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木塔晴霞 失落的昭阳十景之一
新闻来源:时间:2015-03-29 20:24:2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曾有四宝“无钉木塔、古黄梅、枯枝牡丹、古紫荆”
始建于唐代的兴化木塔寺,因塔成名,传承千年

木塔晴霞 失落的昭阳十景之一
严勇
 

木塔寺的新大雄宝殿
 
    据《方舆纪要》载,原兴化县境本为海陵县的一部分。五代十国时期,自海陵县划出北乡部分为招远场,后改为兴化县。作为繁荣富庶的海陵北乡,早在佛教大兴的唐朝时,古兴化地区就早已寺院林立,与海陵城内的梵钟声声遥相呼应了。 
    “无塔不成寺”,佛塔是寺院必不可少的建筑。“木塔晴霞”曾是兴化昭阳十大古景之一。古景中的木塔,指的是原位于兴化唐子木塔寺佛殿内中那座神秘的木塔。
    据史籍记载,唐穆宗长庆年间(821-824年),海陵籍高僧德信大师慕名云游到此,当他看到风水极佳、市井繁华的唐子镇,就决定“驻锡梵修”,将此处一座原建于唐开元年间(713-741年)的庙宇进行改建,这便有了后来的千年古刹——木塔寺。
    神秘古木塔 
    用名贵“紫荆美质”雕成

    兴化唐子即今天的兴化市昌荣镇,因革命烈士严昌荣同志1943年牺牲于此而得名。而在之前,昌荣镇还有一个更加久远的名字——唐子。
    唐子就是“大唐子民”的意思。据说,唐朝时唐王李世民曾来此巡查海防,得知小镇上的百姓大多姓李,高兴地说:“你们与我同姓,是真正的大唐子民啊。”后来,人们就把此地取名唐子。唐子镇东有“马场基”,南有“草里村”,据说是唐军养马、囤积粮草的地方。东面戴窑镇有“护驾垛”,南面戴南镇有“护国禅寺”,传说都与李世民有关。
    史载,唐长庆年间,德信大师云游到此后将一座旧庙进行了改建。唐子古木塔,就是当年巧木匠出身的德信大师在奉旨敕建寺庙时,选用名贵的紫荆树的木料雕刻而成。
    木塔,顾名思义,是一种木质结构的塔,其直柱、横梁、斗拱、檩条、椽子全靠榫卯结构连接,纵横交错,相互拉结,浑然一体,这种木塔式建筑风格肇始于南北朝时期。
    “紫荆美质”的唐子古木塔,是当地人心中的一座神秘古塔。史载该古木塔直径约2米,高6米多,呈六角形,分7层,每层各边嵌有佛龛一只,内供佛像一尊。整座塔总共嵌有42只佛龛,供奉着42尊神情各异的佛像。梁、坊、斗、拱全都是榫卯结构,没有用一根铁钉。现今安徽九华山寺庙大殿内还有类似结构的木塔。
    该古木塔原先建于大雄宝殿之内,玲珑而精美,其作用相当于佛龛。木塔同时采用佛教七宝装饰,所谓七宝,是指金、银、琥珀、珊瑚、砗磲、琉璃、玉髓7种名贵材质。佛教云:“得三宝而国泰,得七宝而民安”。木塔的七宝装饰不仅蕴含着特别的寓意,而且更使宝塔庄重华丽,后人有诗赞美说:“木刻浮屠七宝装,玲珑遗物称名胜”。
    据说,每当太阳初升或余霞满天时,古木塔顶部的一颗金色宝珠便会发出霞光万道,与大雄宝殿屋脊正中央的宝镜,相映成辉,形成一道五光十色的彩虹,异常美丽。人们因此称之为“神塔”,而它所呈现出来的景象,亦被后人命名为“木塔晴霞”,成为该寺镇山之宝。
    纵观中国木塔历史,唐子古木塔比北周时建立的张掖木塔晚近300年,比西安木塔晚近220年,比“世界三大奇塔”之一的应县木塔早230多年,应是当时大唐朝为数不多的木塔之一。
    千百年来,这座木塔寺几度兴废,矗立在佛殿内的木塔也屡废屡建。清咸丰年间,塔废不存。


