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老街 > 正文
西大营地埭岳庙
新闻来源:时间:2014-08-05 14:29:0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西大营地埭岳庙
徐汝明

    1983年,靖江县地名委员会编辑出版的《靖江县地名录》中,全县有2516个自然村。村名大多以姓氏命名,其次以寺庙庵殿和吉祥词语命名,极少以田块地形命名。唯有孤山镇大港之西的石桥村有西大营地埭和小营地埭,大港之东的勇进村有东大营地埭,3个营地埭紧紧相连。东大营地埭与西大营地埭呈一条线,长3.5里左右。
    营地,即军队驻扎的地方。《靖江县地名录》在这3个营地埭的备注中均称:“过去农民起义队伍曾在此处扎营。故名。”
    笔者为弄清这3个营地埭的来由,先查了旧《靖江县志》,未发现有农民起义军在此安营扎寨的线索。后又查了元末张士诚及弟士德、士信率盐丁从大丰县白驹场起兵渡江,攻下常熟、常州、湖州、松江等地,定都苏州,自称吴王的有关文献资料,也未找到张士诚部队渡江时在靖江驻军的片言只字。至此,只好实地走访调查了这3个营地埭20多名老干部、老艺人、老农民,他们均摇摇头,说不清,道不明。
    笔者家住石桥村徐家半埭,东隔掘港与西大营地埭相邻。2005年10月19日,在公园巧遇本村缪家埭80多岁离休教师缪兴祥,向他请教这3个营地埭埭名的由来时,他记忆犹新,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事实经过情况,我掏出采访本,作了详细记录。
    缪老在民国二十五年至二十六年(1936-1937)在西大营地埭学校读书时,教室就在岳庙内。那时,学生年龄都偏大,有的读四书五经,有的读民国教科书,均由家长选择决定。学校被称为改良私塾。岳庙,建在东港边高地上,很有气派,为5间九架梁庑殿,中间3间正殿,彩色岳飞塑像端坐正中,岳飞养子和部下张宪头戴盔甲,身着戎装,手持大刀长矛,站立两旁。梁上悬有岳飞手书“还我河山”的蓝底金字草书匾额。檐柱上有“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抱联一副。正殿两侧是守庙人寝室。殿前两边有厢屋,南侧是围墙、门楼,门楼上有两个红色“岳庙”大正楷字。门楼西围墙下砌有硕大的捐款人建岳庙的青石碑记。殿门前植有银杏树数株。有香火田十多亩,供守庙人收租生活。院内有铁铸大香炉1只,每逢岳飞诞生日和被害日,附近老百姓进殿烧香点烛,磕头跪拜,纪念岳飞。
    缪兴祥进校读书时,守庙人已腾出大殿东1间给老师作办公室,两边厢屋作教室,有学生70-80名。缪璞珊为校长(1948年任姚家殿完小校长),缪汉光为教师(地下党员)。他们俩均是西大营地埭较富裕家庭的子弟。民国二十七年(1938)夏一天清晨,孤山镇日伪军100多名去西北方向的范家石桥新茂埭袭击国民党何克谦的部队,扑了个空,恼羞成怒,放火烧掉民房和范氏宗祠计170多间房屋,打死打伤无辜群众数名。在返回孤山时,途经西大营地埭学校,怒气未消,看到教室里贴有孙中山的语录标语,即放火将岳庙和教室全部烧光,成了一堆瓦砾,学校停办。1941年,在岳庙旧址上重建起大营地完小。1958年生产大队建完小,此校停办,学生分流至团结小学和石桥小学。这次采访,缪老的叙述,弥足珍贵。
    近来读朱根勋的论文《岳飞<满江红·写怀>作于靖江论证》一文中,有岳飞渡百姓的详细情况,史无记载。但从靖江现有保留下来的岳飞驻军有关的地名,如大营地、小营地、生祠堂、白衣堂、马桥、思岳桥等分布情况看,可知当时驻军范围,东西有近10公里,南北3公里左右,驻军人数可能有万人以上。朱根勋的研究考证与缪兴祥的回忆叙述,互为佐证,互相吻合。
    至此,笔者深感责无旁贷,提笔写下了这篇罕为人知、被人遗忘的日寇烧毁西大营地埭岳庙罪行的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