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寻访古幽 > 正文
东山古寺今何在?
新闻来源:时间:2015-03-13 17:29:1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始建于唐大中年间的千年古刹
东山古寺今何在?
沈祺
 

清代《泰州志》上关于东山寺的记载
 
    泰州有名的古东山寺,位于今海陵区东郊鲍坝村,古寺屋的大部分是在1978年被拆除的,当时泰州市人民武装部征用这里,建起了库房。如今随着鲍坝村的开发建设,古东山寺影迹已无可寻觅,只留一座新建不久的小佛龛。
    清朝邑人夏荃(1793-1842)在其《退庵笔记》中写道:“邑有南山、北山、东山、西山四寺,基址广袤,殿宇宏整,以北山为最,南山、西山次之,东山极湫隘。”
    湫隘者,低洼狭小也。“极湫隘”,这是夏荃的观感,好像这里是个不起眼的地方。或许这只是夏荃的一个错觉。
    在东山寺东面不远处,大约200米的地方,有个当时夏荃不可能知道的秘密,明朝正三品的高官徐蕃(1463-1530),就深葬在了这块好地方,而且这里就是东山寺的唐代原址。
    也是靠近这里,如今梅兰芳纪念馆建在了凤凰墩。1956年,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1894-1961)返乡祭祖演出之余,也到了夏荃曾经到过的东山寺,只不过东山寺这时已经是鲍家坝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办公场所,梅兰芳在合作社里看望了农民。
    东山寺周边的这大片沃土,应该都属于旧时人们眼里所谓的风水宝地。寸土寸金让今日鲍坝成了都市里的村庄,鲍坝的名声,自然也远离了当年仅靠盛产香瓜儿博取声誉的时代。
    东山寺是个好地方
    夏荃《退庵笔记》中有一则专写了东山寺:“出东门过迎春桥里许,有东山寺,旧名东山常乐教寺,唐大中年建。”夏荃写的是早已移址重建的东山寺。
    邑人习月在上世纪80年代也有《东山寺》一文:东山寺,旧名“东山长乐教寺”,又叫“东明寺”、“东禅寺”,始建于唐朝大中年间(847-859)。寺址原本在海陵东门外迎春桥东北的土山庄(今东郊乡鲍坝村)徐家山子处,即现今华辰尊园住宅小区地段。
    习月所说的这一“寺址”,才是最初时的东山寺。东山寺从唐朝经历了六百几十个春秋,到了明朝,在明嘉靖年间(1522-1566)有了一次特殊的变化,是有人看中了“寺址”:
    邑人保定知府徐嵩、南京都察院照磨徐岱兄弟,认为寺址的风水甚好,遂以十万钱买下了这块风水宝地,以为他们父母的墓地。
    三百多年后的1981年,鲍坝农民在这里建房挖地基时发现一座古墓,墓主为徐蕃夫妇,可见这便是徐嵩、徐岱兄弟为父母建造的合葬墓,造墓时间为嘉靖十二年(1533)。
    墓葬完好,所以大量丝织品出土后,被冠以“大明衣冠”,成了泰州文物里的珍藏。
    徐蕃生前官至工部右侍郎,是明朝正三品的高官,他们夫妇这一对不腐古尸也是稀罕的,之后历经国内巡展,如今陈列在泰州市博物馆新馆。
    这是东山寺历史上一段可堪寻味的插曲,东山寺魅力可见一斑:没有东山寺,恐怕就没有了二徐兄弟的“眼光”,泰州“大明衣冠”的珍藏也定然失却了宝贵的一部分。
    东山寺的僧人拿着十万钱,另择宝地,将东山寺新建到了原寺南面约200米处,也就是如今老街东北角不远处的梅苑小区。
    从民国开始,这座明代移建过来的古寺便命运坎坷多舛:国民党部队先是拆掉东边的一进4间厢房,后又将东边中间的一进厢房挪建到寺内南侧。新中国成立后,东山寺曾一度被作为地委党校,当时庙内塑像、铜钟等被移到附近寺庙,后被陆续毁失。上世纪50年代,党校搬迁扬州后,寺庙交给鲍家坝农业生产合作社使用,后作为泰东公社的办公场所。泰东公社迁至斜桥后,寺庙改作“6540”部队防化连的弹药仓库。部队仓库搬走后,寺庙移交给人武部管理。上世纪90年代,寺庙所在地被开发成梅苑小区。至此,东山寺消失在人们视野中。
    1956年,梅兰芳受邀作返乡祭祖演出,当时参与活动的邑人黄玉等,跟踪拍摄了梅兰芳在家乡的一系列照片,其中有数幅便是梅兰芳在合作社慰问的情景。由这些照片,尚可一窥东山寺某座殿宇的宽敞。


