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名人先贤 > 正文
李清著述补考
新闻来源:时间:2013-12-08 23:13:48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李清著述补考
张晓芝

 
    【关键词李清;史学著作;晚明;《清代禁毁书目(补遗)》
    【摘要王重民先生《李清著述考》一文,对晚明重要史学家李清一生著述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考证,共考得李清著作二十种。今查阅明清之际各种目录书籍,发现王文对李清著述的考证尚不完备,其所考二十种著作中有十五种需要补述;并检得王文未考李清著作达十四种之多。依据各种目录书籍对李清著述进一步详加考索,可弥补王文考证之缺漏,并有利于李清著作的系统整理。
    李清字水心,别号映碧,是晚明一位重要的史学家,一生著述甚丰。王重民先生曾著《李清著述考》一文(以下称“王文”、“王考”)①,对李清著述做过较为详细的考证,但尚有不完备之处。现检阅明清之际各类藏书目录,补考如下。
    一、王文所考李清著述补考
    1.《南北史合注》


 
    王考:《南北史合注》一百九十一卷
    江藩《汉学师承记》:“《读史方舆纪要》,世所称三大奇书,此其一也;其二则梅文鼎《历算全书》、李清《南北史合抄》。然《合抄》本人所易为,李书尤嫌疏漏,岂能与顾氏梅氏二书称鼎足哉!”此书较顾氏梅氏书,实远有逊色,故《四库提要》(今本提要未收,见附后)、《简明目录》并讥之。邵氏《简明目录标注》云: “有刊本少见。”(北京图书馆藏宝鑑斋抄本刊作抄)案是书本已收入《四库全书》,其《四库》原抄本,依余所闻见今尚存三份,两份存故宫图书分馆,均略有残缺,闻他一份现归李穆斋收藏,尚为完帙云。又《简明目录》作一百五卷,不知何据。
    补考:王先生将《南北史合注》认定为《南北史合抄》,从王考和笔者所翻阅的资料来看,两书确为一书。据《南北史合注叙》记载,康熙十六年江西魏禧至兴化访李清,读清所著《南北史合注》初稿,为序。又据《嘉定县志》记载,清康熙三十九年,嘉定张云章应兴化李柟聘,整理李清所著《南北史合注》,得一百九十一卷,云章别著有《南北史摘要》二十卷,《咏南北史诗》二卷〔1〕。
    清姚觐元《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中“应毁李清所著书目”载有《南北史合注》〔2〕。孙殿起《清代禁书知见录》收录《南北史合注》一百九十一卷,标明“兴化李清撰,益都冯溥,江都江懋麟同参,光绪间木犀轩蓝色墨格抄本”〔3〕,与其《贩书偶记》所记相同。今有《续修四库全书》本《南北史合注》一百九十一卷,系据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清《四库全书》撤出本影印。《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也有收录,系据清乾隆钞文渊阁《四库全书》撤出本《南北史合注》一百九十二卷(原缺卷一百七十二)影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②有著录,可参阅。
    2.《南唐书合订》
    王考:《南唐书合订》二十五卷
    前有顾士吉序云:“南唐旧有马元素、陆游诸纪,皆引喻失伦,芜秽不治。映碧先生潜精史学,杜门纂述,而独于南唐一书,三致意焉。曰,此紫阳氏之心也!夫爰是折中众家,以陆为正,而以马书群史附之,严其义例,校其伪舛,又仿小司马二裴之意,而为之训诂。《唐史》以后,欧阳《五代》以前,竟可自成一书,视《三国#蜀纪》固为加详矣。”此书主旨,在以南唐承李唐正统,映碧先生在当时,或有所为而发,故《简明目录》甚呵责之。是书与《南北史合注》等同被摈于《四库》之外,故今尚有《四库》原抄本存于故宫图书分馆中。邵氏《简明目录标注》云:“有刊本,少见。”
    补考:《南唐书合订》系四库撤毁书之一。姚氏《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应毁李清所著书目”中载有《南唐书合订》〔2〕。据孙氏《清代禁书知见录》记载,有《南唐书合订》二十五卷,标注“明兴化李清撰,朱丝栏格旧抄本”〔3〕。
