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名人先贤 > 正文
任陈晋的乡梓情结
新闻来源:时间:2015-04-21 21:16:2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任陈晋的乡梓情结
黄建林
 
    家乡不仅是一个空洞的地域符号,一景一物皆因饱有深情才走进游子的心灵。
    盈盈儿女列灯圆,簇簇盘蔬箸满前。
    那稔山乡穷老叟,一餐才罢早思眠。

    这首题为《忆家》的诗歌是清代兴化诗人任陈晋徽州教授任上所作,短短二十八字回忆了家人团聚的欢欣,与自己宦游异乡缺食早眠形成强烈对比,表达了对家的无限向往与依恋之情。古代中国是一个乡土气息浓烈的国家,生于斯土的人民大多安土重迁,有着强烈的乡梓情结。家乡是他们灵魂深处的温情港湾,无论贫贱或是富贵,叶落归根都是游子们最终的选择和期待。
    任陈晋与任大椿祖孙是清代著名的学者和文学家,兴化邑人誉之为“经训贻芳”。任陈晋乾隆四年进士及第,“不肯折节以应世”,故而十二年后才被授官徽州府教授,此间为了生计不得不舟车南北,胸有所触皆发之于诗歌,而尤以家乡为其诗歌中屡见之咏叹对象。
    兴化地处里下河地区,适度的雨水、充沛的光照成就了她“鱼米之乡”的美誉,三月菜花与六月荷花是游子心中永远的挂念。任陈晋宦游他乡,每每想起家乡的风景,心中总是油然生起“不如归去”的情绪。《偶怀家乡风景》其一写道:“三十六垛菜花圃,六十四荡荷花田。虽无险峻奇风景,恰得平流自在天。”“三十六垛”、“六十四荡”准确而形象地描绘了兴化垛田与河荡的地貌特征,菜花与荷花生长其间自是给这片土壤增添了许多风韵。兴化虽没有高雄之崇山峻岭,但撑一叶小舟缓缓行驶在水乡的溪流中,这种安闲与自在又能于何处觅得?
    “廿载资生计,天涯搏脯脩”可以说是任陈晋半生宦游的真实写照,冷官教职任上也是尝尽了人生的苦酸,他甚至带领着僮仆在官署前的空地上种菜以自给,《种菜》一诗记录了其中的情状:“率僮种菜不栽花,冷署冰盘味正佳。但得斋厨供一饱,未须红紫眼中夸。”艰苦的生活使得任陈晋愈加怀念家乡,《偶怀家乡风景》其二写道:“来薪自喜租能供,鱼蟹人遗少索钱。何似此间艰一饱,长斋苦节直经年。” “鱼蟹人遗少索钱”体现了兴化人民乐善互助的淳朴民风,与徽州任上的“艰一饱”两相比照,又怎能不触动诗人的家园之思?也难怪诗人对故乡的稻花香和粳米饭魂牵梦绕,感念乡境的组诗《杂忆》其三言:“来日朝暾上,平溪云水光。从东小茆舍,度景是荒庄。预报秋田熟,微闻早稻香。归来饱粳饭,鼓腹上沧浪。”
    家乡不仅是一个空洞的地域符号,一景一物皆因饱有深情才走进游子的心灵。古人作宦他乡多是独行,任陈晋也不例外,他微薄的俸禄不足以支撑举家客居的费用。聚少离多的宦游生涯使得任陈晋倍加怀念与亲人团聚的美好时光,《杂忆》其五言:“迎门稚子候,一躣我还家。瞬息亲朋集,阶庭笑语哗。茗烹新藿蕊,羹煮旧鱼虾。尔日尝乡味,莼鲈许共佳。”诗中描写的情景仿似就在眼前,温馨而感人。天赋异禀的孙子任大椿是任陈晋心头的安慰,《杂忆》其八言:“吾家好孙子,十岁喜能诗。属有惊人句,时投念我词。当杯呼小友,逢节忆佳期。微禄何堪系,言归作塾师。”古语云“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人才是家族世代兴旺的保障,而任陈晋把这一切皆寄托在年仅十岁的任大椿身上,后来的事实最终证明他没有看走眼。
    任陈晋的乡梓情结还体现在他对乡先辈的崇敬之情上,他在《存田诗序》中对兴化一邑之历代文化精英进行了如数家珍般的描述,“夫吾乡诗人,自前代宗考功挟七子,联盟中原,名豪海内,继则吴相国以孤臣索寞,自为哀怨悲愤之音。沿至国朝而平庵、艾山、西斋、大村诸公,更唱迭和,一时颇以风雅推重吾乡。”任陈晋宦游途经山东新城,这里是曾在扬州主持风雅坛坫者王士禛的故乡,感念与王士禛风雅唱和的乡邑先辈,赋《过新城怀故司寇王阮亭先生兼念吾乡诸前辈》两首,其一言:“执耳骚坛几十秋,敦盘初插自扬州。当时一辈邀青眼,下邑诸公尚黑头。回首云泥成隔绝,到今泉壤尽风流。可怜万古新城月,飞去邗江一片愁。”该诗其二列出了当时与王士禛唱和的扬郡文士,有汪楫、汪懋麟、李国宋、杜浚、王仲儒、王熹儒、吴嘉纪等人,其中李国宋、王仲儒、王熹儒三人皆为清初兴化著名文士,他们与王士禛过从甚密。文人诗歌创作比赛中,王士禛经常把李国宋的诗歌列为第一名。王士禛父事王仲儒与王熹儒的父亲王贵一,与“二王”兄弟有膠漆之契。在曾经诗坛领袖的故乡,任陈晋追念往昔感慨万千,“回首云泥成隔绝,到今泉壤尽风流”深蕴着对乡先辈文人的崇敬与惋惜之情。
    清苑县位于河北省中部,雍正年间兴化先辈陆篆曾作宰该县。初到县令任上,陆篆“昼事酬接,夜勤讯问”成功处理完三百多件滞留案件,他性格慈爱,刑杖处罚犯人从未超过二十下,民间誉之为“陆十五”。后因受高官胁迫接受前任知县王久猷亏项,最终卷入年羹尧大案中,受到了颇多不公平对待。任陈晋途经清苑县,赋《次清苑县》表达了对陆篆的惋惜和同情之心,全诗云:“清苑耳名熟,于今竟一来。琴弦成断响,乡老剧堪哀。历历惊心在,凄凄到眼回。春花繁客苑,抚景载徘徊。”
    “元宵一雨到清明,无限佳辰断客程。还忆故乡栖止地,小楼深巷卖花声”,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诵读着这首《雨中怀家》,漫步在兴化儒学广场,轻扣任陈晋故居的门环推门而入,恍惚间仿似看到陈晋先生端坐在“以斋”小楼品茶读《易》,这片“栖止地”是先生心灵的故乡,走得再远终归还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