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名人先贤 > 正文
唐志契籍贯考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21 15:53:50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唐志契籍贯考
周金波
 
    唐志契(公元1578-1652年),字玄生,又字敷五,明末清初扬州府泰州人,山水画家及绘画理论家,以其山水画作及画论著作《绘事微言》闻名于画坛。关于其籍贯,史料有江都、广陵、扬州、泰州及海陵等五说,学界较多直接引用史料,然有关唐志契的史料记载较少且存有谬误,乃至以讹传讹,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唐志契籍贯的研究。笔者在广泛搜集相关史料、著作及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考证唐志契的准确籍贯,并试论以上五说流变之原因。
    籍贯,籍者户籍,沿自先世,明制有民籍、军籍、商籍、匠籍等,清初基本承袭前朝,后则民籍为多;贯者,为某省某府某县某乡人之谓。现今籍贯,多为贯者意。从史料可知(篇幅原因,史料未罗列),唐志契的籍贯记载,有江都、广陵、扬州、泰州及海陵等五说。广陵,扬州之古称,明清时仍复称扬州。江都,明清时为江都县,属扬州府。海陵,亦为泰州之古称,明初革,复名泰州,辖如皋县,属扬州府。清初泰州仍属扬州府,辖如皋县。雍正二年,如皋县改属通州,从此泰州不再辖县,成为散州,属扬州府。故以上五说,实为江都、扬州(广陵)及泰州(海陵)三说。
    江都说
    载唐志契为江都人的史料为《浙江采集遗书总录》、《四库全书》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浙江采集遗书总录》成书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其是在乾隆年间纂修《四库全书》过程中产生的一部提要式目录,以供四库馆甄选采录之用。后在编纂《四库全书》时,将“著录书”、“存目书”逐一撰写提要,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汇编成《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由史料可知《浙江采集遗书总录》所录为后两者之源。此外《四库全书》载“姜绍书《无声诗史》以为颇得六法之蕴者也”,亦足以表明《四库全书》编纂中还参考了《无声诗史》,前者记其为江都人,后者载其为广陵人,两者相较之,前者范围更小,显然更为准确,故而《四库全书》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皆采江都之说。
    至于唐志契何故被载为江都人,笔者认为到了乾隆年间,志契的籍贯已较为模糊不清,以上五说至此已成。人们虽不甚知晓唐志契为何籍之人,却能看到《绘事微言》及书前之序。《绘事微言》的序为“同郡友弟”的郑元勋所作,而郑元勋为江都人无误,故唐志契亦被当成是江都人就不足为奇了。
    扬州(广陵)说
    《无声诗史》成书于康熙十七年(1678年),是唯一记载唐志契为广陵人的史料。载唐志契为扬州人的史料为《江南通志》和《扬州画舫录》。唐志契死后三十余年,《江南通志》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成书。《扬州画舫录》成书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扬州画舫录》载“唐志契,扬州人。精绘事……事载《江南通志》。”明确指出其记载出自《江南通志》。《江南通志》中载唐志契为扬州人,据此笔者推断,《江南通志》编纂者对于唐志契的籍贯,肯定不甚了解,其可能只略知志契为扬州府人,而更为详细准确的地点则不甚知晓,否则记述定更为详尽准确。若编纂者根本不知唐志契之籍贯,其则必参考搜集之资料。成书于《江南通志》前的史料无一记载唐志契籍贯为扬州,唯有《无声诗史》载其故里为广陵。《无声诗史》作者姜绍书约1680年去世,与《江南通志》编纂的年代较为相近,且姜绍书为镇江府丹阳县人,其本人就为江南人氏,故《无声诗史》被搜集成为《江南通志》参考文献的可能较大,编纂者故而参考之,改古称广陵为扬州。