木塔寺内的新木塔

 
    民国时期,木塔寺住持璧成和尚在佛殿外又重建了一座木塔,后因木塔经不起风吹雨打,就在塔外砌起一座十多米高的砖塔来保护它。香客们可通过砖塔内的台阶到达塔顶。站于塔顶,四处眺望,满眼绿色,既有“碧色连天”之意,又有“云霞浮沉”之境,美不胜收。
    让人非常惋惜的是,抗战时,这座刚建成不久的木塔又被拆毁。从此,“木塔晴霞”成为了遥远的传说。
    此后,人们一直都梦想着重建木塔。2002年,木塔寺村村民卞彩珠等人发起筹建新塔工作。2004年,在旧址之上,一座崭新的木塔建成。这座新塔塔高13米多,纤细瘦长,风姿独具,成为水乡平原上一道新的风景线。
    据木塔寺现任住持慧净介绍,未来这里还将重建一座23米高的宝塔,宝塔顶端用木头雕刻一座2米高的小木塔,形成塔中塔的格局,使木塔寺真正成为以塔闻名天下的古刹。
    古寺屡废屡建
    曾是江北最大寺庙之一
    木塔寺因木塔而远近闻名,寺名也由此而来。
    因塔得名的木塔寺,史料清晰记载着其始建于唐长庆年间,距今已近一千两百年历史。那时正是唐代藩镇割据的混乱时期,人们因战乱无助,转而求助于佛,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佛教继南北朝后的再度兴盛。唐穆宗本人好佛,曾用重金修整装饰长安城内的安国、慈恩等寺院,还特邀吐蕃使者前往观看。兴化唐子木塔寺就是这一特定历史时期下的产物。
    兴化木塔寺是得到唐穆宗恩准而敕建的一座规模宏大的佛寺,占地面积近百亩,其楼宇殿阁错落有致,古树名木环绕其间。现今寺内还保存着一块长200厘米、宽50厘米、厚16厘米的“敕建木塔禅寺”匾额,成为该寺沧桑历史的佐证。


古木塔寺残缺的白矾石匾额

 
    唐代的木塔古寺由山门、东西配殿、地藏殿、天王殿、大雄宝殿、东客堂、西祖堂、法堂楼、戒堂楼、斋堂楼、木塔及护塔楼等建筑组成。寺外四面环水,须乘舟方可抵达;寺内草木蓊郁,寂静悄然。远远望去,重檐叠阁,在雾霭中隐隐约约,宛若置身仙境。
    宋元两代,木塔寺屡遭废毁,又屡得重建。
    明洪武年间,古木塔寺曾大修过一次。明英宗时,“五朝元老”高谷致仕归乡,亦慕名前来,兴之所至,即兴赋诗一首:“晴霞五色照林扉,高映浮屠烂有辉。欲海已随红日上,排空更着彩云飞……”。木塔寺的奇异美景给高谷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其点数昭阳美景时,将之列为昭阳十景之一,题为“木塔晴霞”。
    为能够再次欣赏“木塔晴霞”的美景,历代兴化乡贤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明万历九年(1581年),兴化知县凌登瀛面对被毁后的木塔遗址,发出了“木塔今安在,霞光宛如昨”的感叹,遂召集地方有识之士集资,对木塔及寺庙进行了恢复和整修。并将“木塔晴霞”列为“昭阳十二景”之一。不久,大学士李春芳与其弟李齐芳又一起出资对木塔进行了大修。
    《(咸丰)兴化县志》载:“木塔寺,县东六十里。唐长庆中,僧德信建,年久塔废。”1899年,住持璧成大师斥巨资对木塔寺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修建。扩建后的木塔寺有高大的“玉舍楼阁”,东可远眺大海之壮丽,西可赏得胜湖之秀美。
    1927年,木塔寺发展到极盛时期,恢复了绝大多数被毁坏的建筑,成为当时江北最大的寺庙之一。木塔寺自此“规模完毕,遂改丛林”,位列兴化十三丛林之一,享有“苏北第一名刹”的美誉。 
    令人遗憾的是,重建不到50年的木塔寺与木塔一同被毁于1943年的战火,只剩下几处石质门当,孤零零的舔舐着历史创伤。如今,木塔寺重建工作又一次启动,大雄宝殿已在古寺原址竣工。不久的将来,一座新木塔寺又将重现在世人眼中。
    四件镇山之宝
    千年历史的见证者
    木塔寺有四件镇山之宝,除“木塔晴霞”外,还有三件少有人知,它们分别是:古黄梅树、枯枝牡丹、古紫荆树。


