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盐税钩沉 > 正文
海陵:大唐第一盐仓
新闻来源:时间:2015-06-09 11:25:51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一年煮海为盐7200万斤,居全国十大盐监之首
“熬波之利,特盛于淮东”成就泰州也繁荣了扬州
海陵:大唐第一盐仓

张虎林
 
    近日,央视开年大戏《大清盐商》火爆荧屏,其首集就提及:“大清两淮盐业鼎盛,朝廷四分之一财政收入来自扬州”,剧中也屡屡提及泰州。
    其实翻开历史,人们不难发现,扬州的千百年繁华得益于盐,但扬州并不产盐,而是隔壁的海陵在“东煮海水为盐”,造就了扬州当年的辉煌。
    历史上,唐代首次在海陵设立了盐监,管理沿海各盐场。唐代的海陵监在海盐生产上创造了令人望尘莫及的业绩,这也成就了此后海陵县升格为泰州的繁荣盛景。
    本期城史将为您讲述大唐王朝的“天下第一盐仓”——海陵监。

    圆仁眼中的海陵
   盐船不绝数十里

    公元838年农历七月初二的早晨,一艘挂着破碎风帆的帆船,历经海上狂风恶浪后,缓缓驶进今天如东海岸的一处江口。
    这是一艘来自遥远国度——日本国的遣唐使船,他们是8天前从日本海岸的有救岛启航的。这是他们第三次的大唐之旅,在前两次试航时,这支遣唐队都因遇风暴和逆风袭击而失败。
    由于船只在浅滩受损,深陷沙土之中。遣唐队只得请当地人引导他们从附近的狭窄水道通过,抵达内陆。直到他们在路上遇到检查漕运交通的地方盐官,通过书写交谈,方得知自己身处何地。
    “西方见岛,其貌如两舶双居,须臾进去,即知陆地”、“午时到江口,未时到扬州海陵县白潮镇桑田乡东梁丰村”……当年,随船来大唐国求法的日本僧人圆仁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就这样,海陵成了圆仁登上中国大陆的第一处重要历史遗迹。唐代海陵县的白湖镇,即今日的如皋市白蒲镇。由于历史变迁,东梁丰村如今已属如东县管辖。
    在海陵如东的国清寺稍作休整后,七月十八日,圆仁一行又改乘小船,沿着西汉吴王刘濞当年开凿的运盐河继续向着海陵城和扬州方向进发。
    在如皋镇歇息饮茶时,圆仁看到了水路两岸杨柳成行、富贵人家相连的情景。让他最为惊奇的是大唐国运盐盛况:“盐官船积盐,或三四船,或四五船,双结续编,不绝数十里,相随而行。乍见难记,甚为大奇。”
    这些文字是圆仁在唐代中国落脚后的最初观感。后来,他将这些游记编成《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书,与唐朝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和意大利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并称为世界三大游记。
    圆仁眼中的海陵运盐盛景,其实在此已延续了上千年之久。
    海陵煮海为盐的历史记载最早见于西汉。汉初吴王刘濞立国广陵,东煮海水为盐,国富兵强,是两淮盐利特别是淮南盐业走向持久兴盛的开端。从此,海陵建仓,广陵转输,海盐促成了两地走向繁荣。
    南北朝时,淮南盐生产规模扩大,盐民创新发明了“先构筑亭场、削泥淋卤,再煎卤为盐”的先进工艺,是中国海盐生产技术重大进步。至唐朝时,海陵盐业生产已颇具规模。
    据《两淮盐法志》记载,唐代全国的税收,盐赋占到50%。唐文宗太和五年(831年),析海陵县东境五乡置如皋盐场。所以,圆仁看到的海陵盐船首尾相连、绵延数十里的繁忙景象,当不足为奇。
    一岁煮盐六十万石
    领唐朝十大盐监之首
    唐朝初期对产盐、销盐并不征收官税。史载,自西汉武帝时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盐铁官营后,该制度仅在隋朝到唐朝初年的一百多年间被取消过,其余时间几乎不间断的一直施行到了清末。
