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宗教 > 正文
光孝寺被誉为名僧的摇篮
新闻来源:时间:2014-11-26 20:02:10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薪火相传、高僧辈出,海陵首刹
光孝寺被誉为名僧的摇篮
俞道仁
 
    历代名僧(部分)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泰州千年古刹光孝寺虽几经兴衰,却仍然香火绵延、高僧辈出。
    早年泰州的僧人很多,有名的僧人也多。近代,著名居士佛学家杨仁山所撰《江苏名山方丈录》有云,名山方丈“泰籍者占十之七八”。
    当代,著名台湾高僧星云法师也曾说过,佛教界的普通话就是泰州话,国际上很多寺庙的住持或者有名望的和尚,他们当中大多数是泰州人。
    所以,就有了“泰州出产大和尚”、“名僧的摇篮”等说法,而这些高僧大德又多与始建于东晋年间的“泰州第一寺”光孝寺有着不解之缘。
    古代
   几度中兴,名僧辈出

    佛教在中国,常常由时运而兴,魏晋之后盛行的佛教之风吹到了泰州,泰州和尚应运而生。
    觉禅是东晋义熙年间(公元405年-418年)的泰州和尚,作为泰州首座寺庙光孝寺的创建者,他被尊为光孝寺开山祖师。
    佛教也常常因时运而兴衰。到了宋代,德范和尚在绍熙年间(公元1190年-1195年)被请到了光孝寺任住持,修祖殿,殿成后他还远邀陆游撰写了《泰州报恩光孝禅寺最吉祥殿碑记》,泰州光孝寺一时又盛兴天下。
    到了明代,浙江和尚方志于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就任光孝寺住持,发心重修殿宇,修成后的最吉祥殿挂上了“碧云万丈”的匾额,泰州佛教焕然一新。
    清代时,泰州光孝寺有了一个重大变化,就是一改光孝寺历来所从之禅宗法系,而变为相传至今的律宗法系。这一变化被认为是泰州光孝寺的二次中兴,践行者是苏北籍和尚性慧。
    性慧和尚(字炳一,号幻云)于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从金陵宝华山分灯来到泰州,在他任光孝寺住持期间,秉持了宝华山佛教律宗第一祖庭的道场习俗,成为光孝律寺一世祖。
    性慧雅好诗书画,这对以后光孝寺发展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他的徒弟圆能,以及之后的明慈、焕然,三代僧众为光孝寺的发展可谓不遗余力,使光孝寺以规模宏伟盛极于世。
    近代
    佛学院外,桃李芬芳

    进入近代的泰州光孝寺,一如清时的鼎盛,僧徒四方云集,香火兴旺。
    德厚和尚,字释明,是光孝律寺的第十一世祖,清代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他从北京请来藏经,藏于香雨楼。
    谷鸣和尚(公元1860年-1934年),光孝律寺第十二世祖,名戒振,号东溪,俗姓王,时泰州东乡曲塘人。
    谷鸣12岁出家,19岁受戒于南京宝华山,后留任讲学6年。谷鸣受到德厚和尚的赏识,曾在光孝寺任监院一职达10年之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谷鸣出任光孝寺住持。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他建方丈室前楼藏《汝帖》,次年于千华戒坛讲法传戒,得戒子二百。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谷鸣被推举为江南僧教会评议员后,在泰州设立分会,开拓了僧教发展工作。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泰县佛教会”于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宣布成立,他连任首届及二届会长之职,为泰州的佛学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谷鸣退居后,敏学和尚、培安和尚先后接任住持。
    培安和尚(公元1889年-1931年),光孝律寺第十三世祖,俗姓陈,时泰州东乡柴湾人。幼年在如皋般若庵出家,后在句容隆昌寺受戒、参学。不久培安被派任泰州光孝寺住持,并出任泰州佛教会会长。
    培安和尚是泰州光孝寺承先启后的重要人物,接替他工作的,是学者型法师常惺。
    常惺和尚(公元1896年-1939年),光孝律寺第十四世祖,名寂祥,号雉水沙门,俗姓朱,时泰州东乡如皋人。
