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盐税钩沉 > 正文
漕运与淮盐出口 千帆过境口岸港
新闻来源:时间:2014-07-18 15:10:49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漕运与淮盐出口
千帆过境口岸港
朱长顺

    “漕粮”运输与淮盐出口历来受制于朝廷直接掌控,因它直接涉及国计民生,而运输航道又是其中的重要环节。明清时代的“漕运”和淮盐出口曾通过口岸港,这大大提升了口岸港在苏北的港口地位。
    时光流转,数百年港口风云,指缝间流过细碎如雪的吴盐,石痕斑驳青苔永驻的码头,还有那风浪起伏,灯火辉煌的渡口,千帆过境的画卷将永远烙印在岁月的记忆中。

漕粮内河运输

    漕运受阻转口岸
    古代的“漕运”,特指“官家水道之货物运输”。运输官方在征收或赋税购买的物资中,多以粮食为主,又称“漕粮运输”,漕粮的征收和运输,均由地方官府认真组织,从朝廷到地方衙门设有各级机构,配备官员,严加督办。
    “漕运”的航道线路由官方确定,不得随意更改。每年从江南征收的“漕粮”,分批装船编队,浩浩荡荡沿大运河北上京城。隋朝开挖的京杭大运河,全程1747公里,成为“漕运”的水路主动脉。时至明代,江南大运河常州至丹阳段经常淤泥不通。史载:“地渐高仰,水浅易泄,盈涸不恒,时浚时壅。”即使临时疏浚,也只能是应急让船队通过,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每次“漕运”途中运期都有时间要求,不能按期抵达京城,朝廷要问责,相关官员不敢掉以轻心。江南“漕运”路线原本通过常州至镇江,过江后进入瓜洲,沿大运河北上。由于常州至镇江段的大运河经常淤浅受阻,经勘查,船队改从常州武进县境内的孟渎河向北,进入长江泰兴段的口岸港。通过南官河(时称庙港)、老通扬运河,抵达邵伯进入大运河北上。长此以往,口岸港成了明清“漕运”的必经之路。


清代漕粮和盐运输河道

 
    驻兵护粮抗倭寇
    “漕运”船队每行一段水程都要停泊休整,补充给养,检查船只有无损坏或漏水、漏雨。漕船进入江北的第一个停泊地设在周家桥。
    周家桥地处口岸东南古江边,与永生洲(永安洲)隔江相望(现已成陆),这里水流缓慢,江面宽阔,来往船只多泊于此。光绪《泰兴县志》第十五卷载:“漕艘贾舶集泊于此”,这说明了“漕运”与周家桥的关系。镇江卫在这里从明初就设了军队粮库。镇江卫在泰兴屯有十二处军垦农场,上交的粮食均运往集中到周家桥,并驻有部队看守,有这样的基础条件,周家桥成了“漕运”船队理想的停泊休整地。
    为确保“漕运”安全,沿线各地衙门都要组织民兵设点防范或武装护送。据旧志记载,泰兴县于明正统(1437-1449)年间,每年抽调百余人驻口岸周家桥谓之“防运”。至明嘉靖(1522-1565)年间停泊周家桥的“漕运”船队,改由泰州拨兵快一百名防守并护送到江都邵伯后再交下一站兵快负责。后因倭患告急,为“漕运”安全,军方在口岸周家桥驻军360名,配战船20只,沿江分守。万历(1573-1619)年间又增派水军千人屯驻江中永生洲与周家桥南北策应。漕粮运输经过口岸港的历史延续了数百年,直至光绪元年(1875)结束。


