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轶闻典故 > 正文
谭长林为李守维剃头
新闻来源:时间:2015-01-19 18:33:41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谭长林为李守维剃头
颜国强
 
    1939年,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因惧日寇避居兴化,他统辖的嫡系部队国军89军则驻扎在水荡纵横的沙沟。89军部设在镇北大士庵内,而军长李守维则和老婆马邦珍憩息在沙沟望族“赵大房”豪宅内。不知是李守维看到沙沟的军事地形好,还是他在“赵大房”内日子过得惬意,李军长竟想长期驻扎在此,并已在大士庵后面买好一块地皮,准备筹建军部。
    赵大房向西是“又新池”浴室,浴室旁有一谭记剃头店。开店的是谭长林和他父亲,谭家祖籍建湖益林谭家庄,上祖因家境贫穷到沙沟谋生已有六代。谭长林年方十七,十四岁随父学艺已有三个年头,眼下,他剃头技艺日趋娴熟,已能独当一面。这天,他正在收拾工具,门外进来89军的曹副官。自打89军来沙沟后,他的剃头店经常有操泗阳口音的军人光顾。什么曹副管、乔副官、姜参谋等等,他们没事时常来店内刮胡子掏耳朵,一来二去,这些军人都和谭长林熟悉了。
    那年代民间流传一语:“会说泗阳话,就把皮条挂。”说的是李守维和韩德勤同为泗阳人,李守维手下的参谋、副官、勤务兵等几乎清一色都是泗阳人。这刻,曹副官对谭长林说:“小谭,带上剃头家伙跟我走。”谭长林问做什么,曹副官说:“你甭问多少,跟我走就是了。”机灵的谭长林从曹副官的神色上猜到了几分,他想,十有八九是去为李军长剃头。
    果然不出所料,谭长林跟着曹副官走进了赵大房南正门,穿天井,过雕花门楼转身向西,再向北拐,就到了客厅。只见厅堂前架着挺轻机枪,大厅正门左右各站着一个双手荷枪实弹的警卫,谭长林刚一跨进门槛,两个警卫转身,四把盒子枪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他,谭长林第一次见这场面,顿时慌了神,脚下打晃,浑身直冒冷汗。乔副官见状,拍拍他肩膀,提醒他不要紧张,和他耳语:“你不要说话,只管剃好头。”
    这时候,一位身高马大,四方脸,满脸络腮胡子的军官从房间内走出来。由于多日未理发,胡子长得像个刺猬。他正是国民党陆军中将第89军军长李守维。
    谭长林向李守维鞠一躬,把剃头家伙在桌上一字摊开,他趁机四处一扫,只见厅房内早已一字摆放着五六个脸盆,脸盆的水全是用沙子过滤沉淀的,水清但有点像黄酒。谭长林替李守维围上围布,先给他洗头,洗一次,清两次。
    李守维的发型是高状平顶,谭长林小心翼翼,每剪一剪,每剃一下,心都提在手上,唯恐有闪失遭来横祸。最难办的是给李守维刮胡子,李守维的胡子长得像倒刺钢针,谭长林心生一计,每替他刮一下,就用热手巾把焐一下,这样做法既好刮,又使李守维感到很惬意。整个剃头过程中,李守维一言不发,直到剃完头解下围布,才说了一个字“好”。他要勤务兵给谭长林递上一块钱。临末,李守维问了一句,“会推拿吗?”谭长林心想,推拿这是我的拿手好戏,连忙回答“会”。于是他给李守维有板有眼地捶了一气,李守维浑身上下舒服极了,他又命勤务兵给了谭长林一块钱。
    在沙沟期间,谭长林先后给李守维剃头一次,刮胡子两次,推拿两次。
    由于韩德勤、李守维在武汉会战和徐州会战的外围战中积极抗日,苏北敌后的国军很快引起了日军的注意。日军闻知89军军长李守维住在沙沟,便动用飞机对这方风水宝地进行了狂轰滥炸。敌人的奸细偷偷地在地面设标指引,日机准确地向赵大房投下了4颗燃烧弹,顿时,被称为“里下河第一豪宅的赵大房”一片火海,最终成为废墟。
    李守维虽在沙沟躲过了一劫,却逃不过第二难。次年黄桥战役中,他的89军被陈毅、粟裕指挥的新四军歼灭,李守维本人也在逃跑中淹死于八尺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