    唐玄宗开元十年(722年),唐王朝恢复盐税制度,在海陵设置盐税官,管理沿海各盐场,这是历史上首次记载在泰州设置盐税官员。此时征收的盐税非常之轻。“负海州岁免租为盐二万斛以输司农”。意思是:海盐私营生产者可将每年应交纳的丁租,折成食盐或轻货而完税。
    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由于国库军费不足,时任盐铁使的第五琦创设了“榷盐法”:国家在产盐地设立盐院,原来盐户及游民愿意以煮盐为业的,免除其杂徭,隶属盐铁使,作为“亭户”。亭户生产出来的盐由国家统购,并在各州、县设立盐官,专管出售事宜。盗煮、私卖者皆有罪。盐价由原来的每斗10文,提高到110文。此举每年全国可得利六十万缗(即一贯,串钱一千文)。
    9年后,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年),刘晏领东南盐铁使,为扩大税源,他更改盐法,废官营专卖制为官商专卖制,并在盐场设盐官,监督盐民自行产盐,负责把盐民生产出来的盐全部收购,然后就地卖给盐商,盐税加入盐价之中,盐商交款后,就可自由运往各地销售。此举调动了盐民产盐的积极性,又引来四方游民,大大刺激了盐业生产,所以淮南盐异军突起,海陵盐业也从此走向兴旺,而成为淮南产盐重区。
    刘晏刚开始任职时,江淮盐利每年才四十万缗,到大历末期,已达六百万缗,占了大唐全国赋税的一半,成为国家税收主要来源。其时“吴越扬楚,盐廪数千,积盐二万余石”(1石相当于现在的120市斤)。
    据《新唐书·食货志》记载,唐时全国共有四场十监。有涟水、湖州、越州、杭州四大盐场,嘉兴、海陵、盐城、新亭、临平、兰亭、永嘉、大昌、侯官、富都十大盐监。其中,嘉兴监名列第一,海陵监屈居第二。
    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发生变化。唐代《元和郡县志补志》统计:“(海陵)盐监,岁煮盐六十万石(约合现在的7200万斤),而楚州盐城、浙西嘉兴、临平监所出次焉”。这说明,最晚在唐元和年间(806-820年),海陵的产盐量成功赶超嘉兴,稳居第一。
    至此,海陵盐场作为全国最大的海盐生产基地被列为唐代十大盐监之首,时人称“鱼盐之殷,舳舻之富,海陵所入也。”难怪南宋《清波杂志》中写道:“熬波之利,特盛于淮东,海陵复居其最。”
    后来,丰盛的盐税还为海陵带来了巨大转机。南唐昇元元年(937年),海陵由县升格为泰州。当时北至盐城县,南至南通大部均为泰州管辖。
    当时的海陵监已管辖境内南北8个盐场。至宋绍兴年间,管辖范围扩大到12个盐场,分别为:角斜、栟茶、虎墩、古窑、掘港东陈场、丰利东西场、马塘、丁溪、何家垛、梁家垛、小淘、刘庄。到南宋中期(1163年),泰州地区所收的盐税高达六七百万缗,比唐朝全国盐税的总数还多。
    始设于唐乾元年间
    宋开宝七年移至西溪
    海陵盐监设立于何时?地点又在哪?如今还在么?
    历史资料显示,安史之乱后,唐朝政府财政告急,迫切需要大臣出谋划策,共渡难关。设置专门的盐务行政机构海陵监,应是第五琦“初变盐法”之后产物。《盐政志》也说,“乾元间(758-760年)江淮有海陵监。刘晏因旧监置使,复置嘉兴、盐城等十监。”可见海陵监的设立比嘉兴、盐城两监要早,应是在乾元年间。
    海陵监在唐代全国盐业中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它的行政级别可从监官的级别来推断。史料显示,除唐末藩镇割据时,海陵监管理失控外,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国家掌控之下。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海陵监官通常由州官来兼领,这也似乎说明了它的行政级别应该比县的级别略高,介于州与县之间。
    关于海陵监的设置地点,史书也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从1955年泰州出土的南唐《泰州重展筑子城记》石碑记文中可知,海陵盐铁两院设在泰州,当时州官褚仁规兼任盐铁两监都院使。而《宋朝类苑》直接说,“西溪盐仓即海陵监也”。清《泰州志》则记载道:“(宋太祖)开宝七年(974年),以海陵监移治如皋,置西溪盐仓。孝宗乾道七年(1171年)罢盐仓,置官盐场。”
