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名人先贤 > 正文
揭秘胡瑗进京更定雅乐
新闻来源:时间:2015-05-21 19:06:07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揭秘胡瑗进京更定雅乐
张树俊
 
    胡瑗对音乐非常精通,多次参与朝廷议乐和铸造古乐器,曾考订《周南》、《召南》、《小雅》等数十篇乐谱,并著有《景祐乐府奏议》和与阮逸合著的《皇祐新乐图记》等音乐专著。历史上对于胡瑗的音乐才能无可疑义,但由于历史记载不详,胡瑗第一次进京(开封)更定雅乐到底是从何地出发的仍然是一个谜。笔者从各有关记载分析,胡瑗第一次应宋仁宗征召进京更定雅乐,当在景祐二年(1035年)从泰州出发。
    胡瑗更定雅乐时尚未受聘苏州。从范仲淹和胡瑗的有关《年谱》来看,胡瑗是景祐二年(1035年) 四月进京更定雅乐的,而胡瑗被范仲淹聘为苏州州学教授也在景祐二年,而胡瑗究竟是在受聘苏州之前还是之后,没有记载。《宋史》胡瑗本传、蔡襄撰胡瑗墓志,也未说范仲淹推荐先生为何时何地。从现存的一些资料综合分析来看,胡瑗进京更定雅乐应该在受聘苏州之前。因为朝廷诏书全国,要求各地官员推荐通晓乐律之人是在景祐二年(1035年)四月,而范仲淹景祐元年(1034年)移知苏州,第二年奏请立苏州州学。得到批准后才购南园之地建学,且所建的府学,左为广殿,右为正堂,高木清流,规模相当大,在当年的上半年不可能就建成招生,所以四月之前胡瑗应该还未被聘苏州,其受聘最早应该在进京更定雅乐回泰之后。当然,也应在十月之前。因为据《范文正公年谱》记载,范仲淹当年十月还京升任礼部员外郎、除天章阁待制。胡瑗从四月进京与镇东军节度推官阮逸分造钟磬,参定音律,并制造钟磬各一套,音响柔和悦耳,受到皇上及文武百官的赞赏。皇上授胡瑗秘书省校书郎而胡瑗无心做官,于是带着空衔又回到了家乡。按时间推算,这时也应该是下半年,正是苏州府学建成之际,范仲淹这时聘他,也就没有时间上的矛盾冲突了。
    所以,胡瑗第一次进京应该是从泰州出发的。当然,也有人认为,胡瑗赴京师京城更定雅乐是景祐三年(1036年),理由是景祐三年七月,仁宗诏翰林学士丁度等取胡瑗及邓保信、阮逸等钟律定得失。其实,这次胡瑗没去只是用了胡瑗的制钟原理。阮逸当时曾经说过:“臣等所造钟磬,皆本于冯元、宋祁,其分方定律,又出于胡瑗算术。”
    而范仲淹知胡瑗源于泰州唱和。范仲淹推荐胡瑗进京更定雅乐,主要是因为范仲淹知道胡瑗“长于音律,能晓古乐”。当时胡瑗还未聘苏州,范仲淹又怎么知道胡瑗有音乐才能的呢?
    这与胡瑗与范仲淹在泰州的交往有关。二十多岁的胡瑗前往泰山南麓的栖真观求学十年,回来后就在泰州城内华佗庙旁的经武祠内教书。泰州现有的安定书院就是胡瑗当年的讲学故址。《安定先生年谱》说,仁宗景祐元年 (1034年),“是年先生(胡瑗)在吴,教授生徒。”这里所说的“吴”,以及《宋元学案》中说胡瑗“以经术教授吴中”之“吴”,并非指苏州,而是指泰州。因为泰州在西周末年到春秋初期为吴国所占。战国时期,周元王三年(前473年)越并吴,海阳地属越,因吴越同族,所以后来史料上仍习惯称泰州为“吴”。
    胡瑗在泰讲学期间,与在泰州任西溪盐监官的范仲淹相交。范仲淹是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进士及第,当年任广德军司理参军职,两年后调任集庆军(亳州)任节度推官,天圣元年(1021年)从集庆调往东海之滨的泰州任西溪盐监官。任泰州西溪盐官时,他主持修筑捍海堰,颇得泰州人民的赞誉。天圣四年(1026年)八月,范仲淹母亲病逝,范仲淹请假奔丧,范仲淹从此也离开了泰州。但就在这五年之间,胡瑗与范仲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经常与滕子京、周孟阳、富弼等文化名流一起唱和于泰州文会堂。所以,范仲淹对胡瑗的才能比较了解。《宋史·乐志》云:“景祐二年诏天下有深达钟律者,在所亟以名闻。”“在所”是指官员所在地,这里的“诏天下”主要是就地方官而言。当时作为地方官的范仲淹,按诏推荐,自然会首先想到胡瑗。
    胡瑗初进京时应该只是一介布衣。胡瑗应诏来到京城,是以布衣身份,在崇政殿受到了仁宗皇帝的接见的。欧阳修在《胡先生墓表》中记述:“先生初以白衣见天子论乐”。《范文正公年谱》也说:“时朝廷更定雅乐,诏求知音,公荐白衣胡瑗对崇政殿。”
    《安定先生年谱》还详细描述了胡瑗进京的情况。说“先生至自草泽”,仁宗召见的那天,有司“皆谓山野之人,必定失仪,属目视之。”结果胡瑗“进退周旋,举合古礼。”
    这记载与描述,都突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胡瑗进京时,来自于草泽乡野,只是布衣平民。而这一点却与胡瑗在泰州教私塾的情况相符。事实上,胡瑗一到苏州就得到范仲淹的重用,叫他掌学,举他做学官。这种受聘苏州后教授、掌学的身份与“白衣”是不相对应的。此外,客观上,胡瑗初到苏州,又是教学,又是掌学。他大兴实学之风,同时,严立学规,对那些不守纪律的学生加以规劝和约束。初始阶段,生徒“多不率教”。范仲淹积极支持胡瑗加强教学管理,将自己的儿子范纯祐送到州学拜胡瑗为师。学校很快形成了独特的笃实、醇厚、和易的学风,“苏学为诸郡倡”,影响越来越大。其间,范仲淹还经常约见他。《三朝名臣言行录》卷十一《丞相范忠宣公》曾记曰:“文正公门下多延贤士,如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徒,与公从游。”可见,在苏州胡瑗很忙。加之,范仲淹当年十月就还京升任礼部员外郎、除天章阁待制。在胡瑗被聘的这几个月时间里,他是不可能分身去京城的,所以胡瑗进京更定雅乐只能在被聘苏州之前,他去京城的出发地理当在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