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史记泰州 > 正文
南华汉墓群再现 两千年前海陵百姓生活
新闻来源:时间:2014-08-21 21:17:31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1993年姜堰官庄出土“依山傍水”的6座古墓
从西汉武帝至王莽时期前后跨越近两百年

南华汉墓群再现 两千年前海陵百姓生活

严勇

    姜堰官庄南华汉墓群位于天目山遗址东侧、新通扬运河南岸,南距古运盐河不到2公里。
    1993年3月,在这片不足400平方米的地方,共出土6座“依山傍水”的汉代古墓,时间跨度从西汉武帝一直至王莽时期。
    这片汉墓群为我们了解两千年前的西汉平民生活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再现了当年海陵先民的生活状态,也为汉代姜堰地区的繁荣提供了有力证据。
    当我们拨开一座座古墓上尘封的泥土,就如同穿越时光隧道回到过去,看见那个时代鲜活的生命。
    南华村得名
   或与道教盛行有关

    在兴化张郭镇蒋庄文化遗址前,我们亲眼目睹了规模盛大的史前墓葬。以后一直到清代,古海陵大地上再也没有发现过这么大规模的墓葬。然而就算是小规模的古代墓葬,除了明代挖掘出不少,其他朝代也不多见。在姜堰地区被发现的最完整规模最大的汉代平民墓葬群,就数沈高镇官庄村的南华汉墓群。
    官庄镇,于2000年撤销后并入沈高镇,成为官庄村。现在的南华,以前是一个行政自然村,现在跟邻村合并后叫后堡村。然而南华村的村民仍然习惯沿用南华这个称呼,至于为什么叫南华,当地人并不全都十分清楚。
    其实南华这个名字,是后人对庄子的省称。唐玄宗天宝元年(742)二月封庄子为“南华真人”。所著书《庄子》,诏称《南华真经》。庄子也因此成为道教的四大真人之一。
    而该村所靠近的姜堰天目山自古以来就是一座道教仙山。在秦汉神仙方术流行时期,古海陵就建有“江海会祠”,为神仙方士游息之所。在西汉,天目山已成为海陵县的辖地,东汉后期道教形成后,天目山逐渐成为道教流行之地。
    据《泰州道教》记载,晋代,海陵地区出现了乐真人、王仙翁、王鹿女、徐神翁、周处士等修道成功的仙家。其中的王仙翁,即王冶,曾隐居天目山上建庙修灵宝法,炼丹存神,历南朝宋、齐、梁百余年,功成行满,白日飞升。
    后来,王仙翁收了一位高徒叫王鹿女,是一位女仙,原名王妙行,传说为天目山的五色鹿所生,被称为鹿女。王鹿女仙逝后,有人见过她行涉江水来天目山。
    唐代,天目山道教依然兴盛。永徽年间出现了一位叫杨文棱的道士能预言,又有王元真道士能辟谷,绝粒五十年。唐高宗更是御赐天目山道观“兴安观”匾额,以显荣耀。
    唐玄宗年间,道家特别推崇庄子,封其为“南华真人”,天目山已然是一方道教名山,山中供奉南华真人在情理之中,山下的村庄,得名南华也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依山傍水”
    被古人视为风水宝地
    据参与官庄南华汉墓发掘的考古专家介绍,汉墓当年就埋在姜堰益众油厂技改工地的地下。
    抵达南华时,正值大雨倾盆。记者在南华村村民家中躲雨时,他们讲述了上述这段村史和油厂在南华村的所在位置。虽然汉墓早已被考古工作者在20多年前挖掘出来,但村民们对汉墓出土之事依然记忆犹新。
    南华汉墓群原址东侧就是官庄大桥,南距古运盐河不到2公里,北侧是浩浩荡荡的新通扬运河,西面大约不到1公里处就是天目山西周古城遗址所在。
    可以这样说,南华汉墓群实际上就位于天目山山脚下。从西周天目山古城到南华汉墓群,在一千年的时光里,人们就一直在此地繁衍生息。也许姜堰城之前的“姜堰城”就在这一带,天目山古城与南华汉墓群便是西周至西汉时期此地繁华的见证者。
    南华汉墓群独特的地理位置,一开始便引起记者注意。分别从南华村的南面、西面进入村子后,可以发现这个村子其实是四面环水的,其西是姜溱河,其北是官庄河,村东紧邻后堡村,后堡村东面也有一条河,南北走向,连接官庄河。而汉墓位于村东南,紧邻古运盐河支流。
    这是否与古人选择墓地有着什么关联?
    原来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兴起“依山造陵”的观念,秦汉时期人们选择墓地又特别重视“依山傍水”的地理环境。他们将墓穴的位置挑选在山清水秀、阳光明媚的地方,以保佑家族兴旺。“立冢安坟,须藉来山去水”,“依山傍水”被古人视作最佳风水宝地。而南华汉墓群应该是当年“依山傍水”造墓的典范之一。
    南华汉墓群所依靠的山,自然就是这历史悠久的天目山,而它所傍的水,应该就是这与古运盐河相连的支流。