    常惺12岁出家,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从省立如皋师范学堂毕业,民国三年(公元1914年)入上海华严大学,并至宝华山受戒。资料显示,民国十二年(公元1923年)年仅28岁的常惺撰写了《大乘起信论料简驳议》,在当时佛学界关于《大乘起信论》真伪的辩论中,产生了很大影响,深得弘一大师等方家法师的赏识。之后常惺曾先后主持常熟法界学院、安徽佛教学校、北平柏林教理院和闽南佛学院。
    民国二十年(公元1931年),常惺被时任镇江定慧寺住持的泰州籍和尚智光推举到泰州光孝寺任住持,并先后兼任北京万寿寺、厦门南普陀寺住持。这期间,他创办了光孝佛学研究社,造就了一大批名僧、高僧。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常惺为纪念谷鸣举行传戒法会,传戒弟子262人,四乡来城观礼者万人。
    民国二十六年(公元1937年)常惺出任中国佛教会秘书长,赵朴初时为其秘书。常惺精通佛宗学理又兼擅佛事实务,他曾领导了中国佛教抗战僧侣救护队和佛教医院等众多义举活动,繁重的活动之外,又撰写有《佛学概论》等重要佛学著作,他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上与“中国佛教之救星”太虚法师齐名的佛学大家。
    南亭和尚(公元1900年-1982年),光孝律寺第十五世祖,名满乾,号云水散人,俗姓吉,时泰州东乡曲塘人。南亭10岁出家,21岁在镇江定慧寺受戒,25岁入安庆迎江寺佛学院学习,后在常州、上海、镇江等地寺院讲授佛学经典。
    南亭与常惺极为亲近,常惺住持光孝寺时,聘请南亭主持了佛学研究社的日常教务工作,后南亭又任光孝寺监院,抗战期间,他创办僧众救护训练班,支援李明扬部的军需。之后南亭退居上海,沛霖和尚成为光孝律寺第十六世祖。南亭于1949年转赴台湾,先后创设华严莲社、智光高级商工职业学校和华严专宗学院,为传播中国佛学不遗余力。
    而与南亭同为光孝律寺第十五世祖的肇源和尚留在了大陆,肇源这一留,正为几十年后光孝寺的修复产生了重大作用。
    肇源和尚(公元1898年-1990年),俗姓杨,安徽无为人。11岁出家,21岁在镇江定慧寺受戒,先后深造于安庆迎江寺佛学院和上海清凉寺华严佛学院。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任泰州北山开化禅寺住持,后任光孝佛学研究社监学。1984年,肇源出任光孝寺住持,兼任泰州市佛教协会会长,1988年出任泰州光孝寺修复委员会主任委员。
    在近现代的泰州光孝寺史上,尚有冶开、玉成、智光、霭亭等名僧与光孝寺各有佛缘。又有如光孝寺学僧出身的原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上海玉佛寺住持真禅,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贾劲松,以及名僧雪烦、圆湛等,他们都为自己有过一段泰州光孝寺的学僧经历感到有幸。
    当代
    僧才济济,誉满天下
    当代泰州光孝寺的和尚们,他们与1988年开始的泰州光孝寺修复关系重大。
    妙然和尚(公元1921年-1997年),光孝律寺第十七世祖,名春涧,字悟玄,俗姓孙,时泰州东乡曲塘人。妙然10岁出家,19岁在宝华山隆昌寺受戒,曾为光孝寺学僧。为上海静安寺聘任佛学院教务长兼副寺。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年),应南亭之召回光孝佛学研究社任教,同年承光孝寺住持沛霖授记,为光孝寺法系传人。民国三十七年(公元1948年)赴台湾,先后出任灵泉寺住持、善导寺监院,参与创办《今日佛教》杂志,1972年起出任智光高级商工职业学校副校长、副董事长,善导寺董事长,接办《海潮音》杂志。1988年后致力协助祖庭光孝寺修复工作。
    松林和尚(公元1923年-1994年),光孝律寺第十七世祖,名隆铭,俗姓陈,海陵人。松林10岁在泰州西山寺出家,16岁在宝华山受戒,后至南京毗卢寺、镇江金山寺、焦山寺、常州天宁寺学习,1949年出任泰州西山寺住持,上世纪80年代出任光孝寺监院,参与主持光孝寺全面修复工作,1990年任光孝寺方丈。
    禅耕和尚(公元1916年-2000年),光孝律寺第十七世祖,名瑞文,俗姓王,姜堰人。禅耕8岁在泰州万善庵出家,23岁在光孝寺受戒,后至镇江焦山佛学院、竹林寺佛学院、上海玉佛寺学习,民国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后出任泰州北山寺监院,上世纪80年代后协助肇源、松林修复光孝寺。1994年出任光孝寺方丈。
