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盐税钩沉 > 正文
泰州税史略记
新闻来源:《独特的泰州税文化》时间:2014-03-02 22:15:4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泰州税史略记

    本篇简要论述自泰州有史记载起至1949年泰州城解放时,泰州历史上与盐、税有关的主要事件等。
 
    (一)
    泰州税收历史悠久。 
    泰州古称海陵,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封刘濞为吴王,刘濞乃汉高祖兄刘仲之子,为吴王后,“东煮海水为盐”(中国古代称自然盐为“卤”,只有人力加工过的盐才称之为“盐”),在海陵建太仓(后名海陵仓),并开邗沟,通运海陵。由于盐税的征收得利极厚,致使“国用富饶”,吴地繁荣。据《汉书》记载,伍被曾经谏阻淮南王刘安,他说吴“地方数千里”,“东煮海水为盐”,“国富民众”。
    (二)
    唐代起,海陵开始设置税官。
    唐玄宗开元元年(年),唐王朝恢复盐税制度,在海陵设置盐税官,管理沿海各盐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记载在泰州设置盐税官员。据史料记载,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我国即已设置盐税官,征收盐利,可见,泰州设置盐税官也是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以后才产生的。
    (三)
    唐朝时 ,海陵为全国十大盐监之首。
    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年),刘晏领东南盐铁使,其时“吴越扬楚,盐廪数千,积盐二万余石。”朝廷所设盐业生产管理机构共有十监,乃全国食盐专卖组织的核心,十监为:“海陵、嘉兴、盐城、新亭、临平、兰亭、永嘉、大昌、侯官,富都”。除大昌监在山南东道外,其余九监均在江淮(即包括淮南、两浙及福建等在内),负责食盐之产销,其中大昌监为井盐监,其余九监为海盐监。海陵监号称诸监之首,“岁煮盐六十万石”,时人称“鱼盐之殷,舳舻之富,海陵所入也”。
    (四)
    南唐升元初(937年),因盐税丰盛,海陵县升为泰州。
    唐初以来,海陵盐业经济不断发展且日益繁盛兴隆,其繁盛之状,日本国园仁法师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描述说:“盐官船积盐,或三四船,或四五船,双结续编,不绝数十里。相随而行,乍见难记,甚为大奇。”所见正是盐船队自海陵盐场向附近如皋镇出发运盐的情景。由于盐税十分丰盛,海陵县在南唐升元初升为泰州,今泰州博物馆藏《泰州重展筑子城记》碑文,盛赞其“咸鹾赡溢,职赋殷繁,可谓水陆要津,咽喉剧郡。”
    (五)  
    开宝七年(974年)海陵监移设如皋,设置西溪盐仓。北宋的三位宰相:吕夷简、晏殊、范仲淹都曾在泰州西溪作过盐税官。宋代的官收盐利,曾在中央财政岁入中占居显要地位,曰“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南宋人甚至说:“天下大计仰东南,而东南大计仰淮盐”。淮盐行销的范围很广,包括今天的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和江苏的全部或部分。
    (六)
    宋建隆元年,泰州盐丁每丁年纳盐税约1000斤。据《中国盐业史》(古代篇)载,淮东泰州海陵监亭户在宋初的“丁额盐”指标,是每丁每年煎正盐35石,折平盐105石。“每正盐一斤。纳税一斗”,共煎额盐5425石.按每家每亭户“两丁”计,淮东亭户的年煎盐定额约10000斤左右。
