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宗教 > 正文
寻踪姜堰最老的古寺
新闻来源:时间:2014-12-15 14:48:2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寻踪姜堰最老的古寺
早在晋隋之际,这里就建起了净业寺、观音禅寺、千佛寺
那段暮鼓晨钟间的记忆距今已有1600年

严勇
 
    泰州佛教发展自魏晋南北朝就开了个好头,到后来的唐宋、明清一直兴盛不衰。如今,佛教文化已成为泰州历史文化的显著特色。
    作为古海陵属地,姜堰地区早在晋隋之际就已寺庙林立,成为水乡泽国的一片净土。
    原坐落在姜堰东岳庙巷的净业寺是姜堰最古老的寺庙,与泰州光孝寺一同始建于东晋义熙年间;
    蒋垛镇的观音禅寺,始建于南北朝梁武帝年间,相传东渡日本的鉴真曾在此设过道场;
    始建于隋朝的顾高千佛寺,则因寺内曾有大小佛像千座而得名,传“先有千佛寺,后有扬州平山堂”一说……
    鉴于年代久远,许多同时期的古寺庙早已荒废,寺名也湮没在历史尘埃中。但屡毁屡建、延续至今的这三座古刹,依然香火兴盛,钟鼓声绵延不绝,已成为当年佛教文化在海陵大地发展兴盛的重要佐证。


净业禅寺

 
    净业禅寺
    始建东晋,禅宗不改
    在姜堰镇北大街曾坐落着一座古老的寺庙,它就是净业禅寺,历史可追溯到东晋年间。
    净业禅寺,据《崇祯泰州志·卷七》记载:“净业禅寺,旧名弥勒教院,晋义熙年间建。”
    如同许多散落在乡村里的佛寺一样,净业禅寺没有宏伟的大雄宝殿,没有珍贵的真身舍利,没有占地千亩的建筑,有的只是沧桑历史。 
    东晋时期,佛教流行,泰州也迎来佛教大发展的机遇。与文献记载颇多的光孝寺相比,净业寺的史料则相对匮乏。从建成后至清乾隆年间,人们一直未发现有文献记载净业寺的兴废,这中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至今无人知晓。
    然而,就净业寺的建寺时间来说,足以引人惊叹。因为这将姜堰佛教史的起始年限一下子划到了东晋。
    放眼泰州,只有光孝寺与之建于同一时期,因而它们可并称为泰州“史上最古老的两座寺院”。不同的是,光孝寺在清乾隆九年(1744)改禅宗寺院为律宗寺院,而净业禅寺一直为禅宗寺院。
    历史上湮没无闻的古寺不知多少座,净业寺很幸运地留下了它的名字,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至于寺院留下的那一大段空白,需要多少年的考证才能填补,已经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在东晋,有一个寺院已经在这里落地生根,它一直没有被时代遗忘,并最终成为当年“南朝四百八十寺”的实物见证。


