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化记事 > 正文
《柳下说书》得失记
新闻来源:时间:2013-12-19 14:41:22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柳下说书》得失记
陆其国

 
    近人刘禺生曾说起,有一年他从老家武昌来上海,住在老友王培生家。一日,二人聊起说书事,王说他以前在苏州听过一场说书,那场说书留给他的精彩印象可谓“文史纷披,天衣无缝”,堪称闻所未闻,想来大说书家柳敬亭说书亦不过如此。
    1911年,刘回到武昌。一天他母亲在家整理东西,意外地发现鞋柜中藏有一套八册《柳下说书》,刘也大为惊讶。他随手拿起这部书翻阅了一下,发现上海老友王培生在苏州听过的那回书亦在其中。因其时刘禺生正热衷于政治,所以对家藏珍稀孤本并不十分在意,看后仍然放回了鞋柜中。
    光阴荏苒,一晃十年过去。此时刘禺生与章太炎弟子、著名学者黄侃成为国立师范的同事,二人常相交往。当时黄侃正为和妻子离婚事而纠结,亟想找人倾述,遂访刘家。不意刘那天外出不在,黄便向卧榻上的刘母叙述原委。黄讲完后,刘母见儿子还没回家,便说:“季刚(黄侃,字季刚),汝心中难过,可取予鞋柜中小说阅之,消汝闷。”黄于是就去取鞋柜中的书看。看了一会,见刘仍没回来,黄便起身告辞,临走向刘母借去八册《柳下说书》,答应阅毕即归还。刘回家后,母亲告知此事,刘想既然黄答应阅毕即归还,也就没太在意。
    然而过了许久,黄迟迟未将此书归还。这一天刘见到黄,便忍不住向黄问及,黄竟支支吾吾说不知将书放哪了,要找一找。刘隐约感到,黄似乎不想归还此书。此后黄果然一再答曰,书尚未找到。
    一眨眼,匆匆又是十年过去。忽一日,刘禺生在南京遇到老友胡光炜,说起此事,胡告诉他,你那部《柳下说书》,被黄侃藏在自家铁箱中呢!刘将信将疑地问胡,你何以知道?胡答曰:听汪辟疆说的。
    原来汪辟疆也是一位好遍阅“天下奇书”的文人学士,他听说黄侃藏有“天下第一孤本奇书”《柳下说书》,亟想一见。偏偏黄格外吝啬,此书就是秘不示人,弄得汪愈加心里痒痒。因想阅“奇书”心切,汪忽然想到,黄是个饕餮之徒,顿时计上心来。这一天,汪提议,由他作东,借黄家宝地宴请诸文友。黄侃在席上大快朵颐。餐毕,黄犹觉未能尽兴,又留大家晚餐。晚餐后,又一起打牌。此时黄正在兴头上,打牌时汪又故意放水让黄赢钱。尽兴玩过牌,客人开始告辞,黄还留汪倾谈。汪趁机提出欲一睹《柳下说书》。此时黄兴致大好,慨然允诺,于是“出床下铁箧……再出《柳下说书》数册”。汪发现“是书刊于康熙十年前后,为大巾箱本”,堪称珍贵。
    汪入神地看了一会,正感意犹未尽,忽然黄却将书收了起来,重新盖上盖上了锁。这天在黄家的看书过程和其中细节,后来被汪详细记入其1934年3月25日日记,而且正是黄侃本人告诉汪,这书原为“武昌刘禺生所庋”。汪“略为展阅,皆各自为篇,凡史实说部人物,并厕其中,词极雅驯,其惊心动魄语,亦谐亦庄”。这分明也道出了这部《柳下说书》的文学价值所在。只是这部书最终还是没能完璧归赵。黄侃去世后,有一年刘禺生在重庆见到黄侃次子,问起此事,因黄侃次子并不热心文史,所以全然不知他父亲与《柳下说书》之事。刘禺生因此撰文道:“季刚藏书,今全出售,愿见此本者,善宝斯册,公诸当世。”是的,这是一则关于一部书的得与失的故事,但读罢思之,似乎此中得与失的,又不仅仅只是一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