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化记事 > 正文
读校注本《绘事微言》
新闻来源:时间:2015-03-13 17:19:21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读校注本《绘事微言》
顾农
 
    如果没有这些注释,一般读者将有很大困难。本书诸注简明准确,讲究够用,并不枝蔓,非常之好。    
    晚明泰州大画家、美学家唐志契(字玄生,号敷五,1579~1651)的《绘事微言》一书(天启丁卯刊行,1627)在艺林中享誉甚高,版本也比较复杂,大而言之,可以分为四卷本和二卷本两大类:其四卷本分“元、亨、利、贞”四集,集各一卷,最重要的最前面的元卷,唐志契本人的高论集中在这里,凡五十一则,几乎每一则都很精彩;其后三卷大抵是摘抄自南齐谢赫至明人李日华等前人论画的意见,但已经过他的一番筛选,偶有细微的改订,亦有前人之论现已亡佚仅赖此以存者。另一种二卷本则把志契本人的议论列为下卷,其上卷则是他摘抄前人的意见。这两种本子在序言和参校人员名单上也有若干不同。曾经收入《海陵丛刻》第十四种的是一种四卷本,其根据是杭州文澜阁本《四库全书》的补钞本,该本的底本则是一种明钞本(现藏于浙江图书馆)。夏荃曾经提到过一种明刻的四卷本(《退庵笔记》卷一),现在在几家图书馆尚可看到;他又提到残存元、亨二卷的明写本,疑为志契的手稿者(《退庵笔记》卷十二),则今已不可踪迹。清代的《佩文斋书画谱》采录唐志契的议论不少;《四库全书》收入了《绘事微言》,今所见之影印文渊阁本《绘事微言》对原著有所删节,编排亦不甚佳。四库馆臣对这些艺术类的书,工作不算很认真。
    新近面世的校注本《绘事微言》(张曼华校注,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1月版)包括了志契此书的全部精华,这里首先安排他本人的那五十一则新见,同时又在《名人画图语录》和《画题》两个标目下收纳原书中若干有意味的附件。《绘事微言》先前曾有过丁祖荫校本(即收入《海陵丛刻》者,1924年刊行)和王伯敏的点校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版);新校注本的校勘更为细致,同时又进而提供了详细的注释,对读者帮助很大。盖古人行文在讲起前人的时候,往往不用其本名,而用其字、号、雅号以表示尊重,这个办法很容易令今天的读者糊涂;又志契文中多有绘画方面的术语和掌故,此外还有一些古今词义发生变化的情况,非加注释亦不易明瞭,试举《传授》一条来看:
    凡画入门,必须名家指点,令理路大通。然后不妨各成一家,甚而青出于蓝,未可知者。若非名家指点,须不惜重资,大积古今名画,朝夕探求,下笔乃能精妙过人。苟仅师庸流笔法,笔下定是庸俗,终不能超迈矣。昔关仝从荆浩而仝胜之,李龙眠集顾、陆、张、吴而自辟户庭。巨然师董源,子瞻师与可,衡山师石田,道复师衡山;又如思训之子昭道,元章之子友仁,文进之子宗渊,文敏之甥叔明,李成、郭康之子若孙,皆精品。信画之渊源有自哉。
    短短数行,而本书出注十七条,其中大部分是介绍相关人物,另有三条是解释词语的。如果没有这些注释,一般读者将有很大困难。本书诸注简明准确,讲究够用,并不枝蔓,非常之好。本书插图丰富,印得也比较好,读起来大有兴味。
    如果说新校注本《绘事微言》还有什么不足的话,或可大胆提出两点,一是该书以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似乎不算很精明,如果以明钞本为底本,就可以少写许多校勘记,那就会显得更清爽一点;二是偶有语词当注而失注者,如《要看真山水》条下有云:“凡学画山水者,看真山水,极长学问。便脱时人笔下套子,便无作家俗气。”这里的“作家”是画匠的意思,如果不加注,读者用现代汉语的作家一词去理解,便容易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