    自古以来,东台一直为古海陵属地。 清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才分出泰州东北、西北境置东台县。由此可见,位于今东台境内的西溪盐仓曾是海陵盐监的所在地,应是无争议的。而南唐之前的唐代海陵监曾设于海陵城何处,则有待进一步考证。
    世事沧桑,斗转星移。繁盛一时的唐代海陵监和宋代移治后的衙署,虽然都消失在历史风尘中,但在因盐成镇的西溪却留下了一座能见证海陵盐监当年辉煌的——海春轩塔。
    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海春轩塔,据清光绪《扬州府志》和《西溪镇志》载,传为唐尉迟敬德建,为七层八角砖结构密檐塔,塔高20.8米,该塔无地基,就建在泥地上,屡遭地震和水灾,仍巍然屹立如初,堪称奇迹。
    唐大历年间,淮南黜陟使李承在西溪河畔游览时,得知该塔名称不一,又见春季的海鲜市场繁荣,众多的轩式长廊为鱼货交易场所,欣然为之命名为“海春轩塔”,并吟诗一首:“东设点将台,西有溪通淮,海轩春潮旺,皆由此塔来。”   
    正是这位李承带领百姓从盐城到海陵修筑了一条长达140余里的捍海堤。为运盐方便,境内各盐场先后都沿该堤一线而建,因筑堤取土而挖成的河流,则串连起安丰、梁垛、东台、丁溪、草堰等13个盐场,因此又叫“串场河”。勤劳的海陵百姓“堤外煮盐、堤内兴农”,不仅产盐量激增,民田也常年受益,所以该捍海堤又名“常丰堰”。
    “西溪三相”千古留佳话
    “铁盘厂”讹传为铁炮巷
    谈及西溪,就不能不提“西溪三相”。据史料记载,北宋时期的三位名相吕夷简、晏殊、范仲淹,都曾在泰州的西溪做过盐税官员。后来三人同朝为官,并先后成为丞相,成就了北宋政坛的一段佳话。
    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姜堰国税局征集到了1枚北宋庆历七年(1047年)铸造的铜印。从印文“泰州西溪镇茶盐酒税务朱记”,可知这方铜印是当年泰州西溪镇征收茶、盐、酒税的税务官印。
    这枚税印是在与西溪的一个邻镇里发现的,估计是从西溪镇流出的。经南京博物院原副院长宋伯胤等专业人员鉴定,一致认为这是北宋时的遗物。
    由于宋代实行官印上缴与销毁制度,传世的宋代官印成为凤毛麟角。这枚税印的印文与四角都有长期使用过的磨痕。磨痕说明了当年使用频率之高,也从侧面见证了当年海陵盐税的富庶。
    不仅如此,至今还有很多唐代盐业的历史物证留在了海陵城内。
    从泰州北城墙出土的南唐《泰州重展筑子城记》的石碑上说:“……咸鹾赡溢,职赋殷繁,可谓水陆要津,咽喉剧郡,以兹升建。”寥寥几字,点出盐赋的丰盛正是一千多年前海陵县升格为泰州的决定性因素。
    铁炮巷,是位于海陵城区青年路东侧的一条南北小巷,南起五一路,北至洧水市场,相传唐尉迟恭曾在此地铸造铁炮而得名。然而,我国自宋代起才发明火药,明代才铸造铁炮,故此说法并不可信。
    对此,清代学者夏荃在他的《退庵笔记》中分析说,铁炮巷本是由“铁盘厂”讹传而来。铁盘厂是古代生产铁盘的工场,明嘉靖《惟扬志》上有铁盘厂在泰州西门内的记载。铁盘是古代海边盐民用于煮盐的一种工具,由生铁铸成,用矮墙架空,下面燃烧柴火,将达到一定浓度的盐(卤)水加入其中,使之成为海盐结晶。
    由于古代制盐紧控在盐官手中,所以铁盘的铸造也只能由官府统一制作,在海盐生产重要基地的泰州,设立官办的铁盘生产厂自然顺理成章了。
    《泰州志》记载:清道光年间,铁盘厂附近的居民在家中挖地时,就曾挖到数十斤重的铁渣。上世纪80年代,位于古铁盘厂西侧的原海陵区教育局地基下也曾挖到过许多铁渣,这说明古代这里确实是生产煮盐用的铁盘工场。
    “烟火三百里,灶煎满天星”,浩瀚的大海、广阔的滩涂、茂密的盐蒿草,是大唐盐民“煮海为盐”取之不竭的“盐仓”。自从唐代设立海陵盐监起,这座天下第一盐仓的生产、运输与监管,催生了泰州的富庶,发展了泰州的经济,也成就了泰州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