    《四库撤毁书提要》记曰:“是书记南唐一代事迹,以陆游书为主,而以马令书及诸野史补之……纠其持论之纰缪,而仍取其考古之赅洽焉”〔4〕,言语较为中肯。《续修四库全书提要》有《南唐书合订》二十五卷,为乾隆四库底本〔5〕。据记载,此书抄本甚少,无备抄之书可补,而四库馆臣竟采取以衬纸塞满空匣的办法填补。
    今有《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收录《南唐书合订》二十五卷,系据清乾隆钞文渊阁《四库全书》撤出本影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3.《诸史同异》(《诸史同异录》)
    王考:《诸史同异》六十八卷
    见《简明目录》。《江南通志·艺文类》有清所著《廿一史同异》,当即是书。案李清书所以被摈于《四库》之外,即由此书所肇祸也,详后乾隆五十二年三月《起居注册》内。《四库》原抄本今不可得见矣!其书是否尚在天壤间,现亦不知。唯由《简明目录》尚可窥其概略,兹附于后,以备参考。
    《四库全书简明目录》子部类书类:“《诸史同异》六十八卷,明李清撰。取诸史所载事迹,以相合者为同,分三十八类;相反者为异,分三十类。与陈禹謨之《骈志》大致相近,而体例各异,博洽亦较胜之。”
    补考:此书系四库撤毁书之一,亦在子部类书类中,未见有传本行世。《四库撤毁书提要》中没有该书提要。《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中“应缴李清所著书目”录有《诸史同异录》一书〔2〕。
    4.《历代不知姓名录》  
    王考:《历代不知姓名录》十卷
    是书《四库》原抄本亦存故宫图书分馆,缺末二卷。
    案邵氏《简明目录标注》附录云:“案此二书(指以上两书)殿本有。颂蔚。”盖附录王颂蔚说也。
    又案以上四书,《禁书总目》内列于钱谦益、屈大钧等之后,殿本即有之,亦必焚毁。
    补考:此书系四库撤毁书之一,在子部类书类中,《四库撤毁书提要》说:“是编以列史所载有事迹而无姓名者,类而聚之,勒为一书,以备考据”〔4〕。
《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中“应毁李清所著书目”载有《历代不知姓名录》一书〔2〕。《贩书偶记》收录《历代不知姓名录》两个版本,一为十四卷本,一为十卷本〔6〕。十四卷本小注详细记载该书情况,能见其大略之形,因该书不多见,现抄录如下:
    昭阳李清编,旧抄本,卷一孝子三十九条,忠臣七十条,烈士(妇女附)二十三条;卷二义士(妇女附)八十一条,义激八条,直臣四十八条;卷三智士(妇女附)一百二十九条,能吏十条;卷四学人十二条,文人(妇女附)二十九条,策士四十五条,说客二十五条;卷五眷旧九条,好生八条,执者五条,达者十七条,端人(妇女附)二十八条,长者十一条;卷六侠客二十条,力者二十二条,神人四十八条;卷七异人七十二条;卷八术士一百九条;卷九快人二十三条,规讽十八条,滑稽二十三条,友民十条,报恩十四条,衔冤十一条,韵人十四条,巧人十八条;卷十伎艺三十条,耆寿九条,隐者三十九条,女丈夫六条,奇仆十八条,方外五十一条;卷十一奇僻五十二条,间谍六条,幸获五条,自新十五条,憨人二十条,庸流二十一条;卷十二t人四十一条,馋人十九条,媚子十一条,贪夫九条,淫人八条,忍人十二条;卷十三妖妄十九条,夷人十六条,鬼物十二条,叛贼五条,逆贼二十二条;卷十四补遗十四条〔6〕
此书每册之首钤有“曾在王鹿鸣处”六字硃印一方。后有“雪苑王琼宴家藏书”八字硃印一方。

    十卷本的情况是“传抄本,分类凡五十有四,惟卷数与前书互异,且原阙卷九、十两卷。即奇僻、间谍、幸获、自新、憨人、庸流、憸人、馋人、媚子、贪夫、淫人、忍人、妖妄、夷人、鬼物、叛贼、逆贼等十七类并补遗十四条”〔6〕。
    今有《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收录《历代不知姓名录》十卷(存卷一至卷八),系据清乾隆钞文渊阁《四库全书》撤出本影印。
    5.《明史杂著》(即《明史论断》) 
    王考:《明史杂著》
    见《国粹学报》。李详有序云:《明史杂著》二册,不标卷第,凡论十六,辨十三,书后三十有八,传四,记四,序一,先四世族祖映碧先生之所著也。映碧著书,覈之家传及县志艺文,俱无此目,此乃国初宛平王文靖公熙家旧抄。楮墨极古,目录首页有“慕斋鉴定”阳文圆印,又有“宛平王氏家藏”阴文方印,书藏江阴缪先生家,余从假得迻寫,略为是正,存诸箧笥。此本论辨书后,颇辨明实录及野史之误,而并及明之弊政,与诸臣之得失,为修《明史》者所未见,读之殊快人意。
