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老街 > 正文
远逝的坡子街
新闻来源:时间:2014-02-28 12:00:03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远逝的坡子街
孔令挥


昔日坡子街
 
    历史文化街区不仅是历史传承的载体,更是现实生活的场所。海陵的坡子街是一条商业老街,曾经是泰州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在里下河地区远近闻名。老坡子街的位置在今海陵北路自北门城河边至西坝口中百一店处,全程约半华里。


1950年的坡子街

 
   
    街,是伴随着人们物品交换的产生与经济贸易的发展而逐渐生长起来的,它是由人们的生活需要而产生的一种商业形态。
    元末明初,泰州州城建设中心渐向北门和北门外转移,大部分居民居住在北门外,即今坡子街地段周围。随着居民居住区的相对集中,坡子街成了人们生产、生活和进行商品交易以及各种社会活动的中心,日趋繁荣。世世代代居住在坡子街周围以及方圆百里内外的百姓与坡子街须臾不可分离,并给予了它顽强的生命力。
    历史上的坡子街是如何形成的?
    一说,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徐达奉朱元璋之命,带兵攻打张士诚的根据地——泰州,因军事需要,由缪湾向南加挖了十五里河道,使济川河直通长江口。从此,运输方便了,可是由于河口没有闸坝控制,长江水位过高时,常给里下河地区带来洪水灾害。后来为了防止江水下冲,到了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便在州城北门外官运盐河的中河(今称“稻河”)和东河(今称“草河”)上,筑起西坝和东坝。自此,上下河被阻隔,来往旅客、货物到此必须过坝。于是北门外客商云集,居民日渐增多,坡子上买卖也逐渐热闹起来。东、西两坝的修筑,改变了泰州城市发展的格局,原在城中升仙桥一带的商业中心也开始向北转移。当坡子发展成店铺林立的街道时,“坡子街”之名就随之叫开了。
    另一说,相传古时泰州东、西城河(今月城广场两侧)之间并无水系相通。泰州建城时于两河南岸修建城墙,两河之间构筑北城门,城门北侧深挖护城河以沟通东西城河,护城河河面上架设吊桥一座,桥南为城里,桥北为城外。开挖护城河之土堆积于桥北,遂使路面形成馒头形坡度。吊桥向北至半里多外的挡军楼地段形成的街道,因坡道而得名坡子街。邑人储巏(字柴墟)于明成化癸卯、甲辰年间连中解元、会元,后人在坡子街建“解元”、“会元”两座跨街牌坊,人称“二元坊”,故坡子街又有“二元坡”之称。
    据笔者所知,坡子街之所以叫“坡子”,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六七百年前的明代中期,这里还很荒凉。南宋(1127-1279年)时,这里只不过是挖河填土垫成的一条道梗,南高北低,当时人称“坡子”。


1951年的坡子街

 
   
    昔日的坡子街,老字号商铺一家连着一家,衣、食、住、行等等生活必需品一应俱全,想买什么总能买到。清金长福的《海陵竹枝词》是这样描述的:“市廛百货灿成行,闽广川湖各擅场。坡子街前人辐辏,耆民犹指会元坊。”这首词不仅记述了坡子街是商贾云集的贸易旺盛之地,而且是商品齐全,货源丰富,买卖两旺的繁华之地,福建、广东、四川、两湖等省的产品均有销售。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是一年里民间最重要的节庆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就有了。在汉文帝的时候,就已经下令将正月十五定为元宵节。汉武帝的时候,司马迁创建“太初历”,将元宵节确定为重大节日。元宵节的节期与节俗活动,是随历史的发展而延长、扩展的。就节期长短而言,汉代才一天,到唐代已经是三天,宋代则长达五天,明代更是自正月初八点灯,一直到正月十七的夜里才落灯,整整十天,与春节相接,白昼为市,夜间燃灯,蔚为壮观。特别是那些精巧、多彩的灯火,把元宵节期间的喜庆活动推向了高潮。到了清代,又增加了舞龙、舞狮子、荡湖船、踩高跷、扭秧歌等等娱乐内容,但是节期缩短为四到五天。
    老坡子街上的严家巷口、西坝口、北城门口卖彩灯的人头攒动,大人带着小孩挑选花灯,热闹非凡。清康发祥有一首《海陵竹枝词》记述了当时的情景:“新年初度话喧腾,坡子街前景物增。不管年丰与年歉,家家争买上元灯。”说明在清代作为商业老街的坡子街就很繁华。在我们这个地区有“泰州的灯笼——没影儿”的歇后语。这是因为做彩灯用的纸质地薄而富有韧性,透明度较强,点起灯来几乎看不到影子。所以就有了“泰州的灯笼——没影儿”的说法。这“没影儿”的灯笼到哪儿买,只有到坡子街。


昔日热闹的坡子街

 
    今天,老坡子街虽然消失了,但人们从现今严家巷口(中百一店西侧)的元宵灯市仍能触摸到当日的繁华景象。
    坡子街经过三百多年的发展,到清代中叶已相当繁荣。虽然在道光元年(1321年)和咸丰十年(1860年),坡子街曾发生过两次特大火灾,烧毁商店数十家,街中的“二元坊”也未能幸免,但这里不久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二元坊”作为坡子街的标志,在历史上延续了三百多年。清末在原基础上重建的木制“会元坊”,直到1951年拓宽街道时才被拆除。如今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繁华的坡子街头,挡军楼前,明、清时竟是杀人的刑场。每逢处决人犯时,坡子街上的店铺全部关门停业,地方官搭栅设公案于街头监斩。行刑后,听到监斩官回衙的锣声,商店方始重新开门营业。后来刑场移往大校场(即现今位于人民西路西头的老泰州体育场内),在闹市区才不见那令人畏厌的血腥场面。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坡子街

