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南山寺 重檐庑殿 宝塔临风
新闻来源:时间:2015-03-29 20:46:0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南山寺 重檐庑殿 宝塔临风
始建之初唐僖宗赐额“护国寺”,曾有古塔倒影于泮池名曰“凤池笔颖”
楠木金柱的大雄宝殿,被誉为“要盖玻璃罩子来善待的宝贝”

袁晓庆
 
    具有千年历史的古刹名寺在泰州为数不多,以重檐庑殿而声名在外的南山寺就是其中一座。虽说眼下南山寺仅有一座殿堂可供善信者膜拜,复建中的南山寺还是一片建筑工地的景象,但南山寺的名声就这么挡不住地让世人知晓,并心向往之。
    这与世人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滋生的倦怠有关,与世人对佛教文化的不断认知有关,更与南山寺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积淀有关—浸染上了佛心禅意,反正不会是件坏事。
    曾寓居泰州的明代鄂人龚大器《秋日南山寺访客》诗云:“古寺依南郭,禅房苔藓封。寒云萋白石,灵籁动青松。客思惊秋笛,梵音下瞑钟。故人天北至,良夜喜重逢。”龚大器为“公安三袁”的外祖父,他对当年泰州南山寺僧舍生活生动形象的描摹,是多么的沁人心脾。
    宏壮古刹福寿全
    南山寺坐落于泰州原城南、今城中的南山寺路,自唐乾符三年(876)创建至今,已有了1139年的历史。
    从它由唐僖宗李儇(862-888)赐额“护国寺”起,它便有了护佑一方、保国安宁的大气息;到北宋更名“资福禅院”,则直截了当,说明它是一处供给福气、福分的禅修之所;及至寺改道观,更名“神霄玉清万寿宫”,但此变不离其宗:释与道异流同源,皆为人们祈望、实践着福与寿的双全之美。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由万寿宫到南山寺,这名字是否与《诗经》有关,不得而知。但其内在的互惠共通可谓明了,今人仍这么说:寿比南山。
    而以地理位置看来,古寺正处泰州东南,可曰“南山寺”;再以“南山宗教法”的律宗说来,南宋嘉定时寺内设立戒坛,正所谓“南山教寺”。
    寺名的由来似乎是个谜,寺况则相对明晰。清光绪《泰州志·舆图》中有一幅“南山寺图”,描绘了当时南山寺的建筑情况:寺坐北朝南,主轴线上前有山门殿,中为前殿,后为大雄宝殿。大殿前两侧设钟、鼓二楼。前后殿间皆有侧殿和廊屋。殿西次轴线上,前后各有一座面阔五间的殿宇,一侧另有僧寮客舍等附属用房。山门殿前为市河,市河前是城墙和护城河。(《泰州名胜古迹》)
    清末邑人夏兆麐在其《吴陵野记》中有记:“庚寅夏五,偕式南游南山寺,纵观殿庑斋寮,甚宏壮,洵古刹也。见东西两方丈,创者创,修者修,补苴缀拾,乃振兴之象。第殿宇高大,穿漏时有,施功不易耳。”
    哪怕它时有破败的穿漏,南山寺仍就是这么一处诱人的去处,何况当时南山寺又处于泰州的文化中心:寺东南有南山寺塔,东北为学宫(文庙)及泮池,东面为文昌阁和望海楼,西面为贡院。
    影虚至美惬人意
    清雍正邑人周天桥《登南山寺塔》云:“高塔闲登意自殷,凭栏千里绿氤氲。渡江夜翦南朝雨,压顶朝分北固云。春到上方风渐软,人游古寺日初曛。机心息尽参禅久,钟鼓声声碧落闻。”一次闲登,心境、意蕴与现实,皆由南山寺塔氤氲而出。一次闲登,登临了南山寺塔的高雅之境。