    据宋史载,真宗大中祥符2年(1099年)因泰州遭受水灾,朝廷赈济泰州每人粟一斛(古代十斗为一斛,南宋末改为五斗)。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免除泰州盐亭户积负丁额课盐。
    (七)
    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淮南东路提举盐事司设于泰州。南宋时,全国设有11个提举盐事司,淮东司设于泰州(约在今税务桥东街),淮西司设于和州,江东司设于池州,江西司设于抚州,浙东司设于绍兴府,浙西司设于平江府,荆湖南路司设于衡州,荆湖北路司设于常德,福建司设于建宁府,广东司设于广州,广西司设于静江府,它不仅管理盐业生产,而且也管理运销。
    提举盐事司是宋代海盐是宋代海盐区的管理机构,设 “提举”长官,也设“勾当公事”,简称“盐勾”。南宋或称“干办公事”,简称“盐干”。较大的提举司下设分司,分司下辖盐场,盐仓等。
    宋绍兴元年(1131年)泰州梁家垛新建盐场,仅此一盐场设置11灶,年煎盐量为4万余石,平均每灶年产盐3638余石,计达18万余引,其价值约为二、三千贯。每灶之下,约20户左右,每户年产盐约9090斤,其价值约为一百四五十贯至一百七十余贯。
《中国盐业史》载,泰州曾创下南宋时中国盐业专卖史上的惊人记录:泰州盐仓场一年内支发“客请盐,及四十万袋”,创一仓支盐1亿2千万斤的全国最高记录。
    (八)
    宋绍兴末年(1163年),泰州所收的盐税高达六七百万缗,比唐朝时全国盐税总数还多。
    据《宋史·食货志》记载:“唐乾元初(758年),第五琦为盐铁使,变盐法,刘晏代之,当时举天下盐利,岁才四十万缗。至大历增至六百余万缗,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元佑间淮盐与解池等岁四百万缗,比唐举天下之赋已三分之二。隆兴元年以来,泰州海陵一监,支盐三十余万席,为钱六七百万缗,则是一州之数,过唐举天下之数矣。”
    南宋嘉定七年(1214年)免征泰州秋税。
    (九)
    明洪武元年(1368年),两淮都转运盐使司曾设在泰州。
    元代时全国设盐运司六处:即大都河间、河东、陕西、山东、江淮两浙,福建、广东、广海设提举司,两淮盐运司置于扬州。两淮盐运司在真州、当涂分别设有批验所。盐运司下设有分司。明太祖洪武元年,两淮都转运盐使司曾设在泰州,司署设于州治东,与税课局毗邻。两淮运司辖泰州、通州、淮安三个分司和泰州、淮安两个盐引批验所。泰州分司下辖富安场、安丰场、垛场、梁垛场、东台场、拼茶场、角斜场、丁溪场、草堰场、小海场等十监课司。运司使为从三品,监掣同知一人,为正五品,批验所所长一人,为正七品。清雍正年间,两淮都转盐运使司署迁往扬州,泰州盐引批验所同时迁往仪征。运司使的职权仅次于巡盐御史,具体掌管食盐的运销、征课、钱粮的支兑拨解以及盐属各官的升迁降调,各地的私盐案件、缉私考核等。两淮盐司在某些重要口岸所设的批验所、检校所,职责是检查运盐商人的盐引是否真实、盐袋有无超重、有无夹带私盐。经过检验之后,才能运往各地。
    (十)
    据《道光·泰州志》记载,明朝时,泰州田地赋税,每年分夏秋两季征收,天启初年(1621年),总计泰州官民田地9280顷91亩3分,夏季征税麦6498石有奇,秋粮56006石有奇。
    (十一)
    明万历年间泰州岁额盐引①过两淮盐引之半。
    泰州分司所辖十盐场(共有)灶房共七百一十七座,卤池共四千二百七十九口,亭场共五千三百一十六面。
    盐场       岁额盐                    总催(税官名)
    富安场     二万三千七百一十六引      三名
    安丰场     三万五千四百九十二引      五名
    梁垛场     二万三千九百一十三引      六名
