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化记事 > 正文
关于泰州佚名作者的《杜诗言志》
新闻来源:时间:2015-01-19 18:39:35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关于泰州佚名作者的《杜诗言志》
顾农
 
    作者深谙艺术辩证法,这里虽是联系具体作品略有发挥,却具有普泛的意义。
    抄本《杜诗言志》分析了327首杜甫的诗,凡12卷,684页。作者在序与例言中均未署名,也不说明时间。此本原由泰州藏书家、书商沈本渊(字世德,生卒年待查)收藏,后于1957年通过出版商出身的古籍鉴定专家陈履恒(1915~1981)转让给扬州古旧书店;1963年广陵古籍刻印社据此抄本雕版印行过一次,198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排印出版了佛雏、李坦二先生的点校本,遂成为此后的通行本。
    这部杜诗学专著的作者及成书时间至今未能确知;据佛雏等先生研究,应是清初某一泰州士人,成书于康熙上中叶,抄写略晚,约在雍正年间——那时正是杜甫诗歌研究非常繁荣的时代。这一结论虽然带有不少推测的成分,但很合于情理,基本可以信赖。不留姓名的原因可能是作者或抄写者对文字狱法网的畏惧和防范。
    这是一部很有特色的杜诗研究专著,其优点至少有下列三条:
    其一,这里基本不解释词语典故,而集中全力专讲杜甫之“志”,所依据的原则则是孟子所说的“以意逆志”与“知人论世”。序中有云:“说诗者必以意逆志;然古人之志,又各有在,苟不知其人之生平若何与其所遭之时事若何,而漫欲以茫然之心逆古人未明之志,是亦卒不可得矣。故欲知古人之志,又必须先论古人之世。”《例言》中又说,杜诗中凡意思比较明显,“人见与己见同”的,这里都不去谈它,专门来解说那些“意在言外,须以平心逆之而始得者”。所以只讲了不到四百首。这是一本提高型的著作,而非普及读物。
    其二,每讲一诗,必联系杜甫的生平与思想,作深度的开掘,所以时见精彩。试举一例以明之。杜诗《官定后戏赠》云:“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耽酒须微禄,狂歌托圣朝。故山归兴尽,回首向风飚。”天宝十四载(755)十月,杜甫得到第一个官职河西尉,他不肯接受,遂改授太子右卫率府兵曹参军,诗即这时所作。相对于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的崇高理想来说,一个管武器仓库的小官实在近乎讽刺,但总比当一个县尉要好一些,而且此时杜甫除了接受,也很难有别的什么选择。《杜诗言志》卷二解析此诗道:
    “官定后”,则前此之官未定可知也;“官定后戏赠”,则此官之定而不足为定,亦可知也。少陵栖栖遑遑,试考功,试尚书,上“三大礼赋”,急欲求进,而河西不拜,则前此之不定也。及改右卫率府兵曹参军乃就职者,亦为贫而仕耳,岂立朝行志之意哉!故戏赠之曰:前此之不定,为怕趋走与折腰故耳,今此之定,岂遂为定,亦不过因微禄可以供耽酒,狂歌可以托圣朝。若使无此微禄,岂惟无酒可耽,势必至于饥饿不能出户,而惟有急返故山,与圣朝永诀矣。而今幸也藉此微禄,可以眷念圣朝,或者一旦得行吾道,则致君泽民之志,犹有待而展,而何为汲汲故山哉,此所以归兴尽,回首风飚耳。故少陵前后声口,人品学问,只是一个。
    这样就把杜甫前后思路的一贯性说得相当透彻。县尉事务繁重,很不自由,且要离开首都,杜甫不肯去是可以理解的。
    其三,关于杜诗的艺术,书中也每有独到的分析。如杜诗《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本书卷三分析说:
    最妙是“花溅”“鸟惊”二意,盖花鸟本春来景物之最佳者,而今只足以感人之涕泪,惊人之心魄。是平日之所谓怡情悦志者,今见之反增一段悲凉……写春望离乱,偏用“花溅”“鸟惊”字面,使其情更悲,而其气仍壮,故能异于郊寒岛瘦,而与酸馅蔬笋者远矣。
    作者深谙艺术辩证法,这里虽是联系具体作品略有发挥,却具有普泛的意义。
    《杜诗言志》对杜诗的分析讲解有时难免有穿凿附会的地方,有琐屑噜苏的地方,有借题发挥的地方,但总起来看,是杜诗学中一本有价值的书,是泰州学者在文学研究方面的一份比较重要的贡献,值得进一步加以研究;故乡泰州关心地方文化的人们尤其不可忘记这位先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