1993年,南华古墓考古挖掘现场

 
    昭明铜镜
    铭文背后掩藏的秘密
    西汉的陵墓现今发掘的已有许多,远的有陕西的西汉帝王陵,近的有商丘的梁孝王汉墓,徐州的楚王龟山汉墓、扬州的广陵王天山汉墓。看过了大汉帝王陵黄肠题凑的高规格礼葬,再看散落于乡野的汉代小墓,便显得落差很大。
    然而,大墓有大墓的气象,小墓有小墓的野趣。
    南华汉墓群原本也是平原上的一座座小墓,在两千年的风雨沧桑中早已湮没在周围的农田和村舍下。1993年3月,因为建油库在工地上被人发现的。发现时一共是6座墓,均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6座墓分布在长21米、宽18米的长方形内,三座墓南北向,三座墓东西向,最大的墓居中,南北向,这种不规律的分布,不知有何玄机。
    一号大墓呈“凸”形,棺椁为木质结构。木椁墓也是西汉墓穴的典型特征,东汉以后才开始流行用砖石作为棺椁。整座墓由墓室、墓道两个部分组成,墓室长3.26米、宽2.7米,墓道长4.16米,宽1.7米。墓室为一椁两棺,南北向排列,南近墓道,北枕头箱,共计出土文物45件,是所有墓穴里出土文物最多,且最为精美的一个。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面直径长7.5厘米的昭明铜镜,背面纹饰非常清晰,做工精美,其正面光亮可鉴,犹泛银光。呈圆形,圆钮,圆钮座。座上有八弧形组成的连弧纹,其外是一周铭文,上写:“内清之以昭明,光之象夫日月,心不(据窦亚平《姜堰市官庄南华汉墓发掘报告》)。”
    铭文前两句很好理解,“内清”是指铜镜是用青铜铸造,其内部干净无杂质;“光象夫日月”是表达此镜的镜面非常光亮,就好像日月一般。“心不”让人不解。查阅了一下西汉时期的其他地方出土的昭明镜,发现昭明镜铭文字数较多,完整的铭文应是“内清质以昭明,光辉象夫日月,心忽扬而愿忠,然雍塞而不泄”。
    但现实中完整铭文的昭明镜并不多见,大多数是第一句第二句有个别省字,从第三句开始省字变多,这才是形成南华昭明镜“心不”的原因。
    昭明镜是根据铭文中的“昭明”二字而命名的,流行于西汉中期至东汉早期,为汉镜中出土数量较多的镜类之一。
    一般认为,在西汉中期其铭文字体瘦长,而西汉晚期至东汉早期其铭文字体稍显方整,南华汉墓出土的昭明镜文字稍显方整,由此可推断墓主人所处年代为西汉晚期至东汉早期。


