的攀桂铺,即现今国际大酒店、洗钵池和仙鹤湾风光带一部分,始建于隋末,再修于唐光化二年(899年),至今已有1300余年历史。因寺院由弥勒、慈氏、文殊、大悲、普贤、释迦、地藏、观音、罗汉、吉祥等十座院落组成,故称十院寺,另有下院准提院在寺院以东。清代鼎盛时,寺院占地近百亩,是名闻大江南北的律宗道场,法嗣于扬州石塔寺。
    广福寺是泰兴设县前即存于济川古镇的两座古刹之一,另一座是建于南朝梁天监四年(公元505年)的水月寺,当时均属淮南道扬州广陵郡海陵县。
    南唐烈祖升元元年(937年),升海陵县为泰州,割济川镇等地设泰兴县隶泰州,县治位于柴墟镇(今高港区),广福寺时位于泰兴县济川镇延陵村。南宋初年,因金人入侵,迁县治于延陵村,并筑高城,广福寺始于城内。
    宋末元初,泰兴频历战火,寺院渐颓。
    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泰州张士诚起事,国号大周,攻占泰兴,驻兵寺内。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朱元璋打败张士诚,攻克泰兴,广福寺再遭兵劫,殿宇毁坏,僧人渐散。
    明代前期和中期寺院有修有废,未能复其盛况。嘉靖年间,江南文坛领袖王穉登在泰兴看到一片颓败的广福寺,写诗叹道:“广福唐年寺,禅灯白日昏。无僧礼龙像,偏地牧鸡豚。法已三车废,名空十院存。乐邦金可募,重布给孤园。”
    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寿州(今安徽寿县)道士李道明来泰兴,占广福寺, “时广福寺圯,道人募修之,补饬故物,崇建新制。”这里的“崇建新制”即是改佛制为道制。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知县陈继畴将道士逐出寺院,请来僧人心慧主持寺院。二十七年,陈继畴在修完庆云寺后与心慧住持共同募修广福寺,“数年顿还旧观”。为此,陈继畴曾赋诗《广福疎钟》、《修庆云广福二寺》记之。后来,寺庙被再次修缮,“营构层阁庨豁殊胜其遗志也”。从此,寺院香火日盛,“广福疎钟”也成为泰兴四景之一。
    千年古刹
    始毁于日机轰炸
    清初,僧人钦文晋院住持,乡绅季葆仁募修广福寺,寺院规模再次扩大,修成后季葆仁也曾赋诗《广福寺募修告成赠钦文方丈》记之。乾隆四十五年,在县令孔继檊的主持下,乡绅张家熹、桂耳顺、陆显宜、何志贞等,出资重修广福寺,并在寺东增建准提院,其规模远过十院。光绪年间,“更建丈室,别构毗卢阁五楹”。至此,寺院规模已近百亩,并传数次三坛大戒,名闻大江南北。
    抗战时期,泰兴城数次遭日军轰炸,广福寺同遭劫难,被毁大半。
    解放后,寺院残余的寺舍约50间逐渐被拆,部分被辟为县政府第一招待所。“文革”期间,寺院其余部分被拆,后被县广播站和民居分占。寺内藏经楼内藏的明版一部大藏经,也在“文革”期间散失一部分,余下部分所幸被文化部门保存。寺内的一座厢房,则被移建于城外的庆云寺。
    如今,正在重建的泰兴国际大酒店东部,连同仙鹤湾西部的大部分地块,即是当年寺庙的遗迹所在。曾有一泓清水的洗钵池遗迹,则位于今仙鹤湾风光带内新建的隆盛拱桥向西地段。
    广福寺是泰兴唯一的律宗寺院,担负着弘扬律法、僧人受戒、僧才培训,以及对本地破戒僧的处罚等重任,在清代是与宝华隆昌寺、泰州光孝寺、扬州石塔寺齐名的律宗道场,是泰兴境内最古老的一座佛教寺院。
    广福寺的影响还在于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造福乡人。清同治五年,寺院开办慈善义塾免费招贫困学童读书;光绪三十年,寺院又在知县龙璋支持下,腾出华严境所创办初等小学,我国近代著名的传记文学家、史学家、书法家、教育家朱东润先生曾在此启蒙;据老人们回忆,每到灾荒之年,广福寺僧人还省出粮食,开办粥厂救济灾民;每年农历七月三十,还到县城各处“放斋孤焰口”,救度孤魂,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沉寂了50多年的广福寺遗址迎来一次机遇。2001年6月,泰兴市启动建设仙鹤湾风光带。原广福寺洗钵池、明代鲲化池、古牌楼、清代奎文阁、泮池、大成殿、古延陵村、朱东润故居等景点古迹均在建设范围内。
    2003年3月12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程允贤、李念祖(泰兴籍)联合创作的伏虎禅师塑像,由北京运抵泰兴仙鹤湾,从此广福寺遗址上又多了一大景观。
