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老街 > 正文
铁炮巷与炮有关吗?
新闻来源:时间:2015-02-04 17:51:36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铁炮巷与炮有关吗?
黄炳煜
 
    泰州城中有一条残存的小巷,南起五一路,北至洧水市场。此小巷虽长度仅百米左右,但其名称显赫,在巷子南头的墙上曾钉着一块很为醒目的“铁炮巷”铭牌。如果从“铁炮巷”字面上理解,此巷应与铁炮有关。1984年泰州市地名委员会编印的《泰州市地名录》上说:“铁炮巷:古时,巷内制造铁炮,故名。”可是泰州自古以来并非兵家必争之地,相对于西邻的扬州等地说来,泰州则少有战火,是一座较为太平的城市,与铁炮关系不大。同时泰州地下又没有丰富的铁矿储藏,也就更不会在此炼铁铸造铁炮,那为什么会起名铁炮巷呢?
    误传尉迟恭造铁炮
    清道光年间,泰州著名学者夏荃先生的住宅就在此巷子附近,在他的《退庵笔记》中,专门写了篇名为《铁盘厂》的文章,对铁炮巷做出了解释。夏先生说:“予宅西十余步,折而北,俗称谓‘铁炮巷’,相沿已久,不知为‘铁盘厂’之伪。紫元太史云:‘预备仓东水一区,名铁盘厂,或云铁炮。相传尉迟恭锻于此,时有铁脚出,若山石然。’云云。道光四五年间,东邻高氏拆园中屋,掘地得坚块甚多,确荦垒砢,状类山石,重数十百斤不等。初得之甚喜。盖园本系国初田氏旧宅。田固雄于资,疑窖藏中物。细视之乃铁脚也。或怂售于钉铁店,计其工炭之费,适如其值,无羡利,遂弃置无过问者。此事余亲见之,太史之言验矣。”
    当年,夏先生的家就在铁炮巷的巷子旁边。他说民间俗称的铁炮巷,是不知道“铁盘厂”而将铁盘厂错说成铁炮巷。他亲眼见到东边邻居拆园子里房子时,挖到过不少铁脚,开始以为原房子主人田氏家埋藏的宝贝,是值钱的东西,后来仔细看才知道是铁渣子。夏先生在文中还引用了泰州明末清初时宫紫元(名伟鏐,1611-1680)说过的话。宫熟悉地方掌故,说本是铁盘厂,被人说成铁炮。也就是说距今330多年前宫伟鏐在世时,铁盘厂就被说成了铁炮。到夏荃先生时,宫氏时说的铁盘厂的地方建了条巷子,这样铁炮巷名字就传开了。至于唐尉迟恭在泰州锻造铁炮的传说,更不可信。我国自宋代发明火药后,到了元代,才开始有用火药的小型铜铳,直至明代才开始铸造铁炮,唐代的尉迟恭不可能锻造出铁炮,更不可能跑到泰州来锻造铁炮。因此铁炮巷相关尉迟恭的传说,仅仅是传说,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产盐工具在泰生产
    泰州铁炮巷不是铸造铁炮的地方,而是铁盘厂,是生产铁盘的作坊与厂区。古代泰州,东临黄海,是海盐的重要的产地,早在西汉初年,吴王刘濞就在此海边煮海为盐,成为当时最为富有的诸侯王国。刘濞东“煮海为盐”,挖运盐河自广陵至海陵如皋蟠溪。蟠溪当是汉代海陵的盐场,也当是两淮及泰州最早的盐场。至唐代全国设十大盐监,海陵列十监第二。唐太和五年(831)在海陵东乡置如皋场;北宋初淮南海陵监8个盐场;绍兴二十八年(1158)时,泰州有8催煎场;明代泰州分司所属10个盐场,名为“中十场”;清乾隆后期,泰州有11个盐场。
    泰州海边的盐场多,盐场周围的滩涂生长着丰盛的煮盐柴草。所以自古泰州盐场盐的生产全是煎煮出来的。煮盐除了柴草外,最重要的是煮盐容器。我国早期煮盐的容器,全是铁制的器皿。在汉代用牢盆。牢盆直径1.5米左右,深40多厘米,厚10多厘米,形似一只又大又厚又深的巨型铁锅,今东台还有一只明代史书就有记载的、货真价实的汉代牢盆。唐代煮盐有说用牢盆,也有说用铁盘。铁盘实际上还是一种“广袤数丈”的大铁锅;宋代煮盐用铁盘与铁锅敝;明代煮盐主要用盘铁。古人煮盐,全都是盐丁将提炼过的卤水,放入这些煮盐的铁容器中,经过烈火而煮成为盐。
    煮盐用的容器,无论牢盆、铁盘、锅敝、盘铁、盐敝,全是用铁铸成的。这些铁制的煮盐容器,全都是由工厂生产出来的。应当强调的是,管理生产这些煮盐铁容器的工厂,一直为国家专营,由国家组织生产,提供煮盐工具。也就是说,私人不能生产煮盐容器。没有了私制的煮盐容器,就无法私自生产海盐,这就为防止私盐从生产源头上进行了控制。由于历史资料所限,泰州盐场生产盐的容器从何而来,已难以全部弄清,但泰州铁盘厂,为我们提供了明初以来直到清代早中期,我国淮盐生产所用的盘铁,全是由泰州生产的重要史料。
    铁炮巷原为铁盘厂