    东台场     三万九百四十八引          六名
    何垛场     一万七千五百二引          三名
    丁溪场     二万四千五百八十八引      五名
    草堰场     一万八千四百六十八引      四名
    小海场     八千三百四十六引          一名
    角斜场     五千四百六十一引          一名
    拼茶场     二万一千八百六十二引      四名
    合计:明万历年两淮盐引为三十五万二千引,泰州盐引达二十万九千八百引,过两淮盐引之半。
    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149年)因水灾,免泰州田租89900余石。
    明武宗正德十五年(1520年),泰州盐运分司移驻东台场。
    明嘉靖二年(1523年)水灾,免泰州嘉靖三年租。
    (十二)
    清代泰州仍以盐课为主。
    顺治初,泰州每引盐课银3钱2分8厘;顺治九年每引纲盐课银分6钱7分5厘4毫,食盐每引课银5钱2分5厘,时泰州盐课岁银超过27万两。
    清康熙年间对泰州的 免税租主要情况如下:
    康熙九年泰州大火,蠲免全粮,发帑赈济复准报涸三年之后方行开征;二十年特恩蠲免地丁钱粮;三十年水蠲免地丁银7876两零,凤米1034石;三十四年特恩蠲免漕粮42290石2斗2升9合4勺5抄;三十五年大水丁粮全免;三十六年水蠲免地丁银38800两,漕米32500     石,凤米7500石,月粮米539石,月粮麦588石;三十七年水蠲免同三十六年;三十八年蠲免地丁漕粮;三十九年大水丁粮全免;四十一年免丁地钱粮。
    清康熙间(1622-1722年)纲盐和食盐税负不等,税负低时每引课银6钱,最高时每引课银1两1钱。
    清雍正十一年间,朝廷在泰州设立泰坝监掣署。
    (十三)
    清乾隆元年,泰州城南门古济川坝更名滕家坝。在南门滕坝、东门鲍坝和北门外堂子巷(西滋河口)等三处设税房收货物关税。州府课税局设于州治西南税务桥东。乾隆三年泰州旱蠲免折价平粜益账;十年普免钱漕;二十一年大水蠲免钱粮;二十四年蠲免泰属北七场银21330两有奇;三十五年恭逢万寿恩免钱粮;四十二年普免钱粮;四十五年普免漕粮;六十年普免漕粮及积年民欠灾缓银米。
    (十四)
    乾隆三十三年东台县从泰州析出,乾隆四十年泰州田地及纳税情况:
    泰州有官民田4180顷5亩7分8厘。朝廷共征银20260两9钱3分,随正加征附加税2020两6钱9钱3厘;遇有闰月加征银204两6钱8分5厘,并附加20两4钱6分8厘。此外,加上每亩摊征的人丁银、杂办银、本色米、麦改米、淮仓麦折银,合计实征银24524两5钱2分9厘,实征米31549石6斗8合6勺。   
    有民灶田363顷55亩3分7厘。共征银1017两4钱7分,附加耗羡银10%,遇有闰月再加征耗羡银的10%,此外,每亩摊征人丁银、杂办银、本色米、麦改米、淮仓麦折银,合计实征银1237两4钱5厘,实征米394石6斗3升3合3勺。
    有官民地759顷62亩7厘,实征银8325两8钱6分8厘,实征米844石8斗8升2合7勺。
    有官民灶地759顷62亩7厘,实征银8325两8钱6分8厘,实征米65石4斗1升4合2勺。
    有陆地分34顷26亩7分,实征银181两2钱8分;低洼减则田76顷93亩2分8厘,实征银230两7钱9分8厘。
    以上田地六则,通共征银34814两6钱7分6厘,并征收10%的附加税,遇有闰月加征银294两4钱6分8厘,亦征10%附加税,通共征米32854石5斗3升8合8勺。此外,不在丁田之内还要加征各种名目的地方税收计银387两3钱4分4厘。
    (十五)
    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泰州南门滕家坝筑实,济川河与运盐河不能通行,往来盐船及各类物资必须翻坝。