被历代文人争相吟诵的古黄梅树

 
    在历代吟咏木塔寺的诗中,以清代诗人王贵一《木塔寺》写得最好,“舍舟遵陆跋荒丛,古寺萧条入望中。双树百年来法雨,断桥斜日挂晴虹。天惊鹏运摇空阔,湖起龙蟋拥大雄。向夕登楼探海气,苍茫万里迅飘风。” 诗中提到的“双树”指的就是两株黄梅古树。
    可别小看了这两株古黄梅树,它们都已拥有千年的历史。据说在建寺之初,“木塔寺殿村皆紫荆美才也,贾人以木筏载黄梅一株,树之殿旁,殿成而梅日盛”。不久,古黄梅树又分出一株,被移植到佛殿另一侧,成为姊妹双树,当地人亲切地称之为“大小姐”和“二小姐”。
    传说,这两株古黄梅树还有一个奇异功能:“能预知庄稼年成好坏”。咸丰《兴化县志》载:“(木塔)寺有梅,人以花盛衰,占年丰歉。”还有书籍记载更为传神,说东面的黄梅树花儿开得盛,上河地区就丰收;西面的开得盛,下河地区就丰收。“多次验证,皆准确无误”。
    正因黄梅古树这些动人的故事,历代文人墨客前来瞻仰、题诗题词者,络绎不绝。明末清初,邑人任宗儒在《游木塔寺》中赞美道:“最爱寺中黄梅花,花开预卜验年华。傲骨殊枝殊色相,三冬依旧发奇葩。”村中卞氏后人卞真我更是用他朴素的语言道出了对黄梅树的喜爱:“千年古树最堪夸,腊月枯枝发奇葩。贵在预卜年丰歉,农人尊称为神花。”
    在抗战时期,两株古黄梅树没能躲过战火,从此枯萎不再开花。但令人惊讶的是,西侧的一株黄梅古树竟在枯萎60年后奇迹般苏醒,这让当地村民兴奋不已。正如在大殿左前的偏门上刻着“江北第一梅,省中无两棵”的对联,千年古黄梅不仅成为当地人心中的神树,更成为木塔寺活的历史见证。
    木塔寺的第三宝为“枯枝牡丹”。牡丹自古为百花之王,被人誉为“天然国色美无双”。“枯枝牡丹”更是牡丹中的神品,关于它的由来还流传着一个故事。
    相传,元朝末年,吴王张士诚的部将卞元亨兵败隐退盐城便仓镇时,马鞭不小心丢失途中,突然一只梅花鹿嘴里衔着一枝枯枝,跪倒在马前,他就拿这枯枝当作马鞭策马而归,到自家院中将枯枝插于地上竟然成活为一株牡丹,卞元亨不禁暗暗称奇,给它取名“枯枝牡丹”。
    据说,这株“枯枝牡丹”不但应历法、知花信,而且还通人性。卞元亨后来在山东永王军中任职,因作文祭祀永王被人陷害,发配辽东。这期间,“枯枝牡丹”竟然没有开花。及至赦归,满园重放异彩。他感慨万千赋诗曰:“牡丹原是亲手栽,十度春风九不开。多少繁花零落尽,一枝犹待主人来。”
    “枯枝牡丹”被卞氏族人称为传家宝。后来,卞氏族人移居唐 子镇时,将“枯枝牡丹”移栽至木塔寺,成为木塔寺四宝之一。
    木塔寺的第四宝为古紫荆树。唐代初建寺庙时,曾用寺庙内外盛产的紫荆树作为造木塔的原料。现今大殿后门的两棵紫荆树据说为璧成大师在民国时亲手所栽,它们的神奇之处是未展绿枝而花先开。如今,两棵紫荆虽然疏朗纤瘦,仍不失风韵绰绰。每当风过庭前,枝叶轻摇,自有一种出世的自在。
    木塔寺村民
    先祖皆为英雄豪杰
    木塔寺虽经兵火频仍、屡圮屡建,香火却一直延年不辍。古刹四周,从元末明初起就住着卞、董、杨、张四姓人家,最后逐渐形成一座自然村落,并以木塔为名取名为木塔村。村中至今还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卞半庄、董三巷,杨姓西北角,张姓坐一桌”,足见四大姓氏在这个村落的地位。
    其中,卞氏先祖即为元末明初的吴王张士诚的部将卞元亨。相传,卞元亨是施耐庵表弟,早年中过武举,又曾一脚踢死过一只老虎,被施耐庵当成现实版的武松写进了《水浒传》。明永乐元年被赦免归乡,自称东溟叟。杨氏先祖为隋朝权臣、诗人杨素的家将,兵败扬州,落草海边。张氏先祖则是张士诚的旧部下,早年随张士诚起义,被朱元璋打败后避祸乡里。董氏先祖也是因为打家劫舍后才隐居这里。
    这四位经历过生死劫难的英雄豪杰最后都选择在这里度过余生。古寺的钟声缓缓戚戚而来,遁世之人在菩提树下静心修禅。或许,一开始他们并不能适应这样的生活,然而,慢慢地,经过岁月的沉淀,他们发现人生可以有另一种生活方式。那就是每天平平淡淡,守着落日的余晖,喝上一杯老烧酒,醉倒在河边的小舟上,聆听那佛音梵唱,体会一种超然出尘的感觉和幽情。


咸丰《兴化县志》关于木塔寺的记载

 
    四姓后代围寺而居,村落和寺院相互共存,不断发展,最后才有了今天历史底蕴深厚的木塔寺村,并留下许多文物遗迹。灿烂悠久的佛寺文化,加速了这一地区的发展和村落的形成。古寺古村存续至今,默默承受着自然和人为的磨砺,饱经沧桑。
    如今,木塔寺村民恪守古训,淡泊恬静,对生命与价值有着自己独特的解读。木塔寺不仅是村民的精神家园,更是昌荣镇千年历史文化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