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名人先贤 > 正文
明代靖江第一名宦刘光济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25 18:25:08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明代靖江第一名宦刘光济
高峰
 
    刘光济,明嘉靖进士,靖江第一名宦,曾任江西巡抚,河南卫辉知府,南京吏部尚书,工部尚书,刘光济不只是一个政治家,他还是诗人与书法家,与王世贞相交。刘光济一生刚直,推行一条鞭法入万历新政,完善赋税制度,却因得罪张居正而被勒令退休,而晚年养子入狱,悲伤过度,黯然辞世。
    刘黄后人嘉靖登进士
    正德十五年(1520年)二月二十,随着一声洪亮的啼哭声,一个男孩出生于靖江东沙二十四图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这家姓刘,祖先与姓黄的有些瓜葛,人称刘黄氏。刘黄氏在当时的靖江属于旺族,人口最众。
    这个孩子取名光济,字宪谦,号应谷。
    刘光济“生而卓颖善诵,十五年工属文,辞气沛发,川盈鹄翔,无所不畅”。但是,光济“生平著述,多散佚不传”。所以,他早年的文章我们几乎无缘看到。
    刘光济13岁考中了秀才。
    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八月,刘光济乘船到应天府(今南京)参加乡试,考取举人,列六十四名,时年24岁。他的同榜举人有后来的明代文坛领袖,“后七子”的首领太仓人王世贞。世贞小光济六岁,两人自此订交,惺惺相惜,成为相当要好的朋友。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二月,刘光济赴京参加会试,连捷进士,列二甲第二十五名。
    《嘉靖二十三年进士登科录》保存有刘光济的家状,其中载:刘光济,贯直隶常州府江阴县,民籍,靖江县人。
    不畏生死护犒军辎重
    刘光济考中进士后,初授户部山东司主事。他接手的第一个任务是整顿临清仓。他办事公正,清正廉洁,一尘不染,回京复命,行囊如洗。此后,刘光济擢户部员外郎。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八月,蒙古俺答率军自古北口入犯,长驱至通州,直抵北京城下。明世宗朱厚熜急集兵民及四方应举武生守城,并飞檄召诸镇兵勤王。十八日,大同总兵仇鸾先期率兵来到。朱厚熜拟派郎中以上级别的官员前去犒赏。此时,蒙古铁骑就驻扎在北京城外,出城随时都有可能碰上敌军,众官员面如土色,纷纷低头不语。
    刘光济挺身而出,慨然说:生不食县官耶?意思是说难道我们不是吃朝廷俸禄的吗?言下颇有对那些畏缩怕死的同僚的不满与讥讽。他脱掉官服,裹上头巾,穿上护膝与护身金属背心,带着十几名老弱兵丁,押着辎重乘夜出城。这帮兵丁没有打过仗,听到树林间风簌簌,树叶飘落,便会吓得魂飞魄散,以为伏兵,想要逃跑。刘光济手按宝剑,走在队伍前面,奋力前行,终于不辱使命,将犒军辎重送交大同来的援军。
    是时,王世贞官刑部员外郎,与刘光济比邻而居,他了解此事的前因后果,由衷地说:予之善刘君,自庚戌秋事,始居未尝不指屈,窃叹服也。
    这年,刘光济三十岁。也正因这次不俗的表现,刘光济很快官升户部山西司郎中,并于第二年外放河南卫辉担任知府。
    一条鞭法入万历新政
    刘光济在卫辉待了一年多,便因为母亲郑氏病故,回乡守制。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刘光济补山东济南知府。此后步步高升,先调往浙江任提刑按察副使,又转调江西担任布政使司右参政。嘉靖末年,刘光济又升任福建任布政使司右布政。隆庆元年(1567年),改左布政。
    十月,江西巡抚周如斗病故于任上,朝廷急调刘光济任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
    刘光济到江西后,经过一段时间调查研究,便开始全力推行一条鞭法。他召集抚州、南昌、吉安、广信四府,新建、庐陵、临川三县的长官,对一条鞭法进一步商议修订,分徭役、坊甲、铺行三部分颁行,先在南昌、新建两地试行。隆庆三、四年乃遍行于江西七十二县。
    同时,刘光济还废除了许多冗役。由于将徭役逐年摊派于全县的丁粮,又革除一部分冗役,从而使一条鞭法成为与农民承受力比较符合的新的赋税制。
    刘光济在江西所进行的赋税改革成为当时颇有影响的事件。他所进行的大胆而可贵的探索与尝试,使这项赋税制度更趋完善与成熟。万历九年(1581年),一条鞭法作为“万历新政”的一项重要内容在全国全面推开。
    不满张居正入主工部