东岳庙戏台

 
    合并东岳,现存戏楼
    清乾隆四年(1739),净业禅寺迎来了另一个历史节点。
    一位叫旭朝的僧人,来到净业禅寺,成为寺中第一个有名字记载的高僧。他来到寺院后,做了一件利寺利民的好事:将位于天目山的东岳庙移建在净业禅寺旁边,使两家并为一家,净业禅寺管传法,东岳庙管“迎会”。
    迎会是旧时姜堰一带的习俗,每逢农历三月廿八,百姓便会到庙上寄名,并请东岳菩萨出坛,抬着满街迎会,非常热闹。各种小商小贩云集而来,摆摊设点,后来逐渐形成庙会。为此,还有因东岳庙而命名的东岳庙巷。
    据史料记载,净业寺原有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和观音殿四幢佛殿,另有厢房、僧寮、戏楼、花园等,占地20余亩。由于历史原因,现原址仅存戏楼,其余建筑已荡然无存。
    消失在历史风尘中的净业禅寺和东岳庙还留下了两块旧石碑:一块碑记为民国七年(1918)《泰县知事公署布告弟》,记载了姜堰镇西李家堡赠送秧田十五亩的事宜。另一块碑记为民国庚申年(1920)《重建姜堰东岳行宫》,叙述了东岳庙重建的经过,可惜字迹模糊,分辨吃力。
    易址新建,禅意浓浓
    从前的净业寺占地面积约20余亩,常年香火旺盛,十方信徒和文人雅士常来此参拜。
    相传,明代抗倭名将、著名散文家唐顺之,在从海上赴任凤阳府巡抚的途中病逝于净业禅寺内,后人于寺中创建了荆川学社,以示纪念。
    民国时期,净业禅寺的住持润禅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委员,在润禅80岁寿辰时,江苏省原省长韩紫石还专门赠予他一块“佛心寿相”的匾额,以示敬重。
    2000年4月,经泰州市政府及省有关方面批准,延续了1600年的净业禅寺得以易址重建。新寺址位于姜堰镇南郊东侧高地,临近励才实验学校。整座寺庙坐北朝南,呈“口”型,由南向北分别为山门殿、鼓楼、钟楼、天王殿、大雄宝殿,大雄宝殿东侧有观音殿,西侧为地藏殿,观音殿西南为禅房。整个建筑群无论是方位空间的选择,还是周围景观的搭配,似乎都演绎着“天人合一”的境界。无处不在的禅意,浸染在寺内的每寸土地上。
    重建的东岳庙则位于寺内钟楼东侧,内置阎王小鬼等塑像,演示人死后到阴曹地府要经过的关卡:城隍庙、鬼门关、黄泉路、奈何桥、望乡台、孟婆汤、忘川河、三生石等,讲述着人生轮回的故事。
    走出净业寺,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把山门渲染得越发艳丽。看着寺庙内那些古朴沧桑的楼阁飞檐,似乎时光在倒流。恍惚间,走进了尘封的昨天,看到了一幅曲折绵长的历史画卷:六朝时期的海陵大地,绿树掩映着一处处巍峨的佛寺,寺庙旁溪水长流、野禽栖戏、百鸟合鸣,寺院内晨钟暮鼓、经声佛号、清净庄严。
    细细算来,那段暮鼓晨钟间的记忆距今已有1600年了。


