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盐税钩沉 > 正文
白塔河税口与林则徐治税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17 20:52:5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白塔河税口与林则徐治税
朱毓麒
 
    白塔河于明宣德七年(1432)四月完工,它沟通了长江与运河,成了南北交通运输的捷径。
    白塔河工毕河成时,负责此项工程的平江伯陈瑄就上言:“其河南出大江,北通扬州,去旧所设巡检司甚远,宜于江口添置巡检司,以御盗贼”。两淮运使何士基亦言:“军民贩卖私盐,自通泰、高邮,从瓜州等港出口,皆经江都白塔河,其地宜设巡检司,庶革其弊。”于是,就在白塔河的通江口设置了巡检司,负责处理社会治安、查缉私盐等公共事务。嘉靖三十年(1551)又在宜陵白塔河口也设置了巡检司,同属两淮运使管辖。
    清代,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出现了榷关制度,开始对船只所载货物征收船税、货税及通过税。清初,地处白塔河江口的中闸便成了扬州三大征税口岸之一(即大关口、由闸、中闸),而在宜陵的白塔河口则设立了稽查口岸,负责检查过往船只交纳关税的情况。到了乾隆元年(1736)又在白塔河口建石闸一座,金门宽一丈。这样,白塔河便有了宜陵白塔河口与中闸江口两处税口(亦称“税关”、“税卡”),以统管南来北往之舟,监视商贾私运之弊。
    税口办公地点称为“号房”,有司书与丁役。货船过关,要由丁役验明货物后,到号房交纳税金,领取税单方能放行。在税口,还备有专门船只,负责逐日将税款解交扬州钞关。
    道光十二年(1832),江苏发生严重水灾,林则徐从东河总督调任江苏巡抚。他发现不仅江苏水灾“以淮、扬为重”,而且“江都运河堤埂冲缺严重”,于是,除上疏道光皇帝提请缓征、免征税赋以外,还上奏《江都县运河堤埂冲缺请借项修筑折》。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财政困难,还得多方开源节流,增加收入才行。
    当时,扬州钞关税收主要是“两口”、“三坝”。“两口”即白塔河的中闸江口与宜陵白塔河口。由于白塔河是南北航运的捷径,江北的豆饼、杂粮运往江南,江南一带的布匹、杂货运往江北,商民们为图方便、价廉,都选择过白塔河水运。所以,江都的“两口”负责征收南北货物税,每年有16万两之巨。而泰州的“三坝”(滕坝、鲍坝、西滋口坝)只征收货物落地税与泰兴地方土产货税,每年仅二千余两。
    道光年间,东西流向的运盐河与南北流向的里下河地区的五条河道在泰州交汇,这样,泰州也成了通江达海的门户与捷径。不少商贩、行户、船民便违规从里下河经泰州直达长江,或从江南经泰州到里下河,采用挖坝私运、盘货越坝等手段偷税;甚至有人私设行栈,包揽绕越,囤船拖运,从中渔利;更有甚者挟带私盐,谋取暴利,致使中闸、白塔河“两口”税收急骤下降。
    林则徐深入到江都的“两口”与泰州的“三坝”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靠增加税赋,加重百姓负担的办法是不可取的,惟有从严肃税收制度入手,整治偷税漏税的办法可行。于是,他断然采取了一系列的治税措施。
    一是出示晓谕。在江都中闸与白塔河“两口”与泰州“三坝”张贴告示。一方面,明确“南北货船毋许私绕口岸,以杜流弊而符旧制”;一方面,晓谕商户、船民赴关交税,“若有脚夫包送,希图漏税”,“私行串通,偷盘过坝者”,“将奸商、船户分别究治”,“从重治罪”,并警告他们“尔等具有身家,切勿贪利图私,致蹈法网”。
    二是税司巡查。除由扬关派税司到泰州“三坝”设伏稽查外,还由扬关委员督同中(闸)白(塔河)书役不时到泰州滕坝等口岸巡查,以防“故态复萌”。
    三是严肃政令。地方长官要在“两口”、“三坝”督促商民照章纳税,税口按章征税,避免偷漏税收的事件发生。同时,严肃惩治巧立名目、强征暴敛的行为,否则,地方长官并予议处。
    一年后,情况大为改观,中闸、白塔河“两口”的税收大幅度增长。林则徐又第二次到“两口”、“三坝”巡视,见到积弊已除,深为高兴。他要求泰州立碑勒石,永禁偷税,同时又在“两口”、“三坝”再次告示商民,南北贩运货物,一律经从白塔河“两口”纳税,不得绕越,违者定当重处,以警诫商贾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