    泰州(海陵)说
    笔者观《无声诗史》中各绘者之籍贯多为时称,如《绘事微言》序的作者郑元勋,《无声诗史》中就记载为扬州人,把扬州载为古称广陵者只有唐志契这一例。试想姜绍书为丹阳人,其生活的时代与唐志契亦大体相当,应当知道唐志契的籍贯,若此成立,则很有可能在该书刊刻过程中出现错误,把“海陵”搞成了“广陵”;若其对唐志契不甚了解,则在姜绍书成书之前搜集资料过程中就已出现纰漏也未可知。另郑元勋实为江都人,《无声诗史》却载其为扬州人,亦从侧面表明《无声诗史》所载绘者之籍贯不甚精准。沈子丞先生亦直接指出“唐志契,海陵人。案《无声诗史》作广陵人,非是。”故笔者推测《无声诗史》中载唐志契为广陵人,当为谬误,实则应为海陵人。
    此外,记载唐志契的相关史料中,《画史会要》为最早,其成书年代为崇祯四年(1631年),而《绘事微言》自序刻本成书于天启七年(1627年),两者成书时代亦最为接近,相较其他史料,《画史会要》所载亦最为详尽,故海陵一说最为可信。另天启七年自序刻本中亦明确指出为“海陵唐志契”。而泰州本地史料亦一如既往地记载唐志契为泰州人。如《民国泰县志稿》及《退庵笔记》。此外广东省博物馆中存有唐志契的一幅《石路杖藜图》,该幅作品的题款处记曰“六月杖藜来石路,绿阴深处能潺湲,海陵唐志契”。这就足以表明唐志契籍贯最为准确的应为海陵。
    综上所述,唐志契的籍贯之所以被传为广陵、扬州及江都,《无声诗史》记载的准确度不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若《无声诗史》把唐志契准确记载为海陵人,根据以上论述《江南通志》及《扬州画舫录》也应记载其为海陵人。也就不会衍生出以上“五说”,最多也就泰州、海陵、江都三说了。而泰州及海陵说,实为一说,故而也就只能有海陵及江都两说,或者泰州及江都两说了。而以纪昀为代表的《四库全书》编纂者们,或许就会为唐志契是泰州(海陵)人还是江都人,另做一番考证了。另唐志契籍贯被记载为广陵、扬州、泰州及海陵,在当时看来皆未有错,只是区划范围的大小,地名的古今不同而已,因为海陵省入泰州,泰州属扬州,广陵又为扬州古称。而江都属扬州,不属泰州,故江都一说,较之于其他诸说,就明显不够准确了。
    此外,阎安先生及泰州的一些研究者把唐志契的籍贯又进一步精确到了姜堰镇(今姜堰区),参阅诸史料,笔者推测其依据:一、当为《(道光)泰州志》及《姜堰市乡土志》等史料所载。如《(道光)泰州志》载:“唐志尹,字相五。住姜堰镇,工花卉翎毛。所居构万竹园。”另据《姜堰市乡土志》:“镇之东北古有万竹园,为唐志尹氏所构。其地旧有竹十数亩,园临其旁,唐公隐居其中为饮酒赋诗之所,一王维之竹里馆也。今园虽荒废,而人犹呼其地为万竹园……”此外笔者尚未见到唐家与姜堰有关联的其它记载。而这两条记载只是说明唐志尹居于其所建构的姜堰万竹园,并不能说明其兄唐志契亦居于此。再者,“隐居”二字最多也只能说明唐志契在此住过,并不足以说明其为姜堰人。二、可能为唐志契自序所载。然其自序是否载其籍贯并精确到姜堰,笔者未曾亲见,实难从之。据之,姜堰一说仍有待商榷,故笔者未采信之。(《绘事微言》自序刻本,藏于上海图书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特藏部,有关唐志契的史料中,笔者所知的唯有其自序,未曾亲见,是否载有其籍贯,亦未可知,实乃憾事。此外,笔者亦未见其籍贯为姜堰的准确记载,若方家存之,望不吝赐教,笔者愿观之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