    补考:缪荃孙《艺风藏书记》记载:“《明史论断》二册,旧钞本,兴化李清撰,首有‘宛平王氏家藏’白文方印,书签有‘宝翰堂藏书印’朱文长印,宛平相公故物也。”〔7〕
    6.《南渡录》 

 
 
    王考:《南渡录》五卷
    李慈铭《越缦堂日记》第九册十五页: (同治丁卯八月二十四日)“阅李清映碧《南渡录》,共五卷,抄本,失去序目。其书起于崇祯十七年四月丁亥,福王至自淮安府,讫于乙酉七月唐王即位于福州,改元隆武。遥上帝尊号曰圣安皇帝,二年五月遇害于燕京,每条皆先大书为纲,而后系以事。映碧服官南都,事多参決,故所记较诸书为详。”
    李详《明史杂著·序》:“映碧别著有《南渡录》、《三垣笔记》,于圣祖朝经其子柟奏进《南渡录》,收入《明史·艺文志》。《明史》弘光诸臣传多采其事。而乾隆《禁毁书目》与《三垣笔记》并在毁列。”
    补考:《明史·艺文志》收录《南渡录》二卷〔8〕。《清代禁毁书目》及《清代禁毁书目(补遗)》均未记录《南渡录》一书情况。孙氏《清代禁书知见录》列有《南渡录》五卷,标注为“明兴化李清撰,旧抄本”〔3〕。私人藏书家黄虞稷之《千顷堂书目》收录李清《南渡录》二卷〔9〕。又缪氏《艺风藏书记》亦录有《南渡录》二卷,旧抄本〔7〕。
    据《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记载,《南渡录》共有三个版本:“一为燕京大学图书馆所藏……二为涵芬楼藏抄本……三为扬州测海楼吴氏藏野史二十一种四卷本,今归北平图书馆……”〔5〕。谢国桢之《增订晚明史籍考》按语中曾言及其所见到的录本,即《续修四库全书提要》中所提到的三个版本,还提到《南渡录》有浙江省图书馆藏大兴传氏钞校本〔10〕。今湖北省图书馆还藏有《南渡录》四个版本:(1)《南渡录》三卷,附校勘记二卷,清李清撰,清钞本,四册;(2)《南渡录》□卷,清李清撰,陆廷抡阅,清钞本,存卷三、四;(3)《南渡录》不分卷,清李清撰,清钞本,一册,记崇祯十七年四月至八月事件;(4)《南渡录》不分卷,清李清撰,清钞本,一册,记事起弘光元年正月至六月。而《嘉业堂钞校本目录》又记载:“《南渡录》不分卷,明李清著,旧抄本,十册。”〔11〕盖为《南渡录》又一版本。
    然而,宣统元年(1909年),李详(李清五世族裔)为《明史要著》作序时,尚称未见到《南渡录》。谢国祯曾发现四种《南渡录》抄本,抗战时被日军烧毁一本。20世纪80年代,黄俶成先后找到十二个手抄版本,并做了大量考证辨伪工作,整理出《南渡录》六卷本,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堪称善本。今《续修四库全书》载有《南渡录》五卷,系据浙江图书馆藏清抄本影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7.《三垣笔记》

 
    王考:《三垣笔记》三卷,《附识》三卷
    《古学汇刊》本。(第一集)丁氏八千卷楼有抄本四卷本。
补考:清姚觐元《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外省移咨应毁各种书目”中列有《三垣笔记》一书,题作“李清记”〔2〕,未记载版本情况。清钱曾《虞山钱遵王藏书目录汇编》之“经济时政类”中记有《三垣笔记》三卷〔12〕。缪氏《艺风藏书记》记载稍详:“《三垣笔记》足本三卷,附识三卷,传抄本。荃孙前后钞得三帙,惟此最足,盖由兴化李氏钞出者。次行‘左寺丞臣李清恭记,中书科中书舍人臣王挺恭阅’,每卷并有附录。”〔7〕孙氏所辑之《清代禁书知见录》中有《三垣笔记》三卷,《补遗》三卷,题下标注“明兴化李清撰,旧抄本,民国元年国粹学报社铅印民国申寅邓氏风雨楼,铅印古学汇刊第一集本,民国癸亥吴兴刘氏嘉业堂刊本多《附识》三卷又一卷《补遗》一卷”〔3〕。王考所据乃孙氏所注版本之一,即《古学汇刊》本。
    现据《中国丛书综录》记载,知《三垣笔记》共存三种传世版本:一是四卷本《三垣笔记》,明季野史汇编本;二是三卷本《三垣笔记》,另有《补遗》三卷,《古学汇刊》本;三是三卷本《三垣笔记》,另有《补遗》三卷,《附识》三卷,《补遗》一卷,嘉业堂丛书本〔13〕。又据《嘉业堂钞校本目录》记载:“《三垣笔记》四卷《附识》二卷,明李清著,旧抄本,五册”〔11〕,如此,嘉业堂应存《三垣笔记》两种版本。