    南山寺塔为三层八面之砖塔,亦即文峰塔,它显现于泮池中的倒影,是有名的海陵八景之一“凤池笔颖”。清道光《泰州志》“南山寺塔”条曰:“寺东侧有古砖塔,上勒‘周公塔’三字,疑宋周孟阳家所建。(明)正统四年,(知)州黄性开凤池于棂星门外,塔影入池形如笔立,因名‘凤池笔颖’”。
    虽说凤池早已不在,寺塔也只见于老照片,但“凤池笔颖”仍是个影子在人们心中挥之不去。这与流传至今的多首“凤池笔颖”的颂诗脱不开关系:
    比如明弘治邑人丘容云:“池上凤凰古,池中笔颖长。地灵多俊杰,星斗焕文章。”
    明嘉靖邑人凌儒有诗云:“胶庠云拥凤麟游,形胜多从璧水收。峻塔倒成横笔影,清淮分作曲池流。文明此日昌期会,元气终天万古浮。安得回梯还百尺,题名盛继许查周。”
    清道光邑人朱馀庭亦云:“古寺遥看老树垂,南山当户列参差。晴曦一塔忽撑住,笔颖分明落凤池。”
    “‘凤池笔颖’,关系一邑文风。”这是近代邑人陈祖培《悔庵笔记·文峰塔》所记,可见“凤池笔颖”对历代泰州文人的影响是多么的大。
    影虚至美惬人意,声悠传真宽尔心。南山寺钟楼里的那口大铁钟也很有名,光绪《泰州志》记其铸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洪亮的钟声能传至数十里外。
    道光邑人康发祥在其《海陵竹枝词》中专咏大铁钟云:“南山寺独面城墙,殿有洪钟制特良。人说钟闻卅余里,哪曾送客到罗塘。”道光邑人赵瑜也有诗云:“南山古刹记游踪,昔忝山邻屡过从。树乳不知何代物,只看永乐二年钟。”
    大雄宝殿今圆通
    据“陈从周年谱”记载,1961年,44岁的陈从周曾来泰州“考察古建筑,鉴定了南山寺的五代碑座、明代天王殿和正殿……”。作为古建筑、古园林的研究专家,陈从周这次在泰州不仅“发现并考证了明代‘蛰园’(乔园)”,应该说也为南山寺的研究保护定了调子。
    但事与愿违。1985年4月,应邀访泰的陈从周再次来看南山寺,寺内已非二十多年前的样子,与寺有涉、很有价值的建筑仅剩了“正殿”亦即大雄宝殿,同样很有价值的五代碑座、明代天王殿已不复存在。
    陈从周庆幸大雄宝殿劫后余生,对其仍是激赏有加,但他并未向陪同考察、对大雄宝殿亦为熟稔的陆镇余等本邑人士作更多阐述,只是轻扯陆镇余衣臂私语:这可是要盖玻璃罩子来善待的宝贝啊。
    陈从周的“玻璃罩子说”,并非真要盖个罩子,只是他内敛着表达了大雄宝殿贵为宝贝的程度,其爱到深处却状若处子的情形让听者怦然心动。
    因为种种缘故,泰州对南山寺大雄宝殿的维修,迟至2003年6月才得以开始。10个月后大雄宝殿维修告竣。
    关于南山寺大雄宝殿,如今网络流传得最多的是这句话:“大殿为庑殿重檐屋顶,类同北京太和殿、山东岱庙,是我国古建筑史上至高等级的屋顶样式,因其稀有,乃为贵。”这句话还常常被引用者误以为陈从周所说。
    对此,中国佛教协会理事、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南山寺现任住持大初法师有着自己客观的看法。他说,古代与南山寺大雄宝殿同样规格的殿宇应该不在少数,但泰州是块福地,社会也一向安定,不像一些地方频遭灾难,寺庙毁尽。所以像南山寺大雄宝殿这样历经风雨能保存下来,实属不易,虽然它与“至高等级的屋顶样式”在外表上还有距离。
