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宗教 > 正文
茗山法师题寺名
新闻来源:时间:2015-02-14 18:16:5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这段真实的传奇故事,给“大士禅林”的历史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茗山法师题寺名
颜国强

    茗山法师生前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常务副院长、镇江焦山定慧寺和无锡祥符禅寺方丈。他不仅是一位佛学造诣精深定慧双修的大和尚,又是一位爱国爱教德高望重的宗教界领袖,同时还是一位集书法家、诗词家于一身的高僧。
    说来神奇,这位名扬中外的高僧,长达60多年的佛教徒生涯,竟缘于沙沟大士庵。
    1914年3月16日,茗山出生于盐城冈门一个普通人家,父亲钱宝森,字玉焯,清末秀才。母亲张善纯,沙沟镇人。父亲为他起名叫钱延龄。4岁那年,小延龄随父母举家迁到沙沟,在沙沟度过了他的童年时代。延龄自幼聪慧,随其父学四书、五经,攻读古诗文,临池书法。母亲张氏贤惠善良,常年吃斋念佛,是沙沟大士庵的居士,又是时任庵主天成师太的干女儿。母亲在家念佛,小延龄在一旁陪伴并认真聆听。母亲还常带他去大士庵参加佛七、听讲佛经。菩提树下,小延龄耳闻目睹佛心日笃,他经常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正襟危坐在石墩上一字一板地诵经礼佛,这些举动常常得到天成师太的称赞。
    1933年,虚年19岁的延龄在建湖收成庄罗汉院正式出家,他拜宏台法师为师,法名大鑫,号茗山。从此,他踏上了献身佛教事业的漫长人生旅程。1951年,茗山任焦山定慧寺主持。
    1994年,茗山法师应台湾台北市弥勒院之邀请赴台讲经,巧遇台北法华寺住持性海师太。性海是沙沟大士庵第11代传人,天成师太就是她的师傅,性海于1949年春去了台湾。茗山和性海既是同乡又有天成师太这层关系,两人谈话自然非常亲切。性海向茗山叙说了思乡之情和回乡复建大士庵的念头。茗山向性海介绍了党的宗教政策和家乡的变化,鼓励她回国回乡复建大士庵。之后的日子里,性海师太怀着爱国爱教的热忱之心,不顾89岁高龄几度来往于海峡两岸,在政府批准和群众热心支持下,大士庵复建奠基仪式于1996年10月举行。大士庵复建工程收到的第一笔捐款就是茗山法师以他已故母亲张居士名义捐赠的6000元人民币。
    复建大士庵初期,筹委会一班人出于扩大影响增加知名度的考虑,拟将“大士庵”改名为“石梁寺”(沙沟古称古梁)。后请示茗老,茗老沉思片刻,提出更名为“大士禅林”,筹委会一致同意茗老的决定。老人家亲书“大士禅林”四个古朴雄浑的大字,筹委会请工匠勒石镌刻作了禅林山门的石门匾。
    茗山法师前后四次亲临沙沟指导大士禅林的各项复建工作。2000年农历5月28日,他亲自主持大士禅林诸佛开光仪式。他为大士禅林留下了很多墨宝,除寺门匾额“大士禅林”外,还题写了“大雄宝殿”、“祖堂”、“天王殿”等殿堂匾额。他还书写了“杨枝净水”四字赠与性海师太,高度赞扬她为复建“大士禅林”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为延慧二师太书写“偏洒三千”,鼓励她接好性海师太的班,为弘扬佛法继续努力。
    2001年6月1日,茗山长老圆寂,终年88岁。性海师太也于2002年1月7日仙逝,享年97岁。想不到当年4月初,大士禅林寺院东邻蔡姓居民建房(此房基旧时原为大士庵菜园),在挖地基时出土圆石鼓一对,石门匾一块。石门匾上镌刻有“大士禅林”楷书四字和“清道光乙亥年荷月重建”一排小字。当石鼓和石门匾抬到寺院天井中,众人无不惊叹。筹委会主任史桂生说,性海师太年近百岁,生前从来没有向我们说过大士庵的前身为“大士禅林”。再者,明清两代的《盐城县志》上也从未记载有关沙沟“大士禅林”的文字。这眼前出土的“大士禅林”石门匾,竟于茗山长老当初之意相同,实属罕见神合,令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这段真实的传奇故事,给“大士禅林”的历史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一代高僧茗山圆寂后,为了永久纪念这位自幼在禅林与佛结缘德业流芳的大和尚,沙沟大士禅林在寺院西北侧建有茗山法师骨灰灵塔一座,以供后人缅怀和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