    谢国桢之《增订晚明史籍考》对《三垣笔记》一书有较为详细的考证。其按语云“……是书传钞颇广,内容多不相同,惟嘉业堂丛书刻本,据清裔孙李详所藏稿本刊于古学汇刊中者较为完善”〔10〕,是矣。谢先生所考《三垣笔记》版本除《古学汇刊》本、嘉业堂丛书本、传抄本外,还有浙江图书馆藏大兴传氏四卷本又补论一卷。
另,笔者根据湖北秭归县图书馆所藏《海桑外乘二种》(清傅以礼编清末传氏长恩阁钞本清傅以礼校并跋一册),发现其二即为李清撰《三垣笔记》,只存卷一和卷二。该书书后有全祖望跋,又有节叟(傅以礼)批校,并于书末题“丙子三月上浣新得四卷足本,据校一过,增改若干字。此本下二卷全阙,盖残本也。此虽残本,然却是《三垣笔记》又一版本。
    《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记有《三垣笔记》两个版本,一种为前面所说的嘉业堂丛书本,另外一种为汇刊本〔《〕,均有提要,可资参看。
    现有《四库禁毁书丛刊》收录的影印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清抄本《三垣笔记》,题作八卷;《续修四库全书》收录的影印吴兴刘氏嘉业堂刊本《三垣笔记》,题为《三垣笔记》三卷,《附识》三卷; 1982年中华书局出版顾思点校的《三垣笔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8.《甲乙编年录》
    王考:《甲乙编年录》
    见《禁书总目》。
    补考:未见有传本。《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禁书总目”下“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中列有《甲乙编年录》一书,标注“明李清撰”〔2〕。《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补遗一”记载:“《甲乙编年录》一部,五本”,注云:“查《甲乙编年录》,题碧水翁撰,考李清别号碧水翁,则此书清所作也,记福王称号南京始末,语多狂悖,应请销毁”〔2〕。因而《清代禁书知见录》、《贩书偶记》、《贩书偶记续编》、《千顷堂书目》等均不见此书记载,盖亡佚久矣。
    9.《袁督师斩毛文龙始末》


毛文龙通敌手迹

 
    王考:《袁督师斩毛文龙始末》一卷
    明陈仁锡《荆驼逸史》本。
    补考:《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记曰:“(《袁督师斩毛文龙始末》)明李清撰,清为辽东督师袁崇焕客,是编自崇祯二年五月崇焕牌仰旗鼓司,查东江官兵在清江者给赏登舟。六月十二日过江,进城毕,其中叙斩毛文龙事,崇焕诘责文龙,与《明史·崇焕传》大概相同,但无辇金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塑冕旒像于岛中之语,恐《明史》所载十二罪,系崇焕专杀后奏报之词,非事实也,史称‘崇焕既斩文龙’……此书成于崇祯戊寅,可见当日议论之一斑焉。”〔5〕
    《中国丛书综录》载有两个标题,一为《袁督师斩毛文龙始末》,二为《督师袁崇焕计斩毛文龙始末》,前者有荆驼逸史本(道光本、宣统石印本),后者为海甸野史本〔13〕(按:前者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后者藏于四川省图书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10.《史略正误》(或称《史略词话》、《史略词话正误》)
    王考:《史略正误》见《江南通志》。
    补考:《史略词话序》记曰:康熙三年,兴化李清与泰州宫伟镠合作,删定明杨慎所著《历代史略十段锦》弹词为《史略词话》二卷〔1〕。《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补遗三”中有《史略词话》记载,注明“前明扬州李清、宫伟镠重编,内有杨慎弹词,语多谬妄”〔2〕。孙氏《清代禁书知见录》记录《史略词话正误》二卷,标注曰:“广陵李清、宫伟镠同撰,无刻书年月,约康熙间刊,陈目无正误二字,此书内有杨慎弹词,语多谬妄”〔3〕,与其《贩书偶记》有关记载大致相同。《江南通志》所载《史略正误》盖为《史略词话正误》。《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11.《诸忠纪略》