    如今在南山寺,眼见为实的是大雄宝殿,即2014年更名的圆通宝殿。《泰州名胜古迹》从古代殿宇的专业角度作了介绍:大雄宝殿为庑殿重檐,楠木金柱,内外柱等高,脊桁下用叉手,沿袭元代以前建筑手法,斗拱为明式做法,天花上用草栿作,梁枋上彩绘二龙戏珠和唐三藏师徒西天取经,以及多种动、植物图案。殿面阔五间,进深六间,筒瓦、瓦头和滴水为龙凤图案。殿体大抵属明代中期的建筑风格,屋面则继承了唐代的建筑手法。至今翘角飞檐,巍然屹立。
    南山兴旺在名僧
    筚路蓝缕,方启山林。代代僧人为南山寺“施功不易”,香火兴旺了,他们却已“隐身埋名”:唐代僧人铁心坚,北宋僧人觉如,南宋僧人绍信、觉妙、图珍、惠文,元代僧人主僖,明代僧人真澄、盛芳、方志,清僧灼初、定禅、明魁、法正……他们的生平,有详细记载者寥寥。
    方志,字观如,明代泰州裴庄人。幼年于天竺大讲寺出家,拜远清和尚为师,游历名山大刹,宣扬佛旨。明崇祯四年(1631)应邀返乡后倾心寺宇修葺:重建光孝寺;修葺报国庵并更名为西山报国禅寺;修建南山教寺浮图塔;著有《法华宗旨品节偈》。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以军功调任泰州营游击的赓音泰,在其《清南山寺碑记》中写到了定禅。浙西名宿定禅,字果澄,游历甚广,晓兵事、熟海防,精武术、通卜筮。道光初年从扬州高旻寺转赴泰州,为庆云庵住持,先后助修南山寺、迎春桥、靖海楼、文昌阁,捐田亩给学政试院。
    定禅之修南山寺,乃因“前住持不肖,毁弃庙产,州人逐之,遂为废寺”,修葺过后,定禅又以私金“代赎寺田七十余亩”。年逾九旬时定禅圆寂。
    法正是南山寺第九代方丈。大初法师曾介绍说,清咸丰六年(1856)八月,法正出生于江都,后在南山寺下院浦头广福庵出家,转赴南山寺。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法正随住持明魁募修寺塔,不久又和徒僧再次募金在塔下“增筑围墙、塑佛像”。法正是一位众僧拥戴的名僧,邑人王宗炎所撰《重修广福庵碑记》中,亦载“清光绪中叶海陵南山寺僧法正出私金重修广福庵”之事。
    抗战初期的一天,法正法师在南山寺僧早课的诵经声中无疾坐化,时驻扎泰州的李明扬、李长江莅临悼念。
    指日可待见南山
    道光邑人王广业诗云:“南山寺里木鱼幽,一线江潮入泮流。夜半月明疑日出,栖鸦飞上海阳楼。”有关南山寺的咏颂文字还有不少,它们作为南山寺佛教文化的衍生,既在追怀前世,也在催产今生。
    2011年6月,泰州启动南山寺的全面复建工作。2013年8月,南山寺复建之首期工程开工。大初法师介绍说,这次的工程将在一条中轴线上依次建成牌楼、天王殿、大雄宝殿和藏经楼,原大雄宝殿更名为圆通宝殿,在新大雄宝殿和藏经楼之间。这些区域主要承担礼佛、修行弘法、禅修等功能。
    圆通宝殿内现已供奉千手观音菩萨像,84尊观音菩萨“大悲像”亦已分立东西两壁。
    新大雄宝殿前方的两侧,将东建钟楼、西建鼓楼——东钟西鼓乃大型寺院的象征。届时,泰州古城的安静祥和将在南山寺每天的晨钟暮鼓里悄然回响。
    寺内东南角将复建文峰塔,以再现“凤池笔颖”,并形成佛教文化展示中心——“中心”的“佛光大道”,将展示海内外108位高僧大德的手印和签名铜模。
    同时,寺内还将建造江苏名僧纪念馆,以实物及图文形式展示江苏已故名僧的功德,一批从泰州走出去的名僧,以及曾在泰州弘扬佛法的名僧将是展示的重点。塔园的建造也在规划中,新近发现的明魁、明慧等老和尚的灵塔现已移至寺内。
    此外,寺内的厢房禅堂也在建设中。“云窗禅榻静,松影佛堂虚。”默读古南山寺内多副楹联中的一副,寺院的高雅文化品位便油然而生,可见静虚之地的重现是多么的值得期待。
