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化记事 > 正文
一部《论语》 两家书坊
新闻来源:时间:2014-08-21 22:14:30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一部《论语》 两家书坊
姚晟

    近日于孔夫子旧书网见到一部朱熹集注本《论语》,虽然只是普通坊刻本,且刻印欠精,品相一般,但仍然以相对较高的价格购之。因为这部《论语》实在是近代泰州出版业难得的实物见证。


怀德堂本《论语》

 
    难得之处就在于这部《论语》由两家书坊合力刻印而成,十卷本分装十册,卷一、卷六之首分别有怀德堂书局和九经堂书庄红印广告一叶。其一曰“本局发行学校课本、中西文具,以及木板石印经史子集、医卜星相、新旧小说、屏联碑帖笔墨等等,如蒙惠顾不胜欢迎。泰县北门外坡子街怀德堂书局谨启。”另一曰“本庄开设泰县且乐桥口,自印四书五经大字官板,重复校对,拣选上等毛边纸张,印刷装订一律精良发兑。”且乐桥位于泰州北门内,遗址在今海陵路与人民路交叉口南,距坡子街不过一箭之地,两家书坊合刻同售书籍,自然十分方便。自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廷废科举兴学堂,四书五经销量日渐式微,两家合印,应是降低成本、提高销量的无奈之举。传闻北宋宰相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读书人捧读这两家的“半部《论语》”,合二为一,不知是否平添几分修齐平治的豪情。


九经堂本《论语》

 
    是书行格均为四周单边,单鱼尾,半叶九行十七字,小字双行同,正文大而扁,注文小而方。仔细翻检全书,两家书坊刻本还是有些差异。一是书页上方注释栏,怀德堂本为九栏,且释字较多,九经堂本合为三栏,无释字。二是版心,怀德堂本题“论语集注”,九经堂本则题“论语”。三是书口,怀德堂本上书口标有小字篇名,九经堂本无,九经堂本每卷前二叶下书口印有“九经堂”堂号,怀德堂本则无。从方便实用及刷印质量看,怀德堂本稍优于九经堂本。
    毕竟九经堂书庄属于“小字辈”,成立于1917年,至1956年公私合营。除这半部《论语》外,仅见一部《诗经》,亦为民国印本,书首广告云“本庄开设泰县北门城内且乐桥,九经堂书庄发兑。”相比之下,怀德堂书局久远得多,《泰州志》(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称其为泰州最早的书店,道光初年开设,1951年闭歇,实际其历史可上溯至乾隆中叶,经营时间近两百年,堪称坡子街上老字号。
    怀德堂刻本,除四书五经外,可查证的医书类有乾隆五十二年(1787)《痧痘集解》、道光二十一年(1841)《通天晓》(一名《卫济余编》)、咸丰元年(1851)《痘诊金针图说》、同治四年(1865)《本草备要》,以及《竹林女科证治》、《普济应验良方》、《医方集解》等,蒙学读物有同治三年(1864)《二论引端》及《养蒙针度》、《幼学句解》等。1930年,曾出版发行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新青年》、《独秀文存》、《胡适文存》等书刊的上海亚东图书馆在怀德堂书局设立代销处,对新文化、新思想在泰州地区的传播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怀德堂刊刻《幼学句解》有两种。一为乾隆刊本,也是笔者所见最早的怀德堂刻本,前有乾隆二十二年(1757)钱元龙序,次篇《历代世统歌》末句为“康熙垂拱六十一,雍正十三宣重光,当今(指乾隆)即位春常在,南山万寿永无疆”。一为民国年间重刊,末句则改成了“同治十三登玉极,光绪卅四治垂裳,宣统三年行逊让,中华民国永无疆”。旧时出版业之“与时俱进”,于此可见一斑。
    难得之处就在于这部《论语》由两家书坊合力刻印而成,十卷本分装十册,卷一、卷六之首分别有怀德堂书局和九经堂书庄红印广告一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