    在明嘉靖《惟扬志》上,我们看到有“铁盘厂在泰州西门内”的记载。明《嘉靖盐法志》上则有更为详细的记载说:“铁盘厂,在泰州大宁桥之河西,洪武二十五年,知州陈宗开建厅宇凡九楹,炉凡八座,样铁一角,凡二千五百斤,列监造官姓名于上,岁久,为居民所据。弘治二年,御史祯复之。嘉靖六年,知州王公弼即故址改为预备仓,因以仓基为铁盘厂焉。”
    在这些记载里,首先可以看到铁盘厂与泰州铁炮巷位置相符。大林桥是位于中市河上的桥,大林桥河西与今铁炮巷位置一致;其次铁盘厂的始建年代,为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是当时的知州所建;再就是铁盘厂的具体规模,有九间管理人员的房屋,有八座熔铁的铁炉子;还有铁盘的形状、重量及上面铸造的官员名字等重要信息。
    铁盘厂生产的煮盐铁盘,是用生铁熔化而铸成。这里出现“铁盘”与“盘铁”两个相近而又不同的名字。铁盘是总称,是由若干块盘铁组合而成。铁盘广袤数丈。《(雍正)盐法志》上说,其制如石版,其数有角有块。盖以数块砌一角,四角成一盘。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有煮盐铁盘的图样。图中的铁盘就是由大小不等、规格不一的许多块盘铁所组成,外形是圆的,直径超过1.5米,边子上有多个耳子。每块盘铁不仅大小不同,而且形状各异,少了其中任何一块都无法拼成一个整盘。平时,发给各场灶户,团煎团煮。众灶户纠合团聚,而共用此盘,轮流煎之,非一灶一丁之所有。这就是说用铁盘煮盐,不是每家每户固定天天煮,而是要轮流煮。平时将盘铁分散各家,只有在合伙煮盐时大家全抬来拼在一起,才行成为一个完整的铁盘,少了任何一块盘铁,都拼不全煮盐的铁盘。这就形成了一种互相制约的机制。可见,最初的设计者,可谓是用尽了心机。
    用生铁熔铸成的盘铁,长期在高温烈火与盐卤的浸泡的环境里,加之盐有着较强的腐蚀性,很容易锈蚀与毁损。因而每块盘铁厚度都在10厘米左右,很为笨重,像是庞然大物。今盐城、南通博物馆都收藏有出土的明代盘铁实物,体量确是又厚又大。如果将许多块盘铁拼成铁盘,则更会让人惊讶。史载,嘉靖六年,御史题准行委运司,查访旧规,估计每角用铁三千斤,连铸造工价,约用银二十六两。以此计算,一个铁盘四角拼合,总共需用铁一万二千斤,用银一百零四两。
    明《嘉靖盐法志》上有一幅铁盘煮盐图。在二座简易的草棚下,砌有圆形矮墙,上面架起用盘铁组成的铁盘,下面燃烧柴火。盐丁们光着上身,有站在炉旁,有站上锅沿上,用铁铲在铁盘上铲动,铁盘内开始有结晶的海盐。有记载说,自子至亥谓之一伏。火凡六干,烧盐六盘,盘百斤,凡六百斤。
    铁盘,煎盐之器也。淮南之盐熬于铁盘,每场视籍户多寡置灶。每灶分为四角,也就是每灶一个四角组成的铁盘。清盐法志有记载,两淮盐运司额设盘铁二千七百一十五角一分耳,计八千六百八十一块。自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盐引改征折价盐不复入官仓,皆商人自行买补,于是官铸盘铁锅敝之制遂止。明万历的盐法改革,使官制煮盐容器从此停止。此后因铁盘工大费重,无力添设,也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盐是我国古代社会特别是唐代之后,国家财政的重要收入。唐朝时就有人说,天下赋税盐利居半,宫闱服御、军饷、百官俸禄皆仰给于盐利。宋代泰州海陵一监生产盐的赋税,就达到六七百万缗,从钱的数量上计算,超过唐代全国赋税的总数。宋代的范仲淹等名人都曾任泰州西溪盐官。明代泰州盐场的产盐更是淮盐的主心骨,在海盐生产上,泰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除了产盐,泰州还有运盐河、泰东河运盐。有盐监、盐运司、分司、泰坝监掣等管理机构。更有很少为人关注的生产煮盐的铁盘工厂。在淮盐生产上,在中国盐业史上,泰州的地位是极其重要的,在泰州的历史文化上盐文化是极其丰富多彩的。
    从明洪武二十五年起,泰州铁炮巷一带,就曾建造过多座高大的炼铁熔炉,铸造煎盐的铁盘。炉火曾映照过半个泰州城。今铁炮巷周围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铁炮巷生产铁盘的历史我们不应忘记,泰州在600多年前就有的铸铁史也应在相关志书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