    王考:《诸忠纪略》
    见徐乾学撰《墓表》,汪琬撰《行状》。
    补考:谢国桢《增订晚明史籍考》有《诸忠纪略》一书记载,标注“明兴化李清映碧撰”〔10〕,未加详考,盖根据徐乾学所撰《墓表》及汪琬所撰《行状》著录。
    12.《女世说》


 
    王考:《女世说》四卷
    顾颉刚《清代著述考》云:“有刊本。”
补考:《八千卷楼书目》著录李清《女世说》四卷,书题“昭阳李清映碧辑,霅溪钱时霁景开校”〔14〕。《贩书偶记》著录《女世说》四卷、《补遗》一卷,注明:“明昭阳李清撰,道光乙酉三月经义斋刊巾箱本”〔6〕。今人陈汝衡《说苑珍闻·女世说两种》所云刊本与道光本同,迄今尚未知有他本。顾颉刚《清代著述考》云:“有刊本”,未见。
    13.《谏垣疏草》
    王考:《谏垣疏草》
    见《禁书总目》。
    补考:《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中“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有《谏垣疏草》一书。“补遗一”载有《谏垣疏草》一部一本,注云:“查《谏垣疏草》系明李清撰,乃其为给事中请谥之案,诸臣疏后即附以诸臣小传,语多违悖,应请销毁”〔2〕。“补遗二”则云:“此书奏疏及杂著内叙论辽事,语多违碍”〔2〕。孙氏之《清代禁书知见录》、《贩书偶记》、《贩书偶记续编》均未有此书记载。
    今有《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收录《谏垣疏草》,系据明崇祯刻本影印(不分卷)。《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14.《赐环疏》
    王考:《赐环疏》
    见《禁书总目》。
    补考:未见有传世之本。《清代禁毁书目(补遗)》之“浙江省查办奏缴应毁书目”中列有《赐环疏》,标明“李清著”〔2〕。其他各家书目也无此书记载,书中内容不得而知。
    15.《澹宁斋文集》
    王考:《澹宁斋文集》二十卷
    见《江南通志》。汪琬《李公行状》云:“又集平生杂文二十卷。”
    补考:《澹宁斋文集》又称《澹宁斋集》。
    二、王文未考李清著述补考
    1.《南渡纪事》二卷
    《清代禁书知见录》记有《南渡纪事》二卷,标注:“原题大理寺李清抆泪述,旧抄本,是书即传节子(按:传节子即傅以礼)所云‘二卷本之伪本,其序即窃取自也是录者’”〔3〕。《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记有《南渡纪事》二卷,系海盐朱氏藏抄本。《提要》言:“原题大理寺李清抆泪述,是书即傅以礼所云:‘二卷本之伪本,其自序,即窃取自也是录者,与李慈铭越缦堂日记中所跋者,体例内容,均不相同。’清□叙事平允,此本过持党见,已非李氏之本旨。惟此书记载当时奏疏采录颇备,所叙四镇高杰刘泽清、黄得功事较他本为详,与明季史料,不无补益。《秋室集两疆逸史跋》,引有《南渡录》,与李清所著同名,或即是书也。”〔5〕《秋室集两疆逸史跋》所引是否《南渡纪事》,姑以存疑。据谢国桢所考“其自序亦恐出于后人伪托,因序中一题前明,一题曰弘光元年朔日,所云‘元年朔日’,弘光尚未出走也”〔10〕,《南渡纪事》恐为后人伪撰。王文无考,当因此由。
    据《清代禁毁书目(补遗)》“补遗二”记载,浙江抚院王奏缴新书三种,内有《南渡纪事补》一书,注曰:“明李某撰,不著名,系私记福王事迹,分日编载,起甲申四月,至八月止”〔2〕。两书相互印证,所指李某,恐为李清无疑,遂考于此。
今有《四库禁毁书丛刊》收录的据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清抄本影印的《南渡纪事》二卷。
    2.《诸史异汇》二十四卷
    《四库禁毁书丛刊》收录《诸史异汇》二十四卷,系据浙江图书馆藏旧抄本影印。然《清代禁毁书目》及《清代禁毁书目(补遗)》均不载此书目,不知为何。其他各家私人藏书目录亦不见记载。《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3.《折狱新语》十卷


 
