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轶闻典故 > 正文
永丰何以称黄桥
新闻来源:时间:2014-11-26 20:33:3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永丰何以称黄桥
彭少山

    两汉时期,在长江入海口处由于东海和长江的潮汐,泥沙淤积,久而久之,长起一块沙滩,并逐年增高扩大,长起一片松树林。后来不断有移民来此采伐木材,逐渐形成一个小集镇,名为永丰里,隶属泰兴县。
    至明朝,永丰里已是一个规模较大的镇了。这时,泰兴来了个黄县令。此人两榜出身,一身正气,执法如山,断案如神,受到全县民众称颂,尊称其黄公。黄公吏治精明,略举二例。
    其一例,秉公执法,义务办育婴堂。
    县城典当老板为全县首富,也是著名的土豪。其子仗势横行,出猎时竟欲强奸采桑姑娘,姑娘抗拒不从,便撕碎了她的衣衫。采桑姑娘立即公堂告状。黄公大怒,命差办查证后立即捕人审讯,将犯人打入牢房。
    典当老板慌了,请了两名说客,夜送千两纹银给黄县令,企图免去其子之罪。黄县令二话没说,叫手下人收下银子,典当老板暗自得意。
    第二天,黄县令升堂判案,当堂判典当大少爷徒刑10年,发配辽东苦役,立即起解。民众为黄公秉公执法,替地方除害而拍手欢呼。
    随后,黄公又当堂命家僮捧出纹银千两,说:“此银为典当老板贿我之物。朝廷法律旨在保国安民,为官之人如贪赃枉法,上不能对朝廷,下不能对万民,也对不起自己的列祖列宗。本官见境内孤儿弃婴不少,故收下此银,办一个育婴堂,专门收养孤儿,诸君以为如何?”黄公一说,堂上堂下欢声一片,“大人执法如山,爱民如子。”"大人恩泽如父母!”于是泰兴办起第一个育婴堂。
    其二例,计断命案,惩治奸夫淫妇。
    泰兴东北乡有个梅庄。村民张二常年在江南做石匠,回家过年的当夜却暴亡。其兄张大状告弟媳秦氏行为不正害死兄弟,但又无证据。
    人命关天,黄公亲自带人到梅村验尸。仵作人员验尸报称,死者周身无伤,亦无中毒现象,属暴疾身亡。黄公命家属收尸入殓,立即打道回府。围观者皆议论,黄大人徒有虚名,办人命案竟如此马虎。
    当天夜里,秦氏脱下孝服,换上红色绣袄,悄悄开了后门,来到竹林里拍了三掌。黑暗中闪出一男人身影,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秦氏说:“你这鬼精灵主意真绝,用大铁钉钉入死鬼脑门,连赫赫有名的黄大老爷也瞒过了。”男的说道:“我崔三岂是等闲之辈,为了和你做长久夫妻,想了三年才想到这条好对策……。”
    “不许动!”突然间从竹林周围奔进四个捕快,一根铁绳锁住两个人,当夜押到保正家里,并飞马报县。
    第二天,黄公又来到梅村,命开棺重验,仵作人员从死者脑门取出一根四寸长铁钉。崔三和秦氏无可抵赖,只得招认合谋害死张二。黄公命二人当场画押打入死牢,待秋后处斩。因此民众数千人,直呼“青天”。
    事后,头办师爷问黄公:“大人何以知张二为奸情而死,则又在当夜捕获真凶?”
    黄公笑道:“勤于政者善于调查观察而已。吾于验尸时,见死者身强力壮,年未过三十,何来暴疾身亡?此疑之一也;张二妻秦氏,妖娆轻浮,似非善类,本官问话时,她对答如流,似乎成竹在胸。大凡哭有三种,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有声无泪谓之嚎,丈夫暴死她一点也不悲痛,只是掩面干嚎,此疑之二也;围观人群中,有一油头粉面之人,探头探脑心神不宁,两只眼贼溜溜地盯住秦氏,吾宣布草草了案,那人面露喜色而去,此疑之三也。故命四捕快暗中张网,罪犯果然迅速就擒矣。”
    头办师爷和众捕快,无不敬佩黄公灼见如神。从此,黄青天之名远扬。
    当时,永丰里正建西门石桥,里人公议,将桥命名为黄公桥,在桥侧刻“黄公桥”三个字,以颂黄县令治县之德。
    正能克邪,但邪必反正。以典当老板为首的土豪,和一些讼师痞棍,恨黄公铁面无私,使他们不能为非作歹。听说黄公桥之事,便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一帮人凑起三千两银子,至省联名控告黄县令,妄自尊大,目无国君,连永丰里西门造石桥,也要刻名歌功,使百姓只知有黄县令,不知有皇上,犯了欺君大罪。
    江苏巡抚得银三千两,便上表朝廷,弹劾黄县令。皇帝见奏本,立命一监察御史,到泰兴查办此案,如情况属实,将黄县令押京听处。
    消息传来,永丰里人慌了起来:我们好心,反害苦黄大人了。
    有一老秀才说:“无妨,只要将刻好的石板上凿去中间的‘公’字,再凿成圆形日月图案,那就成了‘黄桥’二字,那些家伙就掀不起风浪了。”里人大喜,照老秀才说的去做了。
    京里来的监察御史,也是一名正直官儿,一入江苏,便微服私访而来。听到民众皆说黄县令如何廉明,御史心里便明白了原委。及到永丰里西门桥实地观看,“黄桥”二字赫然入目。御史道:“黄桥好!”监察御史回朝奏本,黄县令清正廉明,境内万民称颂,黄公桥一案,纯属刁民诬陷,江苏巡抚身为地方大员,不查实就奏本朝廷,属渎职行为。皇帝闻奏大喜,遂下旨道:难得有如此贤明县令,可破格提为知府,从七品知县升为四品黄堂。江苏巡抚昏聩,奏事不实,降官一级调离苏境。
    从此,永丰里便改称黄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