观音禅寺

 
    观音禅寺
    始建六朝,禅净双修
    次日清晨,我们再次踏上寻踪之路,驱车赶往姜堰东南的蒋垛镇。还未进入镇区,一处飞檐翘角的寺庙就“闯入”视线。下车后,轻轻推开这座观音禅寺的木门,步入寺内,只见四棵大银杏树分别占领院内的四角,仿佛四大金刚守护着这座传承千年的古刹。
    这座占地三百亩的观音禅寺,现为泰州目前建成面积最大的寺庙。整座寺庙呈正方形布局,由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庭院、放生池、菩提桥、藏经楼等建筑组成。不仅大雄宝殿内有两宝,一是晚清时期日本第一任内阁首相伊藤博文赠予寒山寺的一口铜钟,二是寒山寺赠予观音禅寺的苏中第一大鼓。此外,藏经楼里还藏有全套《乾隆大藏经》和《积砂大藏经》等经书。
    这也是一座易址新建的寺院,原址位于蒋垛镇蒋北路北侧的姜家庄,距之约3公里。
    关于它的来历,还流传着一段故事。
    相传,六朝梁武帝年间(502-549年),有位得道高僧名叫宝志,能未卜先知,梁武帝很尊崇他。一次,梁武帝询问宝志大师如何解救地狱中的痛苦,宝志回答:“惟闻钟声,其苦暂息。”于是,梁武帝下诏要天下寺院击钟,此习俗一直延续至今。
    观音寺的得名,就与宝志大师的一位高徒有关。他的这位得意的弟子名叫慧仁,深得大师真传,一生积善行德,云游四海。有一年,当慧仁行至蒋垛姜家庄时,看到洪灾在当地引发饥荒,于心不忍,便将化缘所得尽付百姓。
    百姓既受恩于大师,便苦留慧仁法师在此地驻锡修寺,传经授道。慧仁一生随缘,就答应了百姓的请求。因常常思念远在金陵的宝志师父,且师父素有“十一面观音菩萨”应化法身之说,于是他就将在姜家庄建起的这座寺定名为“观音院”。
    明清时期,观音院又改称观音寺、观音庵,直至如今定名为观音禅寺。历史上,观音院“禅”、“净”双修,并不排斥。
    兴废离乱,饱经沧桑
    据僧侣记载,唐代,6次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曾两次到观音院设道场,弘扬天台宗和律宗,成为观音院史上的一件盛事。北宋真宗天禧三年(1019),净土宗第七代祖师省常大师到此大行法化。北宋仁宗年间,寺院还重修了一次。元末明初,普度禅师、智旭禅师也曾在此行化。
    明清时期,江淮地区佛教盛行,又因观音庵的禅风纯正,许多大德高僧纷纷到此行脚。清道光年间,观音庵扩建了一次,并于光绪年间发展到鼎盛时期,当时寺庙占地10余亩,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禅堂及厢房20余间。
    不幸的是,这座历经辉煌的千年古刹在抗战期间被拆毁,仅存3间厢房。据村里老人回忆,当年观音庵百年以上的银杏就有10余株,其中一棵位于大雄宝殿右侧,堪称银杏王,5人竟不能合抱,高度达30多米。
    改革开放后,一位俗姓姜的法师来到观音庵,用化缘得来的钱在旧址上修缮了那3间厢房。现在这3间厢房的门楣上仍旧写着“观音庵”,只是门前再也没有了香炉宝塔,取而代之的是村民晾晒的稻谷。
    1999年,经省政府批准,观音庵作为宗教场所对外开放。消息传出后,幼时在观音庵出家、时任苏州寒山寺方丈的性空法师决定多方筹措资金、修复祖庭。如今,由性空与寒山寺兼观音禅寺方丈秋爽法师主持修建的新观音禅寺,已初具规模,整体建筑为明清风格,成为一方佛教圣地。
    由此,观音禅寺也成为苏州寒山寺下属的“六寺一庵”中唯一位于江北的寺院。
    三代法师,情系祖庭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为何会建如此宏大的寺院?
    寻访观音禅寺时,恰逢来自全国的比丘尼女众在此受戒(比丘男众在光孝寺受戒),这可谓泰州佛教界难得一遇的盛事。正在观音禅寺为比丘尼女众授课的是一位叫隆山的法师,她解释说,观音禅寺的再次兴盛,与1920年在此剃度出家的东初长老密不可分。
    谈起东初长老,隆山法师如数家珍:东初是蒋垛隔壁的海安曲塘人,12岁就来到观音庵,对观音庵的感情非常深。东初一生致力于佛教事业,民国时期曾担任镇江焦山佛学院院长,焦山佛学院当时有佛教界哈佛大学的美誉。而他在台湾培养的入室弟子圣严法师,后来也成为佛教界知名高僧。
    东初还是中国佛教界第一位佛学博士,出版有《世界佛教近代史》等书,其书画造诣也相当了得。他的才艺后来深深影响了他的剃度弟子——性空,而性空的剃度弟子秋爽也承袭了这一才艺。由于性空、秋爽是寒山寺的前任和现任方丈,所以观音禅寺内出现有寒山寺的宝物,自然不足为奇了。
    隆山法师说,东初赴台湾后,一直不忘记祖庭观音庵的修复工作。性空长老原是姜堰张沐人,其外祖父是蒋垛镇人,家境殷实,曾出资修缮观音庵,所以他对观音庵感情也很特殊。担任寒山寺方丈后,性空也一直牵挂着祖庭的修建。2006年7月,姜堰观音禅寺移址修建工程开工,年已85岁高龄的性空,不顾年高体迈,亲自参加并主持了移址修建的奠基,并将观音庵更名为观音禅寺。“过几年,这里还将建东初法师纪念馆和佛学院,并打造以500罗汉朝拜露天观音的佛教文化生态区。”
    徜徉在寺院内,脑海里萦绕的不是张继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反而是常建的《题破山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也许就是观音禅寺从南朝至民国法脉传承,千百年来香火不息、教化一方,给人无限遐思的玄机所在。


千佛寺

 
    顾高千佛寺
    千佛寺始建于隋朝,位于姜堰顾高镇千佛村,因寺内曾有大小佛像千座而得名。
    寺院内现有一棵古银杏,据传种植于西汉时期,距今约1800多年,树冠直径27米多,树高25米,树段直径3米,有五人合抱之粗。
    相传,隋炀帝杨广下扬州观琼花,夜梦东南方有一宝地,佛光四射,遂前往探访。及至凤凰地,但见茫茫壁滩上长有一棵银杏树,其枝叶繁茂,果实丰盈,向南伸展的树枝有如佛祖张开的五指。隋炀帝遂下诏在此处建千佛寺一座,故有“先有千佛寺,后有平山堂”一说。
    历史上,千佛寺规模宏大,拥有佃租土地数千亩,有佃户21姓,所建房屋99间,有“江北第一寺”之说。1945年,为防日伪军在此屯集,寺庙被拆毁。近日经重新修复后,已向社会公众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