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宗教 > 正文
法华寺觅踪
新闻来源:时间:2014-07-31 22:51:2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法华寺觅踪
姚晟

   近于1918年7月第六期《复旦》杂志看到一篇《记海陵法华寺游及寺僧忆语》,作者邓邦杰,记游颇详,故事亦曲折跌宕,惟原文冗长,略述大意如下:
    乙卯春,邓氏以事至海陵,偶携朋俦过法华寺。寺颇宏壮,建筑精致,大江以北不多觏也。寺外有古桧十数,寺内有元代石刻。正殿内佛像罗列,灿烂庄严,有“佛慈广大”题匾,笔力犹劲。俄而与方丈同入殿后游园,园为海陵著名佳景,中有假山,划园为二,山之西北,有危楼一角,榜曰“回思”,骚人墨客,常驻足焉。晚寺僧留宿回思楼,邓氏因思及“佛慈广大”四字之苍劲,而书者姓氏,模糊莫辨,乃询之方丈。方丈曰此余师慈悲之报也。遂带出一故事:光绪末,李文成宰海陵,训子有方。子昌读书官舍,平昔不予外出。昌独处官廨,不胜岑寂,因潜出作狭邪游,暮出晨归,日以为常。事为平日恃力横行,略无顾忌的土豪黄老虎所闻,拟半途截昌勒要重金,未遇。次夜,得知昌留妓所,带人破门而入,褫其衣而逐之。时方隆冬,昌惊悚万分,不敢回家,又无所投靠,且衣履尽失,赧于见人,乃直奔东城,大哭失声,拟悬带于树自尽。刚好方丈之师让其饲喂冻雀,遥闻哭声,归禀老方丈。老方丈扶杖亲出,问昌曰“大好男儿,何事乃尔?”昌不答。老方丈称“君表表不类贫家子,想亦黉门客也。丈夫生于世,何事不可为?特时未至耳,何轻生为?请从吾归,贫僧积赀虽微,然尚足以温饱,不多汝一人也。苟不然者,僧素以慈悲为怀,请与君俱尽于此。”昌感其诚,遂偕僧归。于是捐嗜舍欲,宵旰攻苦,数年,业大进,值大比,连战连捷,奉命督学粤东。会乃父年迈,退归林泉,昌逎具摺辞粤职,而请宰海陵。李昌铭感大德,甫之任,即奏请敕修寺宇,以彰佛法慈悲。待正殿落成,昌亲书“佛慈广大”四字,且筑楼于寺之后圃,命名“回思”,志不忘也。未几,黄以霸产被控,昌乃数其旧罪而诛之,时人莫不称快。
    文后邓氏评议曰“使昌而不受黄之辱,则其狭邪犹故也,虽有千百老僧日提其耳而语之道,则亦视为秋风吹马耳已耳,遽肯下帷苦读耶?故昌之向善,虽僧朂之,而昌之克成,实黄激之,论功施报,当伯仲也。乃德僧罪黄,厚彼薄此,昌之量抑何小哉。”前半段深中肯綮,言之有理;后半段则混淆了僧、黄二人的主观故意,失之偏颇。
    邓邦杰,字汉三,如皋人,1914年毕业于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附中,后于东吴大学研读金融,余皆不详。
    读此文,余初以为文中法华寺乃今位于淤溪马庄之法华寺,乃访之。寺创建于明万历年间,原有佛殿三座,房屋二十余间,几历兴废,现存敬善坛为清代建筑。乃当代高僧了中长老祖庭,经长老募化,梵宫重现。然规模并不大,三面环水,西侧紧邻民居,大殿后亦无花园,颇不类作者所绘之像。询之当地老人,皆曰旧寺占地不广,乃一小庵。又求教于住持能慧法师,也称“非我往昔马庄法华庵”。况文中法华寺应在海陵东城,离城很近,而马庄法华寺位于城北二十里外,故排除之。复查《道光泰州志》、《民国续纂泰州志》、《民国泰县志稿》,竟未见有法华寺或法华庵,如法华寺果真为“大江以北不多觏”的宏壮之寺,后园又为“海陵著名佳景”,修志者焉能不采访入志?于清季职官名录中亦未见李文成、李昌之名。
    至此,可证文中海陵法华寺纯属子虚乌有,所谓“寺僧忆语”更是虚妄之谈。此文或是邓氏为了阐述文后之议,煞费苦心,向壁虚构出来的故事,只可以笔记小说视之。彼时海陵佛寺兴盛,僧徒众多,庙产竟占本邑田地二十分之一,以此为故事发生地,较易为人所信。这个土豪横行施暴,老僧苦心度人,“官二代”遇挫发愤,快意恩仇的故事,宣扬善恶有报,又夹杂一点香艳,颇合当时大众的口味。中国古代的笔记,多存在一些考证不严、荒诞无稽的逸闻趣事乃至“怪力乱神”,一般以简单的纪实为基础,加上无意的讹传和有意的润饰,再添上一点想像和臆测,距离事实则渐行渐远,更近于街谈巷语,道听途说的小说。至于异闻之属的志怪、传奇,作者或自称实录见闻,或转而依傍名流,实际上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如《清裨类钞》记康熙年间王士禛尝客海陵,曾见毘卢国僧罗汉,自言两百余年前明英宗土木之变时来华,能于风雪中裸体而浴。一日,会食,席上有胡桃,罗汉以齿碎之,凡数十枚。虽然此故事有名士见证,又有如同亲见的细节,但显然当不得真。今人在利用笔记小说之前应多加辨识,披沙拣金,以免以讹传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