    (十六)      
    清嘉庆七年(年)泰州分司所属11个盐场盐税过两淮盐税之半。
    清初泰州分司所属盐场仍为10个,后因裁并,至清嘉庆七年泰州分司所属十一盐场,即:富安场、安丰场、梁垛场、东台场、何垛场、丁溪场、草堰场、刘庄场、伍佑场、新兴场、庙湾场,盐产量于乾、嘉年间达到顶峰,盐税亦过两淮盐税之半。
    嘉庆元年蠲免地丁钱粮;四年普免乾隆六十年以前积欠银米;十年蠲免地丁银14460两,漕凤等米14734石,抚恤赈济银156593两;十一年水蠲免地丁银13902两,漕凤等米13940石,赈济银158089两;十三年水蠲免地丁银14954两,漕凤等米14989石,赈济银151473两;十四年泰州应征丁徭银8906两5钱2分4厘8毫8丝9忽7微1纤2沙;除在乾隆三十三年划分东台县外灾在办赋人丁四万千六百三丁,共应征银:5939两银8分5厘,随正加一耗羡银583两9钱8厘;十七年水蠲免地丁银349两,漕凤等米367石;十九年旱蠲免地丁银2392两,漕凤等米2451石,赈济银18582两;二十四年万寿恩免嘉庆九年至二十二年正耗民欠及灾缓未完银56482两,米58767石,未完常社仓谷6141石。
    (十七)
    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江苏巡抚林则徐在泰州滕、鲍两坝口勒石立碑,颁布《扬关奉宪永禁滕鲍各坝越漏南北货税告示》。
    清道光间,淮盐每引以500斤出场,过坝称掣后每引连包索530斤,每引盐纳正课银1两7钱5 分,杂课银1两9钱2分,经费银6钱5分8厘;食盐正课相同,杂费减半。与此同时,泰州还征收各类杂税如下:
    1、牙税。额征银358两3钱4分8厘。道光5年奉减银8钱8厘,实征银357两5钱4分。
    2、田房税。额征银556两8钱。如有盈余,尽征尽解。
    3、典铺每户每年输银5两,尽征尽解。道光六年共征160两。
    4 、牛驴税。额征银17两4钱9分,尽征尽解。
    (十八)
清咸丰三年(年)两淮盐运使司又迁至泰州。咸丰三年三月,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一举攻占南京、镇江、扬州、瓜州、浦口,斩两江总督陆建瀛。江路受阻,南盐无商收卖,私贩肆行,盐价骤增,泰州市价达二十两一引,口岸有淡食之危,而盐场有积压之患。因此改变场征课,发给三联大票,一联为票根,一联存公司,一联交商贩,盐商凭票引销,立限到岸,盐票同行,并规定一概由泰坝过,或由泰州滕家坝、江都白塔河二口设卡舟掣,截票盖铃,其余支河、港口概不准行,违者以走私偷越论处。按盐法条例,每夹带私盐一斤,追割设银一分入官,罚则甚严。
    (十九)
    咸丰三年泰州设立厘金总局,作为江北里下河厘金征收的最高机关。咸丰四年泰州设立泰州厘金局泰城分局,驻泰州城南门外滕坝街。泰城厘金局在滕坝、犁山嘴、九里沟、鲍坝、寺巷口设有分卡五处,另外在塘湾设立分巡处,还配有巡船两艘,分驻滕坝和庙湾,庙湾巡船归寺巷口分卡调配。
    咸丰四年,部令拨淮盐运赴江北大营抵饷。怡良奏易引为斤,每百斤抽税银300文,其中240文入库报拨,60文充作外销经费。
    (二十)
    咸丰五年(1855年),两淮盐运使驻扎泰坝署,严禁开设私厂,选谕熟悉盐务之员在泰坝各浦及东墩开设官栈。四月十八日,“泰州官盐总栈”正式开业,首任总办为泰州盐运分司任文澜,以后历任为杨葆钧、褚德敝、王家栋等,均是分司兼。
    泰州官盐总栈的地点在城西小香岩。泰州本城设有三个分栈,曰盐栈,一在北门彩衣街上,一在南门外大街附近,另一“森茂盐栈”设在沈家庄。同时在姜堰、海安、周庄、小纪设立分栈,由知事巡检开办。规定无论大小贩户盐引过坝,查明场束引票和盐斤包数,就栈补税。盐栈除督销补税外,代客买卖,五斤起码,定价银22文一斤,比设栈前的市价高出三倍。
    因滕家坝夹带走私严重,屡禁不止,且有碍泰州水利,于咸丰十二年钉椿堵闭,永禁启放。