    南山寺成为泰州佛教文化的中心并不是幻想,南山寺的未来必然是朝圣者、禅修者的心灵之所。
    泰州南山寺事略
    唐乾符三年(876),铁心坚禅师创建寺院,僖宗赐额“护国寺”。
    北宋治平元年(1064),更名“资福禅院”。政和七年(1117),徽宗好道,寺改道观,名“神霄玉清万寿宫”。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兵侵占本邑后来寺,僧觉如手捧《金刚经》去见,金兵受其感化,罗拜离去。
    南宋建炎元年(1127),复为僧庙,仍名“资福禅寺”。淳熙十年(1183),寺毁。绍熙年间(1190-1194),由僧绍信、觉妙重建。嘉定年间(1208-1224),经上奏,僧图珍、惠文在寺内立戒坛。
    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僧主僖重建寺庙。
    明吴元年(1367),经历重修。明洪武十五年(1382),为“祝圣道场”,设佛教管理机构僧正司。天顺七年(1463),修缮大殿。殿脊檩木枋今存“大明天顺癸未冬拾壹月吉旦”墨书题记。嘉靖三十年(1551),僧真澄募资修缮,知州冯良亨等立李鹏撰文的《重修南山寺记》碑。嘉靖末年,僧官盛芳于毁弃之宋南山寺塔(文峰塔)址掘地取砖,在方孔中得金佛。万历四十八年(1620),州守韦宗孔命僧官寻觅塔基,重建寺塔。崇祯五年(1632),僧方志再次重建寺塔。崇祯《泰州志》收入“南山教寺”、“南山寺塔”条。
    清康熙(1662-1722)末年,灼初律师改为律宗道场。清道光十五年(1835),任钰、夏荃等人以“为邑增一古迹”之由,将城南石氏住宅中石赑屃移至寺露台东侧古银杏下。道光二十三年(1843),僧定禅筹资修缮殿宇。光绪十二年(1886),仪征郑节妇借居寺塔,遗火至塔毁。光绪二十五年(1899),住持僧明魁率徒法正募修寺塔,光绪二十八年(1902)开工,翌年竣工,名士陈文铎撰《南山寺塔记》。
    民国七年(1918),寺塔遭雷击受损,高子愚偕邑人修葺。民国十五年(1926),邑人王海铸游寺并撰记。民国《续纂泰州志》、《民国泰县志稿》收入相关词条。
    1957年,大雄宝殿被列为省文物保护单位。省文管会和南京博物院多次来人考察。1958年,在寺内建水泥制品厂,殿宇等被逐步拆除。1968年,寺塔拆除,塔下出土隋代三系盘口罐等文物,塔基处建水泥制品厂仓库。2003年至2004年,修缮大雄宝殿。2009年,古建专家罗哲文察看大雄宝殿。
    2011年,南山寺复建工作启动。经台湾了中法师联系,斯里兰卡僧王乌度嘎玛来寺,奉赠原藏斯里兰卡玛希扬格纳寺庙的释迦牟尼真身舍利。2012年,被省宗教事务局批准为对外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大初法师出任住持。香港居士捐建寺塔和大雄殿宝佛像等。市民捐赠明末清初“南山律寺”铁质香炉。台湾星云法师为寺题写“祥泰之州,佛光普照”。
    2013年,复建之首期工程开工。 2014年,大雄宝殿更名圆通宝殿并上匾,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省佛教协会会长心澄法师题写匾额。历时两年制作完成的84尊观音菩萨“大悲像”壁立于大殿东西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