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泰州老街 > 正文
黄桥东大街
新闻来源:时间:2014-02-22 21:04:19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黄桥东大街
印春林

 
    黄桥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黄桥镇有七十二条街巷,这一点黄桥人一直引以为豪。就是现在有的老人还能数出三十多条街巷。其实,街与巷是有区别的,据新华大字典的解释:街指城镇中的较宽阔的道路,两边通常有房屋,多指商业区等公共场所,巷指狭窄的街道,巷的本义指古代住宅区里面的胡同。黄桥虽有几十条街巷,能称得上街的并不多。黄桥主要有东大街、西大街和北街。虽然罗家巷、口巷、布巷等也有店家卖货,它们只是随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多而对东西大街、北街的补充罢了。东大街则是最主要的。
    东大街西起双圈门,东止东圈门(紧靠东圈门的是苏北地区最大的寺庙——福慧禅寺)。街道长约250米,宽约3至4米,街的地面上铺着青皮石、麻石,街的两旁商店鳞次栉比。卖布的商店有:丁泰和、庆泰和、鑫泰和;买烟的商店有:东宝成、西宝成;卖茶叶、席子等的有:裕泰和、震太和;买酱菜、酱油的有:王永盛;卖药的有:仁源生、朱仁源、同德生、老太和。东大街还有杂货店、洋货店、水面店、肉松店、书店、广货店、邮电局、典当行和理发店等等。店家多达五十多家。而且一人巷、封家巷的北边入口和南迎祥巷的南边入口都在东大街。老人们认为街中的仁源生药店、裕泰和茶叶店、老宝成烟店、王永盛酱园店都是金字招牌,都是响当当的百年老店,应当让后人了解它们的一些情况。
    仁源生药店坐北朝南,位于东寺庙也就是福慧禅寺的西侧。通过几代老板的苦心经营,从开设之初的三间门面扩展成前后五进、40多间的大店,还自备养鹿场以取鹿茸、鹿角备用,成为黄桥40多家药店中的佼佼者。仁源生的继任老板章臣浩不但对药材的识别和经营十分精通,而且经常研读古典药典,在前人的基础上开发新药,其中最有名的是蟾酥。1915年,在盛况空前、一直影响至今的世界万国博览会上,他研制的蟾酥获得铜奖,这是仁源生的成绩,也是小镇的光辉和骄傲。
    老宝成烟店,也有人称其为老宝成烟庄。老板姓王,起初的规模并不大,但王老板善于经营,特别是在商业管理上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方法:他紧扣生产、销售等环节。着着不让,所以老宝成烟店的生意、利润都很可观。王老板宽厚待人,善待贫穷之人。据说,有一天,一位衣衫褴褛、乞丐模样的老人来到店里,要店里的伙计给他一点烟丝,伙计正在迟疑,有点为难之时,恰逢老板步入店堂,听了老人的请求,即命伙计让他抽。伙计拿来一点烟丝,那个老人对伙计说:“不够,装不满我的烟斗,多弄点来。”王老板就令伙计拿来一匾子的烟丝。那个老人毫不客气地、慢条斯理地装烟,一匾子的烟刚好装满他的烟斗。然后他就慢悠悠地抽起来,看上去十分满足、十分惬意,烟抽完了,老人眯着眼对老板说:“很好,很好,但愿你家的生意做到我这袋烟飘过的地方。”从此老宝成烟店的生意越发红火。这种传说也许只是王老板或其家人做的宣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善待穷人是王老板的一贯作风,当年受过其恩惠,现在仍健在的老人都交口称赞王老板的做法。
    王永盛酱园店有150多年的历史,是黄桥人常挂在嘴上的店,因为家家户户要用到他家的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永盛垄断了黄桥的酱园业,在方圆几十里内很有名气。王老板在经营酱园这行业时特讲究卫生,因为酱菜这些东西最能吸引苍蝇,所以他叫伙计们在酱菜钵子上盖上一层雪白的纱布,并让伙计们手上拿一根苍蝇拍子,时时刻刻注视酱菜钵,一旦发现苍蝇,立即将其消灭。这种为顾客着想的做法,能不带来更多的回头客吗?王老板还乐于行善。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他家的生意一直红红火火,而且王家后人中还出了一个名人。这个名人就是王德宝。王德宝是中国乃至世界著名的生命科学家。他一生中做过很多实验,出了很多成绩,其中三点是值得宣讲的:一、1953年,美国科学家李曼普因发现铺酶A而获得诺贝尔奖,而王德宝协助他解决了铺酶A结构中的一个难点;二、王德宝从鸽肝中找到磷酸激酶并确定了促酶方法;三、1981年,王德宝在世界上首次合成核糖核酸,在核糖核酸领域王氏小组一直站在国际前沿。
    裕泰和茶叶庄黄桥店创办于1876年,经营中历经坎坷,但是老板胡树铭毫不气馁,设法盘活茶庄。裕泰和除经营茶叶外,还兼营锅、席等。裕泰和茶叶店和其他几家“泰和”一样善于经营,严于管理,视质量、信誉为生命,很快成为黄桥首屈一指的品牌名店。到了胡静之老板手上,裕泰和发展更为迅速且更加注重信誉:它的名声可以当现金、支票使用。裕泰和可以用一种凭证代替现金、支票,以后统一结算。这种难能可贵的信誉在黄桥可以说是独一无二,就是在泰兴地区也是屈指可数。黄桥镇政府在有识之士的建议下,通过几年的努力,已经将裕泰和恢复、整理如初,现可供游客参观。
    东大街是繁华的,用语言描写可能与其他街道大同小异,但我们只要看一看昔日东大街的青皮石上的凹痕就能说明问题。黄桥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东大街街中心从东到西的青皮石上有凹痕,这几道被车轮碾磨过的深深的凹痕有近3公分深。设想一下,坚硬的、质地细腻的青皮石上留下近三公分深的凹痕,那得要花多少岁月,多少车轮的碾压啊!这还需用言语来表达吗?
    昔日的东大街是繁华的,今日的原东大街地段仍然是黄桥最繁华的地段!这状况是黄桥人情有独钟还是历史的必然?我想兼而有之。