    咸丰十一年两淮运司乔松年请撤丁堰分局,通属各场盐引须道至泰州南关,在西嘴停放,由泰坝派设掣盐厅委员过掣后,原船给填票薄,抽验放行。除南关西嘴外,泰坝监掣署还在东门外鲍坝和北门外堂子卷内设房抽税。同治四年(1965年)运司委监巡桥,监经历四员,在泰州之马浦、郁浦、西浦监矬掣验,一年一换。光绪三十二年(1907年)裁撤。
    (二十一)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泰州开办官盐栈,禁止私人卖盐。
    光绪三十四年,泰州官盐栈改归商办。
    (二十二)
    民国元年1月,中华民国建立,撤州改县,泰州改称泰县,为二等乙级县,县衙设主计课主管税务。8月,将南门外小宝带桥涵洞改建成闸桥,恢复上下河通航。在小宝带桥设船捐局征收船捐,以充地方自治经费,民国三年(1914年)停征。
    民国四年泰县盐务稽核所成立,同时开办烟酒公卖税和营业牌照税。
    民国十七年4月,成立产销税局,开征油类产销税,是年征收油类产销税银币28000元。
    民国十八年1月,合并粮食小车捐和粮面捐,改征商捐;成立印花税局。
    民国二十年2月,成立营业税局。
    民国二十一年7月,成立牙税征收所。
    民国二十三年8月,成立江苏省泰东盐兴烟酒牌照税稽征分局,驻泰州城办公。
    民国二十五年10月起开征第二类公务员薪给报酬所得税、公债及利息所得税。
    (二十三)
    民国三十年2月15日,李长江率部投靠汪伪,泰州城沦陷。
    民国三十一年2月18日,汪伪苏北行营在泰州设置苏北税务总管理处,总揽苏北伪化区各县的税收大权。同时成立泰县税务征收局,胡克之任处长兼局长。9月1日,在原泰县营业税局旧址正式开征办公。
    民国三十二年6月至民国三十四年4月,汪伪政权先后在泰州城内设立箔类税、印花烟酒税、所得税、纸张营业税、猪只营业税、香烛税、通行税、消费特税等专类税局(所)计12处。
    (二十四)
    民国三十四年9月,成立泰县杂税处,先行开征屠宰税和铺房捐。
    民国三十五年2月,县杂税处更名自治税捐征收处。开征筵席、娱乐捐。
    民国三十五年3月开征营业牌税、使用牌照税。18日,因开征筵席税,泰县城区市民集体罢市抗税,并印发宣传单攻击税捐征收处。
    民国三十五年5月省府确定泰县自治税捐征收处为乙等编制,撤销所属征收分处,改派稽征员。
    民国三十五年10月,江都直接税局泰州查征所移交泰县税捐稽征处,县长丁作彬兼任处长。
    民国三十五年11月,李朴任泰县税捐稽征处处长。
    民国三十六年6月,钟琦接任泰县税捐稽征处处长。
    民国三十七年4月16日,江苏省政府(三十七)府财三字第3011号训令,规定自5月份起,各稽征处长务须每月或两月亲赴乡区各分处督导抽查一次。5月7日至11日,钟琦前往苏陈、姜埝、曲塘等处督导抽查。5月31日至6月3日,钟琦绕道镇江,经上海、南通抵海安督导抽查。
    民国三十七年4月25日,开征春季房捐。
    民国三十七年7月1日,开征夏季房捐。
    民国三十七年9月,泰县县政府税捐稽征处改名为财政部泰县国税稽征局,局长朱祖沦。
    民国三十七年10月25日,田赋改征地价税,同时新开征土地增值税,在发生土地转让时就转让收入征税,均由国税稽征局负责征收和管理。
    民国三十七年,泰城地区营业税纳税户2548户,其中夏季征收杂商营业税1716户,秋季征收粮商营业税632户。,秋季新征杂商营业税200户,另有免征户611户。
    1949年1月21日泰城解放,成立泰州市人民政府。泰州市工商局泰城分局接管泰城市区税收工作,下设泰西、南门、破桥、赵公桥和觉正寺五个分派所。分局主任申开澜。
    ①引:盐的特有衡量单位,每引所含重量,各年代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