 
   
    伴随着时间的脚步,坡子街穿越几百年的历史,走到了今天。1950年以后,由于对私营工商业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政策,鼓励私营企业积极经营,城乡交流活动十分活跃,城乡市场逐步繁荣。随着经济的发展,泰州的城市人口不断增加,繁华的坡子街已拥挤不堪。为方便交通、改进市容,1951年将路面拓宽至十米,并铺设混凝土路面,成为当时苏北地区的第一条“水泥马路”。考虑到当时农村的独轮车比较多,为保护路面,又要方便农民进城,设计者别具匠心,特地在道路两旁距人行道尺许处,镶嵌了一条麻石带,作为独轮车的专用道。坡子街从第一次拓宽到十几年前新坡子街建成时,在五十多年的时间里,这段路面依然完好无损。为老百姓办事,首先要站在老百姓的位置上想一想,怎样才能满足他们的期望。这就是人性化的城市建设理念。以后,坡子街两边的商店、建筑,陆续进行改造和扩建,国营副食品商店、中百一店、新华书店、凤城商场、天福商场、留缘照相馆、富春饭店、功德林素食馆等都先后改变了面貌。1970年,泰州第一百货商店移址扩建后,营业大厅门顶上耗费数十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三面红旗”,一时成为坡子街新的标志。它象征着那个“政治挂帅”年代极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历史往往喜欢和人们开玩笑,你想走进这间屋子,却偏偏走进了那间屋子。在老百姓眼里,坡子街上的“三面红旗”并没有太多的政治含义,它只是带有特征的一家百货商店的记号。“三面红旗”既是泰州一百的代名词,也是坡子街商业区的代名词。在许多年里,不仅本地老市民,就连周边地区年纪稍大一点的人也以“三面红旗”为参照物,辨认坡子街上某家商店的方位。“三面红旗”则是他们休闲必逛、购物必到的商店。
这是历史上老坡子街曾经有过的辉煌。


老泰州一百大楼

 
    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在谈到对古街区文化保护时认为:经济上处于弱势的民族和国家,在文化上往往会自我轻贱,会盲目抄袭强势经济国家的文化。他警示人们:“一旦你丢掉了自己的文化,那这个民族就会面临很大的精神危机,这比物质贫困还要可怕”;“我们现在经济发展得太快,我们的文化丢失得也太快,可以说每一分钟都在丢失。如果为后人着想的话,现在必须赶紧动手抢救。”
    “赶紧动手抢救。”谈何容易!
    千城一面,是现今城市建设的通病。你现在随便走到哪个城市,都能看到现代化的高楼建筑鳞次栉比,然而总觉得似曾相识。这是不是“文化上的自我轻贱”,是不是“盲目抄袭强势经济国家的文化”,我不能妄下结论。老街的文化是什么?不论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文化和艺术的角度而言,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道德、价值观、习惯的体现。这是老街的命门。只有让这些道德、价值观、习惯融入现代生活,老街的生命才会延续。我们现在看到的坡子街是十多年前在老坡子街地盘上新建的商业街区。建新街之初,取名“铜锣湾”。建成后又恢复了“坡子街”之名。作为土生土长的海陵人,我虽然时常从它身旁擦肩而过,却极少走进去。新坡子街对我来说是生疏的。当我行走在他身旁西侧的新民街或东侧的东河路时,眼前常常浮现出老坡子街的景象。按照心理进化论的观点,人类对大自然所作出的最表层、最直接的第一反应是情感上的,而不是认知上的。在情感反应的基础上,才有了思维与记忆、意识与行为。老坡子街在我的情感记忆中是永远挥之不去的。
    世界上有五大顶尖名牌商业街区“朝圣地”:美国纽约第五街、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道、英国伦敦牛津街、澳大利亚悉尼皮特街和香港铜锣湾。那里云集着众多名流和社交场所,拥有最多的顶尖名牌产品,因而每天都吸引着大量品牌爱好者和观光客前来“朝圣”。专业的数据公司对世界上名牌汇集的商业街做了一项调查,列出了全球租金最贵的前五条商业街。纽约第五街的商铺以年租金每平方米7.4万元人民币名列第一,排名第二的是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每平方米年租金5.9万元人民币。这些街道历史悠久、名店汇集、建筑卓越。在这些街道上,不凡的气魄曾经成就出经典,无数的现代人又充盈着现代版的神话和故事。我不知道现在坡子街商铺的年租金是多少,也不清楚商铺里卖些什么品牌,但我知道现在仍然有些门面等待招租。


新建的坡子街

 
   
    每一个城市的历史特征,都是千百年来不断的人文创造的结果。它有如原始森林,都是一次性的,过往不复,去而不在。老坡子街呈现的就是老海陵这座古城的历史特征,她是一代代海陵人培育起来的,也一年复一年地为他们服务。人与街,街与人,息息相通,相互依存,共同创造了坡子街的繁荣与辉煌,共同造就了海陵古城的这一历史特征。一个城市的历史特征,往往体现在它的历史文化上。什么是城市的历史文化,比如像老坡子街是历史的积淀,她就是历史文化;像五时巷、稻河,是多少年来人文精神的聚集和体现,她就是历史文化。城市越老,其根越茂,这根须中有几根最长最长的,最富有生命力的便是这座城市的老街老巷。老坡子街的繁华,是其历史人文价值的体现。这是其核心价值所在,是街之魂。人们对已经消失了的坡子街仍然魂牵梦绕,是因为这条老街是有生命的,而且很顽强。
    如今,祖先留下的老坡子街的模样和景象只能在人们的记忆中搜寻。但愿这样的搜寻不再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