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老街 > 正文
钟楼巷:恬静七百年
新闻来源:时间:2014-08-05 14:39:17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钟楼巷:恬静七百年
申莉敏

    留恋
    老屋在,家人就还在

    七月的午后,梅雨还不曾走,刚落过雨的小巷更显幽静,走进一条狭长的支巷,半掩的木门内,老人正躺在院中的藤椅上午睡,陪伴他的是门口耷拉着头的小狗。远远的泡桐树下,三五老人正手拿一把蒲扇在纳凉,看到陌生人走过,慈祥的面庞露出淡淡的笑容。
    在支巷尽头,偶遇一户敞开木门的小院,院中有细语,抬头看见陌生面孔,也不惊讶,招呼着在小院中坐下,让人顿觉亲切。老人正忙着收拾屋中的旧物件,木头小板凳、旧碗橱、铜盆等,拭去灰尘,再重新放好。
    “好几个月不来了,今天来收拾一下。”老人名叫赵粉凤,76岁,在这里住了半辈子,7年前,过完百岁的老母亲去世,自己和老伴也搬离了这里,“屋子虽然落了锁,可心里总放不下,还是要时常回来看看。”
    环顾这间走过一个多世纪的老屋,老人感慨良多。
    “这株天竹有一百多年了,枝叶还是这样茂盛。”老人指着院子一角的绿植向记者介绍,孩童时,她就和哥哥、弟弟们在树下打闹,如今,童颜变鹤发,这棵树却好似一直没有变过。天竹旁,是已经干了的荷花缸,“以前,每到这个时节,荷花就开了。”老人笑道,熟了的莲蓬是大家争抢的零食。
    朝阳的堂屋,褐色的木格子门已经快关不上了,屋内挂着老人父母的遗照,四周墙壁上则是邻居们送给父亲的“仁心仁术”的牌匾,“爸爸曾经是有名的中医,很受人尊敬。”老人说。
    东侧的厢房是老人做姑娘时的“小姐房”,红色的雕花木头床还在,角落里则放着一台蝴蝶牌缝纫机,让人遥想,曾经有个女子,伏在这里做女红的场景。
    每一次回来,老人总会将老屋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坐在门口和以前的邻居聊聊天。也有不少人看中院子古色古香的氛围,希望能租下。可是老人和哥哥、弟弟们协商后,一致决定,让屋子保留她过去的样子,“老屋子在,家人就还在,等到他们回来,还可以到这里来看看。”赵粉凤说。
    记忆
    平和小巷飞来炸弹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陶渊明的笔下,曾经如此描叙理想国“桃花源”中的生活。而生活在这里的老人们的记忆中,钟楼巷的日日夜夜也是一幅恬静美好的画卷。
    今年84岁的老人孙桂泉一辈子生活在钟楼巷,是小巷中令人尊敬的长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踏访寻味,孙桂泉也乐当起“导游”,一遍又一遍地为人们重新描摹出曾经的钟楼巷风貌。
    “巷子的东侧曾经有一座钟楼大戏院。”孙爹回忆,当时自己年纪还小,只记得戏院前排是一排排长木条椅,后排则是木桩条凳,每逢新戏开演,爱看戏的家人总会带着自己一起去,戏院里,黑压压一片人头,煞是热闹。
    跟着孙爹的步伐,漫步在巷中,走不远,就会碰见一口口古井,有的横卧在小院中,有的则藏在逼仄的小巷尽头,孙爹说,旧时人家,几乎户户有井,洗漱生活都离不开它,那时候,人们还吃井水,从井里提上水跟着就倒进锅里了。而在巷子东头,有一口老井,和旁的井比起来则都要大一点,掀开井上的木盖,盈盈的水面映照出人的面庞。
    “我祖上那时候就有了,少说也有150年了。”孙爹介绍,解放前,这是巷口“兴盛堂浴室”的井,解放后,“兴盛堂浴室”改为“泰州市女子浴室”,一直开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的都是这口老井的水。
    离开巷子东口的老井,一路往西走,孙爹指着一户紧闭的木门说,这里曾经是一座尼姑庙。
    “1939年的一天,日本鬼子突然扔来炸弹,两个尼姑就被炸死在这里。”孙爹皱着眉,那一天,放学经过时,现场惨烈的场景至今在脑海里。而与尼姑庙相距不远的钟楼也不曾能逃脱战火的袭击,“钟楼里的铜钟肩部也被子弹打中留下了一个洞。”
    虽然,曾经浑厚的钟声不再在钟楼巷内响起,然而,古钟楼的“身影”依稀可见。巷子一隅的朝南小院中,踏上大城砖砌起的六级台阶,古色古香的柱子依稀可见。小院曾先后有青年中学、淮剧团入驻。75岁的陶春荣如今是这间小院的主人,在这里住了近50年。
    “钟楼大约50平方米,铜钟就吊在中间,现在被搬到光孝寺天王殿前的院子中了。”陶春荣说,踏访寻古的人们一次又一次来到这里,想见钟楼旧貌,“前几年,市人民医院前身福音医院创始人的后裔,就曾从美国前来探访。”
    住宅
    幽深典雅“泰式民居”
    据史料记载,钟楼巷的历史已有700余年。悠悠岁月给这里留下了太多丰厚的遗存,而如今还伫立在这里的一栋又一栋古民居则是历史最好的见证。
    “这里地处城中,又临近旧时的政治中心,许多大户人家都涌向这里。”肖仁回忆,泰州人常挂在嘴边的王氏住宅就在钟楼巷内,“王氏住宅”的主人叫王德昌,王氏后人王式曾是泰州第一任文化馆长,是市二中最早的音乐教师。年轻时,顽劣的肖仁曾经爬上后院的墙头“窥视”过这座古宅,“院子很大,房屋一进又一进,用材硕大殷实,画栋雕梁,朴实典雅。”
    王氏住宅是泰州传统民居的典型代表,可是,由于历史变迁,加之王家后人在泰居住甚少,“王氏住宅”的大部分住房已由于各种原因被陆续拆毁,后经政府耗资重新修缮,现存前后两进房屋。
    钟楼巷中的古民居多为明清建筑,“王氏住宅”是明代建筑的代表,而与其遥遥相望的,坐落于关帝庙巷48号的“张木卿故居”则是典型的清朝建筑。据悉,张木卿为清末秀才,工诗能文,毕业于神州大学(校长梁启超),精开方把脉,善治温热病,就诊者甚众,民国十年曾任“泰县中医研究会”、“泰县中医公会”理事长和会长。
    迈进高高的石头门槛,走入这间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踏上二楼的木地板,每走一步,松动的木板随即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仿佛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凭栏远眺,青砖黛瓦,屋檐上有新长出的不知名的绿藤,或许,那些时光记录的秘密只有它们知晓。
    流连小巷中,随手触摸斑驳古墙,聆听这里的每一寸呼吸,当你轻叩木门,从一座古旧的院落走进另一座沧桑的老屋,或许就已经“穿越”百年,从一个朝代“跳进”了另一个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