    《折狱新语》是李清在宁波府推官任内审理各类民、刑案件的结案判词,可谓地方司法实录,也是我国现存唯一的明代判词专集。此书收判词二百一十篇,其中卷一婚姻,收判词二十六篇;卷二承袭,收判词十六篇;卷三产业,收判词二十四篇;卷四诈伪,收判词五十七篇;卷五淫奸,收判词三十三篇;卷六贼情,收判词十四篇;卷七钱粮,收判词七篇;卷八失误,收判词四篇;卷九重犯,收判词十篇;卷十冤犯,收判词十九篇。另有一篇附录“疑狱审语”。
《续修四库全书》影印本录有衙藏版《折狱新语》十卷。但《续修四库全书提要》中无此书内容提要。《中国丛书综录》记有李清《折狱新语》,现存版本为国学珍本文库本。
    4.《李映碧公余录》二卷
    据《祁忠敏日记》(丁丑)记载,崇祯十年,兴化李清去浙,以所著《公余录》二卷示祁彪佳〔1〕。又《贩书偶记》记载:《李映碧公余录》二卷,注云:“门人陆云龙订,崇祯丁丑列,即《读史随笔》、《理署偶笔》”〔6〕。
今国家图书馆藏有《李映碧公余录》二卷,系明崇祯刻本。此本特征为:九行十九字,白口,四周单边,无鱼尾。卷端题:“昭易李清著,门人陆云龙订”。有陆云龙《李映碧师公余录叙》,作于丁丑年(崇祯十年)。
    5.《鹤龄录》(卷数不可考)
    《中国丛书综录》著录檀几丛书本《鹤龄录》,署名李清撰。
    6.《梼杌闲评》


 
    《梼杌闲评》又称《明珠缘》。《江苏艺文志·扬州卷·李清传》载:“《梼杌闲评》(一作《明珠缘》)五十回”〔15〕。此书不著撰者,今人研究确定为李清所撰。《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对文本有较为详细的说明,兹不赘述。《中国古代小说总目》云:“书中称明朝为‘本朝’,第五十回回目‘明怀忠旌忠诛众恶’,‘怀忠’为崇祯皇帝的谥号……后来南明给他的谥号是‘思宗’,又改为‘毅宗’,可见本书写成在崇祯十七年(1644)0”〔16〕。今存刊本避康熙皇帝讳“玄”,而不避乾隆皇帝“弘历”的名讳,可推断其是康熙、雍正年间刊本。此刊本藏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资料室。
《梼杌闲评》又有京都藏版本,藏大连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院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等。
光绪二十年(1894年),上海书局石印本曾改题为《明珠缘》。
    7.《鬼母传》(卷数不可考)
    张潮辑《虞初新志》卷十、吴曾祺编《旧小说》己集一均收录《鬼母传》,题作者为李清,叙某贾人妻怀孕而死,死后生一子,因无乳,每天天未明即持钱买饼饲儿事〔17〕。
    8.《外史新奇》五卷
    《续文献通考》子部小说家类著录李清《外史新奇》五卷,未见传本〔18〕。
    9.《理宁录》十卷
    清沈復粲之《鸣野山房书目》著录《理宁录》十卷,题注“兴化李清著”〔19〕。
    10.《甲申日记》八卷
    孙氏《清代禁书知见录外编》记载:“《甲申日记》八卷,兴化李清撰,旧钞本,分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凡八卷。”〔20〕然而《嘉业堂钞校本目录》卷二记载:《甲申日记》,清孙承泽辑,清抄本,四册,未标明为李清所著〔11〕。据中国国家图书馆藏《甲申日记》考证,确定为李清所撰。《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11.《三垣奏疏》五卷
    《清代禁书知见录外编》著录《三垣奏疏》五卷,题为“明兴化李清撰,无刊书年月,约顺治间刊”〔20〕。
    12.《汲古阁观书记》
    《吴郡文编》(一二五)记载:顺治十四年,兴化李清作《汲古阁观书记》〔1〕。
    13.《得全堂夜讌记跋》
    据《同人集》(三)记载,顺治十七年兴化李清作《得全堂夜讌记跋》〔1〕。
    14.《正史新奇》(即《廿一史新奇》)二十六卷孙氏《贩书偶记续编》“史钞类0著录《正史新奇》二十六卷,注云/清阳山李清辑,底稿本,又名《廿一史新奇》”〔21〕。《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著录,可参阅。
    注释:
    ①《李清著述考》原载《图书馆学季刊》1928年第二卷第三期,后收入《冷庐文薮》(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出版),本文中“王考”下引文均出自此文,后不再作注。