泰州税碑亭

 
    淮盐出口御太平
    在中国历史上,盐由政府管制的法规,起源很早。春秋战国时设官征税。汉武帝时实行盐专卖,由政府收购,转售给商人运销,一直延续至民国后期。
    苏北自古受淮河水系的影响,称为淮南,
    另据史志记载,淮盐于咸丰三年至同治四年的十二年间,所以从仪征天池改由口岸镇港口出江的原因,除了上述因仪征水道出浅,江口驳运费用大以及老虎头私盐势力太大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乃是军事形势的急剧变化,危及清政府的统治。在这个时期内,正是太平天国革命军蓬勃兴起的时候,太平军先后攻克六百多个城市,古城扬州曾于咸丰三年、咸丰六年、咸丰八年三次为太平军占领。由于盐税是清政府财政的主要收入,因此在太平军初进扬州之前,即将扬州的盐运使衙门迁移至清军控制下的泰州。盐运路线,也改由泰州南下南官河至口岸镇江口出江。从此,泰属十一场和通属九场的出场盐船,均由庙港汇集口岸镇。时日,口岸镇市面相当繁荣,庙港航道,也经常为之堵塞。
    淮盐改于口岸镇江口行掣以后,泰州盐运司乔松年,复于咸丰十年八月,根据栈商何源盛等禀告,经盐政薛焕之批允,在口岸镇设立淮盐分栈。当年乔松年报请在口岸镇设立盐栈的理由是:
    泰州为里下河门户,六月初旬仪征销路骤开,各艇师来泰运盐人数既多,言语各异,恐有无业游民借此勾引不法之徒混迹入内,稽查难周,不可不防其渐。查现在盐船上水赴仪征,下水赴小河者概由口岸镇出江,惟有遵谕在口岸另设分栈,各场行盐自运分栈待售,既可便于各贩,而腹地亦无人色混杂之虞。
    自口岸镇设立淮盐分栈之后,泰州栈即日停止,统归口岸分栈收价发盐。当时(1865年),淮盐从口岸港改道瓜洲的新河口出江。淮盐在口岸镇出江前后达十二年之久,在此期间,淮盐出口相对安全,只是同治元年受到战争的短暂威胁。同治元年,丹阳的一支太平军占领太平洲(扬中岛),隔江窥视口岸港的淮盐。后由“扬防水师”将其击溃,保证了淮盐出口的安全。淮盐改道瓜洲出江后,泰兴县仍在西星街设立口岸盐栈,主管泰兴县境内和周边县、市的民间食盐运销船只的盐赋征收。新中国成立后口岸镇江边(原高港航运站)西侧,尚设有盐栈,其名称先后改为高港盐库、高港盐业批发部、高港盐政和泰州盐业公司高港客服中心。
    沿海地区所产之盐,称之为淮盐。又因古属吴地,在诗人笔下淮盐又称“吴盐”,唐代大诗人李白曾用“吴盐如花皎白雪”的诗句来赞美它。
    历史上,盐是国家税收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家控制盐运及其销售,自古作为国策,由政府组织运作。淮南沿海是产盐重要区域,自汉代吴王刘濞捍盐通商,扬泰沿江地区即成了淮盐转运的控制区域。淮盐转运路线由盐运使衙门严格控制,没有特殊情况淮盐出口的运行路线不得随意更动。
    清初,泰属十一场盐船,以青蒲角为总汇。通属九场出场盐船,以海安为总汇,场盐运至泰坝,称掣过坝,换装上河屯船,由运盐河(今老通扬运河)载至湾头搭载(乾隆二十一年改由江都六闸),而后入运河,过北桥,抵于扬关(钞关),经三汊河再入仪河,到达仪征天池。后来由于仪征运河淤浅,大型盐船难以通过,造成江口驳运费用过大,加上江口老虎颈码头私盐猖獗,清政府强压无方,故于咸丰三年(1853)将淮盐的江口行掣改至泰兴县的口岸镇(今高港区口岸街道)。于是,这里便成了淮盐等物资仓储、中转、运输的重要集散地。清代淮扬行盐73000余引,再加上江南和湘、鄂、赣、皖、楚诸省,共岁定额1181239引,每引600斤(清代引的重量时有变动),计354000吨。这在当时,这样大的运输量,且完全利用木船运输,确是一个庞大的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