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民俗旧事 > 正文
口岸缤纷的口头文学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10 18:03:08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口岸缤纷的口头文学
戚正欣
 
    口头文学是民间口口相传的文学作品。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口岸,流传着许多丰富多彩的口头文学,主要形式大体有童谣、号子、民间故事、“说鸽子”等。
    童谣。童谣是儿童们最早接触的口头文学,它在儿童们中间产生并流传,大多用方言传诵,说起来特别上口,让人听后感到无比亲切。 
    记得小时候的夏日夜晚,我躺在母亲怀里乘凉,仰望墨蓝的星空,看到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从身边流逝,十分好奇。便问母亲萤火虫为什么会发光,它飞来飞去吃什么,住在什么地方。母亲笑了笑,抚摸着我的额头,教给了我第一首童谣:“萤火虫,夜夜红,要吃黄瓜到瓜棚,瓜棚的黄瓜长又大,扯下一根回家家。”
    后来,母亲又教给我许多童谣,如“杨柳青,杨柳槐,杨柳的妈妈好扒牌,腰一叉,怀一解,两个孩儿来喝奶。” “凉月子粑粑,照见他家,他家有头骡子,吃了我家的豆子……”“哭宝(儿)精,上南京,南京有个和平军,吃鱼吃肉吃不够,打起仗来往后退。”
    这些童谣,有的益智娱乐、有的寓教于乐、有的配合形势,不少童谣至今记忆犹新。
    号子。号子是劳动人民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创作吟呼并直接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产物,号子的产生往往与集体劳动有关。人们在从事紧张的劳动时,非常需要精神的调剂,于是就应运而生了各种号子。有了号子,劳动者易于统一步调,激发热情,减缓疲劳,从而取得最佳劳动效果。
    旧时口岸因具有港口和木排优势,存在着大批产业工人,这些工人在繁重的劳动中产生了各种号子。如背船拉纤的船工号子、木排工人的水上号子和搬运工人的搬运号子。此外,在农业劳动中,还流行着车水号子、插秧号子和打粮号子等。
    这里介绍几首当年的船工号。号子之一:“嗨哟!号子一打望前方,哪怕风浪逞凶狂,日行千里不怕累,我行船的纤户斗志昂。一声号子一身胆,声声号子暖心间,一声号子一身汗,齐心合力拼命干。唉呦嗬,唉呦嗬!”
    号子之二:“妹撑竹篙哥摇橹,哥妹行船快如飞,两颗心儿紧相连,齐心合力向前走。”
    讲故事,就是通过口头讲述的方式向别人传达一个带有寓意的事件,它对于研究历史上文化的传播与分布具有很大作用,也是口头文学的重要一种。小时候,夏天乘凉和冬天坐在墙根下晒太阳时,儿童们都求着老人讲故事。所讲故事不是照搬一些旧小说,就是讲述流行于当地的奇闻轶事。
    比如讲述关帝庙门前红墙来历的故事。说从前关帝庙门前是大江的北岸,有一年,大江水下出了妖怪,不断摇着水下的“纺车”,江岸就不断坍塌,当地百姓十分恐慌。后来,张天师来到此处,画了一道符,派人下水与妖精厮杀,结果,杀得妖精的血溅到庙墙上,从此关帝庙门前的墙就成了红色。
    又比如讲述风姑娘、雨姑娘、雪姑娘回家祝寿的故事。说口岸东郊有座供奉元末农民起义领袖张士诚的张王庙,张士诚与朱元璋争天下失败,被朱元璋杀害后成了神,泰州人民怀念他,便建起了张王庙。张王的生日是农历二月初八,每到这时,张王的三个女儿风姑娘、雨姑娘、雪姑娘都要来为父亲祝寿,这时,口岸的天气便风雨雪交加,传说就是三个姑娘光临了。
    “说鸽子”是口岸口头文学的又一重要形式。所谓“说鸽子”,指的是瓦木工在建房时说的喜话。为图吉利,选梁柱要说,平磉、竖柱、贴福字、上梁等,每一个步骤都要说不同的吉利话,一栋房子从动工到竣工,一般有20个步骤,每个步骤,木工和瓦工都要按一定的腔调和节奏,高声诵说吉祥的话语。“说鸽子”虽也有一定的“脚本”,但多为现编现说,即兴发挥,只要语意吉祥,见什么说什么,脱口而出。
    “说鸽子”的习俗由来已久,据说源于古代建房时的“仪式歌”。在历代,建房都是一个家庭十分重大的事,房主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因此,在建房的各个程序中都有许多隆重的民俗仪式,每项仪式都有一定的歌词。后来仪式逐渐简化,仪式歌就逐步演变成今日的“说鸽子”。
    “鸽子书”一般为七字句,也有四言、五言或六言的,每句大体押韵。如竖柱时说:“手执银柱喜洋洋,立起金柱造华堂,此时立起擎天柱,幸福生活万年长。”
    口岸的口头文学十分丰富多彩,除上述诸形式外,还有唱道情、说书、春节期间的花船、花担演唱,唱麒麟、“串十字唱”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