梅兰芳(前排右三)在东山寺山门前与农民合影

 
    寺因崇祀张王而名
    习月在《东山寺》中说,东山寺原有殿宇和寮屋、庑厢33间,寺前西南角早先有口水井,名“廉贞”,传为泰州古迹“七星井”之一,几十年前东山寺原住持天缘和尚还能指出井址所在。
    东山寺主体建筑有山门殿、大雄宝殿和张王殿,规模虽不是很大,却也远近闻名。习月归纳了东山寺有名的三个原因:
    一是因历史悠久而出名。从唐代建寺以来,已历千年;二是因州官每年来寺而出名:“岁时有司迎春东郊,必莅焉。”先农坛离此寺不远,过去每年立春前一天,州官到先农坛行迎春仪式后,必来此寺休憩,然后打道还衙;三是因寺有张王像和迎张王会而出名。寺内张王殿供有张王像,清初每年在张王过生日时,要抬起张王像举办迎张王会。
    东山寺在泰州及周边地区就这么为人所熟知了,文化人自也是身临其境,一抒心中情怀。
    “城东东山寺,栋守埋榛荆。中设张王像,须眉飒有灵。生长白驹场,里居近吴陵。银铠十条龙,雄踞姑苏城。独念汤沐邑,厚爱不加兵。是知豪杰流,刻意讲人情。奈何今士夫,矫此以沽名。居高妄自大,遇事辄相倾。藐尔张九四,桑梓推至诚。遗像亦土偶,人梦托村氓。魂魄恋故乡,即此见生平。我昔曾瞻拜,搴帷拂尘缨。西风蔡叶黄,怀古为沾襟。英雄有至性,成败休妄评。”这是清朝邑人诗家朱宝善(1820-1889)所撰诗歌《东山寺》。
    朱宝善诗里写“张王”,即张士诚。清朝邑人诗家宫鸿历也有《张王庙》诗云:“齐人一炬卷秋蓬,力尽依然盖世雄。自是金陵多王气,非关黄叶怕西风。龙衣御酒浑闲事,麋鹿荒台只故宫。富贵应知生处乐,如今故绛是新丰。”
    朱宝善、宫鸿历诗中用了不少如今看来生僻的词句,如果对张士诚生平有了解,读来可能并不困难。
    张士诚是元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时为泰州白驹场(今大丰)人。元朝至正十三年(1353),张士诚率诸弟及盐民18人起义,攻取泰州,随后攻取兴化、高邮等地,次年在高邮称“诚王”,国号“周”,建元“天佑”,后又渡江攻下常熟、湖州、松江、常州等地。至正十六年(1356)定都平江(今苏州),至正二十三年(1363)称“吴王”。至正二十七年(1367)朱元璋军队攻破平江,张士诚被俘,至金陵(今南京)后自缢而死。
    习月还在文中介绍了张士诚在泰州的情况:元王朝统治下的泰州,和全国各地一样,老百姓遭受到残酷的压迫和剥削。张士诚的起义军进入泰州城以后,对地方秋毫无犯,老百姓得见天日,对张十分感激和敬爱。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朱元璋军队打进泰州城后,把当时最富庶的城南地区、最热闹的东西门大街烧得一干二净,老百姓非常痛心,因此对张士诚就更加怀念和尊敬了。
    但在当时,泰州百姓是难以公开纪念张士诚的。东山寺有张王像和张王殿,至少也要到明王朝灭亡以后。夏荃在《退庵笔记》曾述及此事并作推测:
    殿东庑坏屋三楹,中供张王像,龙目海口,英姿飒爽,洵偏霸之主。王衣龙衣,戴乌巾,腰玉履靴,右手执扇。旁列二侍者捧印敕。观其服色仪制,疑所塑乃太尉像(至正十八年元月封王为太尉),非王者像也。前列小竹香案,香火久绝,衣履尘积。像后为砖台二层,前一层差卑,上供王金身像,面目躯干与龙衣像无异。
    读张海房太史所撰《吴王传》,称:“明亡,邑有客姑苏者,王示梦曰:‘我思返故乡。’客求得其像,载以归,奉于州之八蜡庙。庙在南门外四里,山川坛在其南。万历间,州守崔国裕建。”庚寅秋,偕张式南、储价人(镇藩)过庙访王像,亡有。疑王像初奉八蜡庙,后移于东山寺欤?
    张海房即邑人张符骧(字良御,号海房),为清朝康熙六十年(1721)进士;八蜡庙故址后为城南宝带桥小学。照夏荃所述推断,则东山寺有张王像和张王殿的时间,当是在康熙朝之后。
    习月解释了《退庵笔记》中所说东山寺张王殿两尊张王像的用处:前一尊龙目海口,头戴乌巾,身服龙衣,腰系玉带,脚着靴履,手执纸扇,雄姿轩昂,此像在迎张王会时用,称作“行坛”;后一尊在砖台上,为金身像,容貌和前一尊相同,称作“住坛”。
    张士诚在泰州的影响比较广泛,除了以上引述之外,尚有清朝邑人诗家康发祥、陈祖培等记叙了有关张士诚在泰州的轶事。
    旧址新庙皆名“东山寺”
    又是一年正月十五,在泰州老街东北角不远处的梅苑小区围墙外,有一处不显眼的小庙,但前来烧香的鲍坝百姓却络绎不绝。


