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民俗旧事 > 正文
挂桨船
新闻来源:时间:2015-06-09 11:10:22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挂桨船
刘金祥
    
    里下河地区,水网密布,大河小沟纵横交错,历史上这里的人们出行交通及农业生产主要靠船。
    船,举凡利用水的浮力,依靠人力、风帆、发动机等动力,进行牵、拉、推、划或推动螺旋桨、高压喷嘴,使其能在水上移动的交通运输工具。据记载,早在石器时代就出现了最早的船——独木舟(把一根圆木中间挖空)。后来,出现了有桨和帆的船。
    船,大到航母、舰艇,小到皮划艇、放老鸦(鸦方言:a,鱼鹰)的,有史以来其种类、款式繁多,有以其质地命名的,如木质的为木船,水泥浇制的为水泥船,铁板制成的叫铁驳船;以其用途命名的,如不论是木船还是水泥船、铁驳船,用来娶亲的叫轿船,用来罱泥的、装泥的叫泥船,用来打鱼的叫渔船,用来住人的叫住家船;以人力、动力使其移动的,命名则与质地、用途无关。如以人力用竹篙撑的船叫撑船,以篷帆借助风力前行的叫帆船,等等。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种新型的水上交通工具诞生了,将桨叶与机械动力通过一种传动装置“挂”在船艄后方,能前进、能倒退,速度可自动调节,水乡农民给它起了个亲切的名字——挂桨船。
    挂,字面解释为挂起、悬着;桨,则为划船用具,多为木制,上半圆柱形,下半扁平而略宽,历史上由人力划动使船移动。后机械工业的发展,技术人员以“桨叶”为基础原理,在动力设计上将木制改为铁制,将“三张叶片”进行组合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螺旋桨,其行驶速度与使用寿命大为增强。
    挂桨船的装置有点像轮船的设计,只是轮船方向盘在前舱,而它的舵手仍在后艄,与汽车比有相同的一面,即有前进挡,也有倒挡,行驶速度由档位和机器马力大小控制;不同的是,没有制动装置,要“刹船”依靠倒挡调节。
    挂桨船利用的是机器带动螺旋桨原理,最初为东风——12型柴油机用三角带直接带动挂桨机传动轮,挂桨机上有前进挡和倒退挡,“角铁”焊成的铁架固定在船体的船艄上,机器和挂桨就安装在铁架上,开动时“屁股”下埋,船头翘起,减少了水的阻力。由于挂桨机的“配置”高了,大大提高了安全性能和行驶速度。
    挂桨船的行驶速度与船只大小、机器马力、载物重量等有关。进入市场经济后,不少人离农从事运输业,从起初的5吨、10吨的“单机单挂”到换了几十吨、上百吨的大船(或铁驳船)的“双机双挂”(两台机器、两台挂桨机)甚至“三机三挂”,船大了也“抵抗”了“风浪”。
    当一个新生事物诞生时,人们容易忘掉的和永久记忆的是那些在新生事物诞生前曾经为人们生产生活带来难以磨灭的东西,这就是历史,永远割不断的历史!
    挂桨船也是这样。它要比冲水机风光时间长多了,而且至今在农村不少地方仍然“红”得很。
    农村人家娶亲嫁女,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坐轿子,六十年代两个人撑船,七十年代用冲水机。而自从有了挂桨船后,不仅娶亲嫁女用它,生产队卖粮、卖猪、人们砌房子装砖头、为土窑送“窑泥”,包括探亲、访友、做买卖、人百老归天后安葬等等,挂桨船成了人们不可或缺的运载工具,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越是配置高了,性能好了就越要严格遵守交通规则,时刻防范安全事故的发生。喝酒开船是事故发生的主导因素,再好的技能也难免不出事。仇师傅是开挂桨船的一把好手,开了十多年船从没有被擦碰过,而一次他酒后开船到镇上卖猪,再顺便购买些化肥农药回来,没想到,船开到半途,酒性发作,为避让前面即将撞来的船只,他一个急转弯,船在水上画了个圆,这360度使挂桨船在水面上打了个“滚”,船侧翻后猪在水里游,而他掉到河里,被正在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将头颅劈了两开,当场鲜血染红了河水。
    与如今开车一样的道理,开挂桨船至少有两点得高度重视:一是不能酒驾。酒驾、醉驾往往不是送自己的命就是危及他人生命;二是不能飚船。十次船祸九次快,还有一次还是快!一般河道包括再宽的河道都不是飚船的场所,切不可超速行驶,去拿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当儿戏。
    挂桨船反映了水乡人民自古以来水上行船竹篙撑、摇橹行的一个时代变迁与历史进步,现在很多农事作业及水上交通正被飞速崛起的公路建设、汽车制造和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建设所逐步取代。而在当年,挂桨船为农民的发家致富开出了一条“通达路”。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庄上人们连自行车都没见过,想不到如今汽车开到了家门口!进入庄上的有才桥和庄子中心河跨度30多米的长生桥就是两个老板个人出资为百姓做的善事,人们在传统的节假日、每到收种管及红白事,汽车“一脚干”(公路)开到自家门口,每到夜晚,几十盏路灯流光溢彩,把整个庄子照得通亮。
    人们清楚,人们更自豪,因为这路、这桥、这灯都是当年开着挂桨船外出打工的自建的,他们感谢党的富民政策,感谢挂桨船为他们开道,闯出了一条致富路!
    “要想养,买挂桨”。“9.25”《公开信》后,农村人由于受生育观、养儿防老积谷防饥、传宗接代等世俗观念的影响,以及农村社保机制尚未建立,外出躲养的、亦因计划外超生后受到处罚而“自逼”外出的,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东借西凑买条5吨水泥船,安上挂桨机,居家船上,四处漂泊,或做生意,或装窑泥(装泥土送砖瓦厂做砖坯),糊口谋生。而这些农民虽识字不多,但他们肯吃苦、能吃苦,为人憨厚善良,像多年关在笼子中的鸟儿,一下自由翱翔宽阔的天空,他们克服困难,砥砺奋进,懂得了怎么获取信息、抢抓机遇,知道了怎么经营、守法赚钱,学到了怎么交友、交什么样的朋友,经验日积月累,雪球越滚越大,当初开出去的是挂桨船,如今开回来的是奔驰、宝马,住的是别墅,还有不少人捐钱捐物,投资兴业,反哺家乡。
    八十年代初,农村由联产到劳到包干到户,种田方式在变,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变,挂桨船的作用也随之而变,成了“小贩子”们经营致富的好帮手。兴化人多,水域更多;兴化路多,河流更多。这河、这水、这船,为水乡农民开展农副产品水上交易提供了极大方便。
    包干到户让有经营意识的农民头脑活了起来,迎着车路河由西而东,一路顺水,七八十里的水路再也不那么遥远,过去撑船、摇橹需要几天时间,挂桨船只要两个多小时,时间缩短了,人们虽不在一个乡镇、村子,心里距离一下子也拉近了,早晨,西边农民装了一船芋头,开到东部刘家舍,或靠在场头,或靠在水码头,芋头换稻谷,个把小时完成交易,起早出来,带太阳回家,脸上充满了笑容,心里装满了愉悦。
    如今,包括农村人在内,多数人几乎不太愿意再去坐那当年一时威武、划破长水的挂桨机船了,而不能忘掉的恰恰是那个特别年代它对三农的历史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