    ②本文中《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均为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本,后不再作注。

    参考文献
    〔1〕张慧剑.明清江苏文人年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926,717,533,323,654.
    〔2〕姚觐元.清代禁毁书目(补遗)〔Z〕.上海:商务印书馆,1957:101,101,101,101, 124,66,253,332,108,264,284,281.
    〔3〕孙殿起.清代禁书知见录〔M〕.上海:商务印书馆,1957:112,112,113,17,57,113.
    〔4〕纪 昀.四库全书·四库撤毁书提要〔M〕.北京:中华书局,1987:1840,1840.
    〔5〕王云五.续修四库全书提要(第五册)〔M〕.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936,380, 380-381,382,383.
    〔6〕孙殿起.贩书偶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149,148,149,5, 296,326.
    〔7〕缪荃孙.艺风藏书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347,315,327.
    〔8〕张廷玉.明史(第八册)〔M〕.北京:中华书局,1984:2387.
    〔9〕黄虞稷.千顷堂书目〔Z〕.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19.
    〔10〕谢国桢.增订晚明史籍考〔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484,361,825,488.
    〔11〕周子美.嘉业堂钞校本目录〔Z〕.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21,21,22.
    〔12〕钱 曾.虞山钱遵王藏书目录汇编〔G〕.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121.
    〔13〕中国丛书综录〔Z〕.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318,315.
    〔14〕丁立中.八千卷楼书目〔Z〕.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9:579.
    〔15〕南京师范大学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江苏艺文志(扬州卷)〔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4:1127.
    〔16〕石昌渝.中国古代小说总目(白话卷)〔Z〕.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376.
    〔17〕石昌渝.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文言卷)〔Z〕.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20.
    〔18〕续文献通考〔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933.
    〔19〕沈復粲.鸣野山房书目〔Z〕.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29.
    〔20〕孙殿起.清代禁书知见录外编〔M〕.上海:商务印书馆,1957:16,6.
    〔21〕孙殿起.贩书偶记续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