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宗教 > 正文
古城泰州城隍庙与城隍神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17 18:52:47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古城泰州城隍庙与城隍神 
佚名
 
    城隍庙,是泰州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千年的风霜雨雪吹吹打打,斑驳了它很多的记忆,然而泰州道教文化的真情内容却始终绚烂在一方时空。     城隍,是守护一座城市最高的神。“城”指城池,“隍”为干涸的护城河,“城”和“隍”皆为保护城市的军事设备。城隍初为自然界的风雨之神,当道教把城隍尊为“剪恶除凶、护国保邦”之神时,百姓就毫不犹豫地把它立为守护城池并管领亡魂、赏善罚恶的社会神。据称,城隍能应人所请,“旱时降雨、涝时放晴”,是一位可确保“谷丰民足”的当坊神。 
    城隍有无这样神勇的护佑作用,无人能知,但在饱经忧患的历史风雨中,百姓“水旱必祷焉”,会用期盼来创造城池的保护神。 
    泰州城隍庙为江苏省内保存最为完好和规模最大的古城隍庙。它始建于唐代,北宋元符二年重修,明清时期又历经四次重大修建。由泰州知州徐瀛撰写的《重修城隍庙正殿记》等碑记,见证了城隍庙修建的历史。废了再建,倒了再竖起来。泰州城历史上数度遭遇自然和战火的侵袭,泰州城隍庙在风雨锤炼中挺起了它在历史中应有的高度。这个世上原本没有神,有了守护的勇敢精神在,这种精神的神就会存活在百姓心灵中。 
    到了明代,泰州城隍神更赋予了百姓特别的情感怀想。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下旨各府、州、县大建城隍庙,并依据一地一主、一城一神的原则及“王、公、侯、伯”的不同等级大封天下城隍神,而泰州城隍则被封为“海陵忠佑侯”。这“海陵忠佑侯”又是何方神圣? 
    城隍,是古时一个城市追崇的精神之魂。杭州把咏唱着正气之歌走向人生永恒的文天祥封为阴界的一城之主,苏州把“博学多智”、“忠诚仁勇”的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誉为城隍,上海则根据时代需要大胆地把不同时期的历史名人霍光、秦裕伯、陈化成树立为城市的三任城隍。而泰州城隍庙“海陵忠佑侯”供奉的究竟为谁,历史上则有不同说法。 
    有人说,这里供奉的是岳飞。宋室南渡,天下大乱,金兵犯境,泰州告急,担任通泰镇抚使兼泰州知州的岳飞领兵镇守一方,以笑傲江河的历史豪气,挺立成了在风云中不变色的城市保护神。人固有一死,而“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岳飞却死得何等壮烈,其屹立千年而不倒的忠勇形象,自然被泰州百姓敬奉为一方守城护民的城隍神。 
    也有人说,泰州城隍庙供奉的不是岳飞,而是张士诚。 
    张士诚是古泰州的海滨盐民。那个时代,是没多少人肯为贫苦百姓而伸张正义的,张士诚却敢。他以“十八扁担闹天下”的英雄壮举打下了百姓的一片天,天地就为他的义举而动容。张士诚死了,但他敢为百姓而言而死的英魂却永久活在一方历史里。诸如泰州民间“地藏王”实为“祭张王”、都天庙会敬奉的都天大帝实为张士诚等说法,将一根横贯历史的情感长线延续在百姓心田中。百姓将张士诚立为城隍神,自在情理中。一个舍生忘死、为了百姓而闯天下的人,他就会在百姓心中树立成城市的保护神。还有一说法,张士诚被俘后宁死不降,自缢而亡,朱元璋则以“生不为我臣,死当卫我士”之由,敕封张士诚为泰州城隍。     泰州城隍庙究竟供奉的是谁还有争议,但不管是谁,一个心中装着百姓的人,百姓就会记着他。“英雄虽死英灵在”,“人之正直,死为神明”,城隍其实就是人造的神。百姓造神,是有着严格要求的,“纲纪严明”、“浩然正气”、“护国庇民”、“我处无私”、“节义文章”就是百姓心目中神的标准。难怪国内多少豪气盖世、义薄云天、乐善好施、惩处奸佞的名人都成了各地自封的城隍神。其实,道教里的神,原本就是一种正义和精神的化身。伸张正义,惩恶扬善,造福一方,一个以凛然正气守护人间道义的人,可以把自己树立成百姓心坎里的神。“庙貌仰崔巍为民捍患御灾,重作一方保障;神灵昭赫濯自古祭防汜水,长留万异馨香”(山门殿楹联),与城市相伴的城隍,或许就向人诠释了这个寓意。 
    沧海桑田,世事多变,漫漫千百年,百姓心目中的保护神依然这样清晰和生动。在泰州城隍庙,正殿供奉的海陵忠佑侯,金脸大眼,五绺胡须,腰系玉带,脚蹬乌靴,头戴彩冠,身着红袍,俨然一脸威严、为民做主的一城之主。像前设有香炉、烛台,旁有文武判官。百姓来此虔诚供奉,香火悠悠,他们祈祷风调雨顺,一方平安。百姓有期盼,就会有他们所要的神,不管这种神是在人间还是在幻想中,一样浩荡在心间。 
    泰州城隍应人所请,颇多灵验故事令人匪夷所思,如民间所传的抗争退敌、神龟泼水、避灾驱祸等。民间传说,无需去考证了,百姓在生活中做不到的,就会在精神神化中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故事。当这种执著成为一种信仰、一种民俗,悠悠城脉就贯注了不一样的魂魄。城隍,某种意义上或许就是那个时代的城之魂。     时代变了,人们依然在精神幻想中创造着自己的故事,只不过所依附的对象变了,城隍也自然回归到宗教本身的文化寓意里。然而曾一度影响城市魂魄的城隍,依旧在城之韵里流溢其悠远的文化温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文革”中砸神像、破四旧,自以为破除了神,却割断了城市精神流转千年的魂。城市有道,神魂俱备,才能为你的新千年流动无愧于历史的新内容…… 
    为了弘扬道教精神,泰州市近年来按照修旧如旧、保持原有风格的原则重新修复了城隍庙,并于2006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承载着千年传统文化积淀的城隍庙又在古调今韵里恢复了它久违的香火。 
    泰州城隍庙历经千年,把它的庄严气象树立在人间。山门、三班六房、土地祠、福神祠、审事厅、二十四司,巍峨壮观,气势非凡。秉承道教造福众生的文化精神,其带有自身仪轨特色的道场活动庄严而热烈。虔诚、专注、执着,这已融入城市灵魂的求索精神,或许就是城市另一种恢宏道场盛行不衰的因由吧。     传统道教音乐,是泰州城隍庙的拿手绝活。道义深深,曲调悠悠,不管时光怎么变,在百姓心灵中积淀的道教精神依然悠扬在他们的天地。 
    城隍,是守护城市的一个传统文化寓意;城隍,道教文化精神在这片土壤里生长出的古老而绚丽的花朵;城隍,以穿越千年的文化深情在这座城市依依流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