南华汉墓出土的四神规矩镜

 
    铜镜铜钱
    证实墓群跨越近两百年
    收藏界这样形容四神规矩镜的价值:“一方规矩镜,不惜掷千金。”在南华一号汉墓出土的汉代众多青铜器中,一面四神规矩镜以整齐严谨的布局,镜身上神秘莫测的“TLV”纹饰以及精美的图案,让人不禁为之倾倒。
    这面四神规矩镜现陈列在姜堰博物馆展厅内,呈圆形,有镜钮、钮座、乳钉,背纹的外缘铸有云水纹。四神规矩镜是汉武帝、王莽时期最为流行的一种青铜镜,它为鉴别墓主人时代又提供了一份有力证据。
    对于它们身上的“TLV”纹饰,一种说法认为,T象征四方之间,V象征四海,L象征防止恶魔进入大地的门。把整个铭文联系起来,表示自己置身宇宙中央,与宇宙一起运行,周而复始,长生不死,子孙蕃昌。
    还有另一种说法。四个“T”象征四个天柱,支撑天地。四个“V”称为“规”。“L”则被称之为“矩”。“规”与“矩”平均分布纹饰之中,更多学者认为是道教文化意识形态的集中反映。墓主人选择让它作为陪葬品,也许从侧面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道家文化的认同。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号墓所出五铢钱中一种“五”字横笔出头,交笔弯曲;另一种横笔不出头,交笔较直。这两种五铢钱通行于西汉武帝后期和昭帝前期,这更加可以推定一号墓为武帝后期至昭帝前期。
    而六号墓所出半两钱“半”字的上下平划等长,属西汉文帝半两或吕后半两,所出器物也为此时。三号墓与四号墓时代从器物特征看与六号墓接近。五号墓与六号墓可能为异穴合葬墓,时代与六号墓相近,都属西汉晚期。根据二号墓出的王莽“大泉五十”钱币,专家推测其为王莽时墓葬。
    有趣的是,一号墓与二号墓各出土一件陶灶,平面近长方形,灶面上有三个火孔,分置铁釜、铁锅、陶盆,有一圆孔形灶门,这可算得上是今天农家土灶的“鼻祖”。
    此外,一号大墓还出土了一件环手铜削,跟三号小墓出土的环手铜削一样,造型非常漂亮,只是长度稍有不同。这6座汉墓中还出土了铜带钩、石磨盘、双耳陶壶、灰陶罐、陶盆、绳纹灰陶瓮、铁鼎、陶瓿等大量文物。
    从这些文物的情况来看,西汉中期以后,这里的百姓已形成由“灶、罐、壶、鼎、瓿、盆”多种陶器、以及铜器和铁器组合使用的生活方式。
    作为泰州地区目前发现的最完整规模最大的汉墓群,其历史跨度从西汉武帝直至王莽时期,这些珍贵的西汉遗物,生动地再现了一幅绵延近200年的“西汉海陵平民生活场景图”。
    汉代遗迹,姜堰还有不少
    ▶2008年8月,姜堰城励才路东侧万竹园施工工地,挖出5公斤多窖藏汉代“大泉五十”古钱币。此次出土“大泉五十”古钱币近千枚、重5公斤多。“大泉五十”是王莽时期发行使用的货币。
    ▶2008年12月,姜堰沈高镇“官都花苑”建设工地,施工人员在挖土方时发现一只灰褐色的釉陶罐。经初步鉴定,该陶罐为汉代釉陶罐,罐身完整无缺,罐口微残。
    ▶2009年4月,姜堰开发区溱湖大道二期工程工地上出土大量古钱币。在挖掘过程中,两名民工装了满满3畚箕运走。在警方的努力下,毛重约5公斤的古钱币被全部追回、移交给姜堰博物馆。这些“五铢”古钱币是西汉武帝年间的,距今2100多年。
    再现大汉风韵
    汉代人认为人去世后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继续生活,和生前一样需要饮食起居。所以,汉代人把墓葬建造成仿日常住宅的样式,并把生活中需要的一切物品都随葬到墓中去,以便死后继续享用。因此,汉代的墓葬以及墓葬出土文物再现出了当年社会生活的各种形态。
    铜镜、石磨盘、陶灶、黛板、铁剑……端详着南华汉墓出土的众多遗物,我们依然能体味到大汉风韵在今世的流传。
    正是因为西汉海陵的冶金和制陶业的普及、发展,让这些器物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在他们去世后才会把铜器、漆器、铁器和陶制品等作为陪葬品。
    望着沉寂的古墓,透过尘封的历史,人们尽可想象,两千年前同样明媚的阳光里,我们的祖先曾在这片热土上耕耘收获、打造家园。
    虽然这里只是数座西汉平民的安息之地,但是随着六座墓葬的一一揭开,2000多年的历史跨度,并没有阻隔他们给今人“讲述”着当年的海陵百姓富庶的生活场景。


 
    黛板
    在二号墓出土了一件。黛板是古人用以研墨丸书写兼匀朱砂粉黛的用具,后世的砚台就是由此发展而来的。


 
    陶灶
    一号墓与二号墓各出土一件陶灶,平面近长方形,灶面上有三个火孔,分置铁釜、铁锅、陶盆,有一圆孔形灶门。


 
    铜镜
    是当时人们照容整妆的日常用品。这枚出土于一号墓的昭明镜,其外是一周铭文:“内清之以昭明,光之象夫日月,心不。”


 
    磨盘
    一号墓和二号墓均出土了,分上、下两片,均为圆形,内侧为磨面,有凹槽,上片石磨盘的上侧有两长圆形钻孔。这是中国传统的谷物加工工具,主要用于谷物磨粉。


 
    双耳陶壶
    精美的,是南华汉墓出土的较为完整的陶器之一,说明这里的百姓已形成由“灶、罐、壶、鼎、瓿、盆”多种陶器组合使用的生活方式。


 
    铁鼎
    该汉墓群出土铁器有刀剑、釜、锅等,这表明铁器已走进寻常百姓家。


 
    古币
    一号墓出土的五铢钱,可以推定一号墓为西汉武帝后期至昭帝前期。
    六号墓出土的半两钱,属文帝半两或吕后半两。
    二号墓出土的王莽“大泉五十”钱币,专家推测其为王莽时墓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