    成一和尚(公元1914年-2011年),光孝律寺第十七世祖,名汝康,俗姓王,时泰州东乡曲塘人。成一15岁出家,后在宝华山受戒。后出任光孝佛学研究社监学兼讲师。民国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入上海中医学院学医。
    成一于民国三十七年(公元1948年)赴台湾,先后创办觉世图书社、《人生》杂志。1953年出任台湾“中国佛教会”秘书、主编《中国佛教月刊》,1972年后历任台湾华严莲社住持、董事长,以及药用植物学协会理事长、智光高级商工职业学校董事长、世界佛教僧伽会副主席等职,其间创办华严专宗学院、桃园侨爱儿童村,倡立世界宗教徒协会,荣获美国东方大学名誉哲学博士学位,1988年起全力支持祖庭光孝寺修复工作。
    了中和尚,出生于1932年。光孝律寺第十七世祖,名志强,字大定,俗姓周,海陵人。了中8岁在泰州净因寺出家,受戒于南京古林寺,先后入光孝佛学研究社、南京栖霞佛学院、上海静安佛学院研习佛学。
    了中于1949年赴台湾。1961年留学于日本东京立正大学研究所,获文学硕士学位并修完博士课程。1967年后历任太虚佛学院教务主任、法藏佛学院院长、台北华严莲社住持、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台北善导寺董事长兼住持、玄奘大学董事长。1988年起力助光孝寺修复工作。
    弘法和尚,出生于1954年。光孝律寺第十八世祖,俗姓陆,上海崇明人。1980年在闽侯雪峰寺出家,同年考入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1982年受戒。弘法于佛学院毕业后,留任灵岩山寺,历任副寺、监院并兼任佛学院副教务长、副院长等职。1989年起历任西园寺监院、开封大相国寺方丈、苏州报国寺、报恩寺方丈、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任秘书长。2003年出任光孝寺方丈,为光孝寺后续修复工作作出了贡献。
    当代光孝寺的历史上,还有一批当年学僧的身影也活跃在世界各地,他们是:香港鹿野苑方丈悟一、苏州寒山寺监院楚光、菲律宾隐秀寺住持自立(乘如)、旅美弘法的原常州天宁寺住持敏智、旅美弘法的原常州天宁寺监院佛声、美国纽约东禅寺住持浩霖。
    传奇古刹 再次复兴
    光孝寺在1984年被列为江苏省重点寺庙之一,但这时的光孝寺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因为时事的变迁,光孝寺这时仅存了山门殿、法堂、碧云丈室、传汝楼等几处建筑物,被一家纺织机械厂当做了厂房,不能算作一个完整寺院,自然也没有和尚在此。
    1988年7月,泰州光孝寺修复委员会成立,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任名誉主任,明旸、真禅、明开、雪烦为名誉副主任,肇源任主任委员,成一、妙然、守成、了中、松林、禅耕任副主任委员,委员包括地方各部门有关人士和海内外人士共计152人。
    在这前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了中和成一、妙然曾先后回到泰州探亲礼祖,同时,成一、妙然以光孝寺法系人的身份完成法系手续,由原泰州北山寺退居方丈肇源在常惺、南亭二祖师灵前拜法,再由肇源代表沛霖和尚传法给松林、禅耕二和尚,光孝寺法系传承由此确认。
    自此,光孝寺全面修复工作正式开始。各方捐资、原光孝寺宝藏从上海运回、赵朴初视察泰州等一系列助推光孝寺修复的工作等先后展开。
    1989年初,光孝寺藏经楼竣工验收,赵朴初题写的楼匾赫然生辉;4月,小休楼维修竣工验收;6月,泰州市光孝寺修复委员会成立大会召开,之后镇江江天禅寺监院果曙法师被请为光孝寺监院。同时,纺织机械厂动迁工作也开始了;9月,山门殿修葺新开;12月,泰州古铜钟移至寺内。
    1990年2月,肇源圆寂,松林继任住持,继续修复天王殿以及为大雄宝殿奠基。
    1994年,松林圆寂,禅耕再行继任。此后至1996年11月,经过几年的艰辛努力,光孝寺山门殿、天王殿、最吉祥殿(大雄宝殿)三座大殿全部峻工,全堂佛像先后落成开光。其间,秦汝成、了中先后捐赠给光孝寺玉佛各一尊;寺内各附属建筑陆续修复,新增建筑亦先后奠基。
    2000年1月,禅耕圆寂。2003年12月,弘法和尚任光孝寺住持,继续为光孝寺全面修复尽心竭力。弘法之后,法空和尚继任住持,并被列为光孝律寺第十九代门人。
    2014年10月,戒台殿、百祥园落成,名闻遐迩的光孝寺千华戒坛重现庄严,完整的泰州光孝寺以胜过以往的格局重振光辉。同日,戒灯再燃,传戒胜会弘开光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