    隆庆四年(1570年)六月,刘光济奉调南京户部右侍郎,总督南粮储,旋改任户部右侍郎。隆庆五年,刘光济从户部改调吏部,六年,转为左侍郎。
    时任吏部尚书是山西人杨博。杨博虽是文进士出身,但是多年来一直供职兵部。两人合作得相当愉快。杨博对光济十分欣赏,他曾对人说:“(光济)外和而内介,识精而度远,冲夷坦平,万斛之舟,新淬之镜,吾所不及也。”
    万历元年(1573年),杨博因病致仕,新任尚书张瀚一时未能到任,吏部的工作暂由刘光济主持。光济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工作之余,也没什么架子,常邀同僚部属吃饭饮酒,谈笑风生,但是从来公私分明,不会利用职权为别人办任何私事。
    隆庆六年(1572年)万历皇帝登基,张居正成为首辅。居正独断专行,“内外大计,一出其手定,部院不过一承行吏书而已”。有一天,刘光济忽发感慨说,这样的工作还是到此为止吧。于是三上奏折,以养病为由要求去职回乡。张居正当然清楚光济的心思,他让人传话给光济,问他是不是做这样的官不满足,不然为什么不老不病要辞官回乡。刘光济回答说,自己的病只有自己知道,何况人各有志啊。
    张居正没批准刘光济退休的请求,改任他为南京工部尚书。时为万历二年四月。
    拒绝张居正夺情署名
    万历二年七月,张居正改任刘光济为南京吏部尚书。这大概是刘光济政治生涯最闲适的时候。除了正常到官署应卯外,他大部分时光是与同僚与老乡们饮宴与交游。
    初到南京任职时,六卿中有人设宴。南京守备是皇上宠幸的一位近臣,被尊为上宾。但是这位守备架子很大,姗姗来迟。让大家等了许久。总算来了,主人忙迎上前,一躬到地。守备问:你们怎么不入席啊?主人道:明公不来,学生何敢入席。
    刘光济闻听怒道:我们是皇帝所任命的六卿,怎么能在权贵人面前自贬身份,称为学生呢?说罢拂袖而去。
    万历四年(1576年)二月,刘光济转任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那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南京守备这下成了刘光济的助手,他暗地对人说,这位刘尚书性格刚直,你们千万不要冒犯他!
    万历五年(1577年)九月,张居正的父亲病故。按明代礼制,张居正应辞官在家守孝27个月,以申孝思,称为“丁忧守制”。丧服未满,强制出仕的现象称为“夺情”。张居正担心一旦离去,他人谋其位,因此不想回江陵奔丧守孝。所以他表面上疏请守制,背后则暗示太监冯保挽留自己。内阁大臣吕调阳、张四维上疏引前朝事例,请张居正夺情视事。御史曾士楚、吏科都给事中陈三谟亦上疏请留。自此“和者相继”。在这种情况下,神宗改变了原无意留张居正的主意,命张居正在官守制。针对“夺情”一事,朝廷内外议论纷纷,反对张居正者抨击他是“贪位忘亲”,置“万古纲常”于不顾。
    当北京的夺情之议闹得沸沸扬扬,南京各部院也蠢蠢欲动。有人写好请求张居正夺情的上疏,请各部长官署名。按职务与声望,刘光济当署第一。刘光济说:“大家要求张首辅夺情,究竟是对还是错?皇帝挽留张首辅是为了对我们这些做臣子的示恩,我们更应该重视纲常伦理。”
    刘光济因此得罪了张居正,万历五年(1577年)十月二十一日,刘光济被勒令退休。
    养子入牢狱伤痛辞世
    刘光济致仕后,在江阴城买地建房,门挂匾额“大雅好客”。他从不议论朝政,平日里只是与朋友喝酒聊天,吟诗作赋。他还组织成立了诗社——大雅堂诗会。参加诗社的大都是江阴的一帮退休官僚与山人。
    此外,刘光济有时还出游。一次,去太仓王世贞家做客,世贞见其“面紫而眉目疏秀,风骨稜稜,饮啖如壮时,对客谈笑,达旦不倦”。
    足见光济虽然年已花甲,但是体格很好,精力依旧旺盛。
    万历六年(1578年)清明,在邓钦文的陪同下,刘光济回靖江扫墓。他们顺便拜望了靖江知县黄自任。黄自任在孤山顶上摆酒招待这位前南京兵部尚书。刘光济有诗《觉宇黄明府邀登孤山燕集》。
    万历十一年(1583年)八月,靖江增建常余仓,历三月告成。刘光济挥笔而成《增建常余仓记》。
    光济娶妻吕氏,未有子嗣。中年后,他过继了弟弟的一个儿子刘绍宗为嗣。但是这个孩子十分不争气。万历十年前后,刘绍宗一次酗酒后与人争执将人杀死,锒铛入狱。
    这让刘光济很受打击,为了营救儿子,年已六旬的刘光济在吴地往来奔波,求情疏通。一次路过太仓,他顺道拜访了里居在家的王世贞。世贞见光济脸色“渐黧瘦若腊”,大吃一惊。
    此后不久,王世贞就听到了刘光济去世的消息。
    刘光济死于万历十二年(1584年),年六十四。他死的那天还在与人下棋,外表平静自然,没有人能够体察到他内心的伤痛。大约一个月后,他的夫人吕氏也在悲痛中死去。
    三年后,王世贞为刘光济作《墓志铭》,高度评价光济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