村民在明代古东山寺旧址上建起了小庙

 
    这里是泰州古东山寺的旧址所在。几年前,鲍坝村民自发在古寺原址、现梅苑小区围墙上破墙建起了一座袖珍型寺庙,庙前安放着一尊不锈钢香炉,香炉上刻有“古东山寺”字样。与其说是小庙,倒很是像嵌在围墙上的一座佛龛。
    为守住东山寺在鲍坝的历史之根,当年有细心村民还把古寺山门上的石匾保留了下来。如今,这块刻有“古东山寺”字样的白矾石石匾被砌在小庙的墙内。
    一份1949年泰州解放前寺庙调查表显示,新中国成立前的东山寺原有正屋27间,是当时泰州城内正屋留存建筑面积第三大庙。仅次于北山寺和西山寺,比光孝寺的正屋还多出7间。
    鲍坝村民刘云淦今年89岁,从小就生活在古东山寺旁。对古寺解放前后历经的沧桑变故,他如数家珍:早先的东山寺规模很大,寺庙中轴线上共有大殿两进。两处大天井,东西各有厢房三排,共有数十间房屋。进门的佛殿内供着弥勒佛,最后一进大殿内供着三尊菩萨,两侧有十八罗汉塑像。大殿内有一口大铜钟、西墙上嵌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文字记录着有庙产若干。上世纪60年代去世的寺庙当家青林(音)和尚,就住在寺内西北角的朝南厢房内。青林老和尚在潜心修佛的同时,还擅长用中药治疗喉咙疑难杂症,在泰州城非常有名。继青林之后,引珠(音)、福真(音)、天缘陆续在寺内当家,直至“文革”期间,寺内僧人逐渐弃寺离去。
    今年70多岁的翟德寿自幼出生在鲍坝,在他早年的记忆里,对里面供奉的张王菩萨最感神秘:“在东山寺的东北角有一处张王殿,供奉的是吴王张士诚。在没有人靠近的情况下,张士诚塑像是身披战袍端坐在椅上。一旦有人走进阴森森的大殿,无意中踏到菩萨前的木板台阶,‘咔哒’一声,原先坐着的张士诚像会猛然站起来,吓得人魂飞魄散。那时,人们不懂医疗科技,有人‘打摆子’,就被送到这里吓一吓,传说有人确实吓出一身汗,过会儿就好了。”
    站在千年古东山寺遗址上,端详着嵌在围墙上的小庙,眼中香烟缭绕,让人浮想联翩,仿佛回到大唐的鼎盛之时,海陵城外东山寺的声声梵钟响彻在东城河畔。


新东山寺

 
    岁月沧桑,风云莫测。古东山寺遗址上现已高楼林立,要在遗址处大规模恢复已非常困难。为此,有关部门选择了曾是东山寺下院的茶庵庙,将其更名为东山寺。新东山寺位于旧328国道茶庵桥西北侧、京泰路街道周桥村,庙内现设有大雄宝殿、观音殿等,占地4000多平方米。传说,茶庵庙原名元庵庙,庙东有座桥,庙前大路是泰州通往姜堰、海安必经之路。庙旁曾设三间茶亭(相似驿站)专事施茶。久而久之,庵名被喊成了茶庵,桥也更名为茶庵桥。


南京栖霞寺方丈隆相为新东山寺题写的牌匾

 
    如今,新“东山寺”匾已由南京栖霞寺方丈隆相题写,寺内的居士楼已建成,山门正在重修。千年东山寺的历史也由此将翻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