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方言 > 正文
方言:最好的保护是传承
新闻来源:时间:2015-05-21 19:00:4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方言:最好的保护是传承
邹景隆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一方水土也孕育了一方地域内的方言土语。
    方言土语,诞生于巷陌乡野,植根于草根平民之中。从本质上说,它是当地老百姓日常交谈的口头语,而非书面语。
    方言土语,乡音独特,音调独特,语气独特,是一种独特的口音,有时,用汉语拼音字母也无法标注。
    方言土语,它的语言元素、语汇有独特的地域性和乡土气,有些乡土词汇很难用规范的固定的汉字来记录。因为它本身就是口头语,没有顾及到书面上用什么文字来记述,常有说起来容易、写下来困难的现象,因而不得不用同音字或音近字来替代。
    千百年来,方言土语在底层百姓中口口相传,世代绵延,虽经普通话大潮的冲击,仍然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坚定地支撑着,存活着。虽然,有些语汇受时代局限而渐被淘汰、消亡,但另有相当一部分依然在当地百姓的口头上流传使用。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那是因为方言土语特别接地气,特别鲜活生动,有的有着极强的表现力。经过千百年的流传、衍变、积淀,有的已成为“经过锤炼的语言的精华”,让你不忍舍弃,也不能舍弃。
    不少方言土语,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寄寓着百姓的喜怒爱憎,甚至还蕴含着深刻的人生感悟和生活哲理,彰显着方言土语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价值。
    但是,毋庸讳言,它也难免有小市民和某些流氓无产者的低俗和粗野。
    鲁迅先生当年曾称“他妈的”为“国骂”。在咱们泰州地区也有“×妈妈的”类似的“土骂”。对于这类低俗的语言垃圾,今天,我们必须将它们抛弃和铲除!
    泰州地处苏中。据学者研究,泰州的方言,属于淮扬方言体系。这个方言体系脉络甚广,涵盖着兴化、东台、海安、如皋、大丰、姜堰、泰兴、靖江等地。在这片广大的地域内,老百姓几乎用同一种乡音、同一种方言来沟通和交流,绝不会有任何语言障碍。
    大江东去,百川入海。方言土语这股支流,它必然会被普通话的主流语系所裹挟、包容、同化。其中有些较有生命力和表现力的鲜活语言,可能会被普通话采纳、消化和吸收。在当代作家莫言、贾平凹、梁晓声等人的作品中,我们随处都可以看到方言土语被吸收利用的许多个案和范例。
    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大趋势,也是各地方言土语的一个很正常的出路。
    然而,方言土语作为乡土文化的根,也有它自身存在的价值。它的血脉、它的根系必须受到保护和延续。
    泰州地区的方言土语,是苏中大地上土生土长的一朵奇葩,悠悠千年的一棵不老苍松。世世代代,它在泰州百姓中心口相传,是父老乡亲们心中久久不灭的记忆,是乡土文化的一支汩汩流淌的血脉,是一个根系发达、覆盖甚广的庞大的方言体系。
    对这份宝贵的语言资源加以搜集、整理、保护和传承,这不仅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承继、一种可贵的文化认知,更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泰州人的一种历史使命。
    然而,最好的保护还是传承。
    由谁来传承?当然是我们的后辈,那些生活在泰州土地上的广大青少年孩子们。
    我们要对当地的方言土语加以辨析和筛选。剔除其低俗的狭隘的糟粕,而将其中健康、鲜活有生命力的部分,传承给我们的孩子。
    我们可以让孩子们在学校、在社会上讲普通话,而在家中、在邻里间又会讲泰州的方言。乡音亲切,乡情更浓,何乐而不为?
    让他们经常地自然地接受方言土语的影响熏陶,从而亲近方言、理解方言、熟悉方言、使用方言、热爱方言,让他们成为对泰州方言很感兴趣的愉快的接受者和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