    设斋伏虎
    载入唐代《续高僧传》
    千百年来,广福寺高僧辈出,享誉佛门。其中,尤其以隋唐时期的伏虎禅师法响最为出名。
    根据唐代《续高僧传》、清代《泰兴县志》和《靖江县志》等文献,人们可以整理出法响的传奇一生。“释法响,俗姓李,扬州海陵葛冈人。年十六出家……”
    法响,生于公元553年,即南朝梁承圣二年。光大二年(568年),16岁的法响在广福寺出家。
    相传,法响在广福寺出家后,潜研经藏,精进修持数十年,即得成就。饭后,他总在寺后一池塘洗钵。他洗钵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他把钵一起放在一个大篮子里,浸在水中用一根棍子反复搅拌锤打。坚硬的陶钵到他手里变得就像棉布一样柔软,任其锤打成什么模样皆不损坏,洗到最后他还把钵的里面像翻布袋一样翻来覆去地搓揉浆洗,看得人目瞪口呆。镇中毁僧谤佛者,皆被摄服。此池塘因此得名洗钵池。
    此外,法响常常独自静坐池边,凝视虚空,若有所思。此时总有白鹤伴其左右,长而久之当地人即称此地为仙鹤湾。让人遗憾的是,现在洗钵池遗迹湮没在仙鹤湾风光带中,即便许多土生土长的泰兴人也不知所踪。
    唐时,海陵县济川一带较为荒凉,林深草密,时有虎患危害乡邻。为此,百姓常凑钱请猎户捕杀,皆无功而返,甚至被其所伤。为保众生和谐相处,法响择日设斋召虎。设斋当日,一只猛虎冲入人群,攫取一人而走。禅师大喝:今日法会,即是专为你等举办,快将此人放下!猛虎听后,果然将人放下,慢慢退去。不一会,几十只猛虎成群结队,来到会场。众人大惊,四处躲避。这时,禅师来到虎群前,用手杖轻轻敲打猛虎颈部,为它们说法。完后,猛虎纷纷退去,从此隐声匿迹。
    法响将虎赶走后,名声大作,被称为“伏虎禅师”,求法者络绎不绝。晚年,禅师听说长江中的孤山环境清静,“于济川镇南小孤山建寺以居”,在孤山建正见寺,即后来的孤山寺,座下常有两虎听他讲经说法。
    这种记载,颇有几分神话意味。但海陵当时濒临海边、树木茂盛,有野兽出入应为实情。所谓“命虎放人”的说法,或许是佛教典籍中用来宣扬佛法神力的一种说法。
    据唐代《续高僧传》记载,贞观四年冬初,……(法响)面西而终,年七十八。法响在孤山圆寂后,“弟子造浮屠葬之,名伏虎禅师祠。” 
    后来,小孤山部分山体崩塌于江中,伏虎禅师祠便向北迁徙,清代初年“移县东南莲子荡”,建禅师殿供奉,当地人称“伏虎罗汉”或“禅师菩萨”。后此地便改“莲子荡”为“禅师殿”,即今泰兴市广陵镇禅师村。
    舍身求雨
    化作祥云归去
    泰兴佛协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广陵镇禅师村的确建有一座禅师殿庙宇,周边十里八乡至今流传着许多与伏虎禅师相关的习俗”。延续了千年的广福寺早已消失在人们视线中,但在泰兴竟还留有一处与高僧法响密切相关的地方,这让人不禁喜出望外。
    据老一辈村民介绍,禅师村原名宁界乡莲子荡,在很久之前就改叫禅师村了。伏虎禅师殿古庙,原来位于禅师村四组、现已废弃的禅师小学北面,占地约八亩的一个方形小岛上,建有正门、前厅、大雄宝殿、东西厢房、藏经楼、方丈室、偏门及四周院墙等。经宋、元、明、清多朝扩建修缮,颇具规模,是与泰兴庆云寺、广福寺齐名的千年名刹。古庙多次被毁后,近年来人们在禅师小学内又重修了一座新的禅师殿。
    古庙是为纪念伏虎禅师三个师兄弟舍身求雨而建的。相传,有一年,泰兴久旱无雨,百姓在广福寺设坛求雨,许多天却滴雨未下。农历六月初二,为一方众生,伏虎禅师义无反顾地披上袈裟走上祭坛,请人在台下架满柴草,当他拔下点燃的蜡烛丢向柴草时,台下人惊呆了。他催同来台上执事的两位师兄赶快下去,可两位师兄面对大火毫无惧色,执意要与他共度众生。求雨成功了,但伏虎禅师师兄三人已葬身火海,众人都跪下来失声痛哭。雨过天晴,坛台的灰烬中清烟冉冉上升,结成一朵形似三人戏虎的美丽祥云。
    对照文献史籍,虽然这则传说与史料描述的法响圆寂场景有些出入,但伏虎禅师舍生取义、造福乡邻的故事早已经深入人心,他传奇的一生连同广福寺、仙鹤湾、洗钵池、禅师殿等历史遗迹,已经融入了泰兴深厚的文化积淀之中。伏虎禅师的传说也已被列为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加以传承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