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诗吟泰州 > 正文
柳敬亭自京师归过访吴陵感赠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21 15:51:28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柳敬亭自京师归过访吴陵感赠
(清)朱淑熹①  储质卿笺注

 
老病萧条蓟北回②,还过海国感兴衰。③
亲看出塞人长别,谁使孤城马更来。④
白发宾朋双涕泪,黄蒿池馆一尊罍。⑤
当筵休说开元事,何处昆明少劫灰。⑥

作者简介:
    朱淑熹(生卒年不详),字艾人,清初泰州(当今江苏泰州)人。顺帝八年(1651)举人。
笺注:
    ①朱淑熹与陈凝祉以同乡、同榜举人结为儿女亲家。淑熹婿、凝祉子陈志纪,字雁群,号懿诵,自幼颖异,中顺帝十六年(1659)进士,选庶吉士,顺帝十八年留翰林院任编修。康熙十年(1671),京畿旱,诏求直言,志纪独以编修具疏劾天下督府贪婪不法状,为忌言所中,谪戍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市)。时柳敬亭在京,正拟南下金陵,闻志纪即将起解,看望之时,受志纪之托,为其传送家书。本诗即为柳敬亭来泰州时,朱淑熹赠诗二首之一,表达作者对柳敬亭以八十高龄千里传书的感激之情。柳敬亭:明末清初泰州人。擅说书,后人尊为评话宗师。吴陵:泰州旧称。史载:唐武德三年(620)更海陵为吴陵。武德七年,复称海陵县。南唐昇元元年(937)升海陵县为泰州。
    ②老病句:是说柳敬亭自京师返回南方,显得老病消瘦。萧条:消瘦貌。明唐寅《题画白乐天》诗:“苏州刺史白尚书,病骨萧条酒盏疏。”蓟北:蓟(jì),古地名,故地在今北京市西南,蓟北,泛指今河北北部。唐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北京为清代京城(称京师),地处河北北部古蓟地,因称蓟北。
海国:近海地域。宋苏轼《新年诗》:“海国空自煖,春山无限清。”此指泰州。泰州古为海陵县。《舆地纪胜》卷四十“泰州”:“海陵,以其地並海而高,故名。”
    ④亲看(kān)二句:是说在陈志纪发配之际,柳敬亭亲自为其送行作别,又不远千里来泰州传书。出塞(sài):走出边塞。塞,本指边疆可以据险固守的要地,亦泛指边疆。陈志纪发配北边地区,故称出塞。唐李白《太原早秋》诗:“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
    ⑤白发二句:是说作者与柳敬亭均已白发萧疏,此时在长满枯草的池馆相见,举起酒杯,不禁双双落泪。黄蒿:枯黄的蒿草,泛指枯草。汉蔡琰《胡笳十八拍》之十七:“塞上黄蒿兮枝枯叶乾,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尊罍(léi):尊,又作“樽”、“罇”。尊、罍均为古代酒器。唐杜甫《客至》诗:“盘飱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唐独孤及《李卿东池夜宴》诗:“去烛延高月,倾罍就小池。”
    ⑥当筵(yán):指说书时的座位。开元:唐玄宗李隆基年号,唐王朝极盛时期。五代王仁裕著有《开元天宝遗事》,记玄宗佚闻旧事,为柳敬亭说书内容。昆明劫灰:《太平御览》卷八七一引《汉书》:“武帝穿昆明池,得黑灰,有外国胡云:‘此是天地劫灰之余也。’”后因以“昆明灰”、“劫灰”等为战乱、兵灾劫火后遗迹或世事变异之典故。元王士熙《骊山宫图》诗:“月中人去青山在,始信昆明有劫灰。”这里用“昆明劫灰”之典表达了能够减轻陈志纪劫难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